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号令全城
    白水池的情报?

    在场的观众们个个震惊莫名,这个消息听起来简直有些不真实,多少年来所有人都想要得到白水池的情报,但是多少年来所有人用尽了所有的办法都没能从大领主伊万的口中得到哪怕一丁丁点的情报。

    这让人们开始对得到白水池情报这件事本身感觉不大现实,毕竟有些人用了一生的精力,从青壮强盛到老迈昏弱,都没能在这件事上得到任何进展。

    而今天,一个才来到沸水城的新人,进城屁股还没坐热,就宣布将要透露白水池的消息,这简直……观众们简直想不出要用什么言语来形容现在的心情。

    那种被时间和无情的事实所埋没的野心和希翼急速膨胀,让每个人都不觉呼吸粗重起来。

    来到沸水城这样的地方,图的什么?就是一个出人头地,荣华富贵!白水池里的东西,别说得到什么宝藏,哪怕只是从中捞到一丁点的好处,就看大领主伊万呼风唤雨的模样,那也足够自己受用一生了。

    齐刷刷的,所有目光都打向大领主伊万的方向,那个高大厚重的身影一瞬间成了散发最香甜味道的肥肉。

    老奥罗垂下目光,甚至微微扭过身体,不让自己正对大领主伊万,他不得不佩服天闲的胆大妄为,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不得而知了,特别是现在大领主伊万态度微妙的时刻。

    大领主正襟危坐,面无表情,仿佛一块石头般坐在原地,场内汹涌的人潮声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

    但是,天闲能感受的到,在那深深的眼眶中,那双闪动着惊人寒光的眸子正盯着自己。

    尽管大领主伊万没有任何回应,但是人群依旧沸腾起来。

    这是一种默认,几乎所有人都这样想。

    毕竟,大领主伊万在场的情况下明目张胆的说谎,那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人群发出一浪又一浪的狂热呼喊,仿佛在召唤大领主伊万的回应,尽管每个人都认为这件事是真的,但大领主伊万不点头的话,终究不能算数。

    终于,有人拉起周围的人组成人墙,高声呼唤大领主伊万的名字,这个举动如同瘟疫般在整个竞技场的观众席上蔓延,一片片人群站起,高举双手,大声呼喊大领主伊万的名字。

    场面看起来已经有些失控了,有些人已经开始从对面的观众席上跳下来,要跨过竞技场跑到大领主伊万所在的这一边。

    每一个踏入竞技场的,都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

    在冲破天际的呼喊声中,大领主伊万的身躯终于被慢慢的撬动,他缓缓的弯曲身体,然后缓缓的站起。

    惊呼声甚至盖过了刚刚的呼喊声,所有人瞪大眼睛望着大领主伊万,心脏砰砰乱跳,白水池隐藏在迷雾中的时代就要结束了吗?沸水城全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吗?

    那么,我!是不是也能成为新时代的英雄?

    大领主伊万缓缓举起一只手。

    喧哗声迅速消退,人们如同朝圣般望着大领主伊万,小心翼翼,无比期盼,甚至每个人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心中期盼的那个声音。

    “我的子民们!”大领主伊万缓缓开口。

    人们割麦子一样的跪了下去,没有任何一次他们是如此的虔诚,双目毫无杂质,慢慢都是期盼。

    “长久以来,白水池的秘密笼罩在我们的头上,渴望与恐惧缠绕着我们,让人不知所措,我知道夜里睡觉都惦记着那个地方,但是又畏惧它的可怕,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但是又畏惧无上的力量。”

    “啊————”大领主伊万长长的叹息,“我多么希望这个国度繁荣,多么希望我的子民富足,请不要怀疑我的忠诚和善良,我的子民们,就像之前的幸存者,许多事我无法对你们说明,也无法告诉你们理由。”

    大领主伊万吐了口气,“而且,许多事正在消失,在忘记,就像曾经那些宝贵书籍的知识,那是一种无人知晓的体验,我的子民们……我已经竭尽全力。”

    人们并不怀疑这一点,历代白水池的幸存者中,大领主伊万算是回归后做出顶尖贡献的那一种了,不过……这并不是现在他们想要听到的。

    大领主伊万沉默了一阵,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是对于其余人来说,却好像几个世纪那么漫长,或许……就在这几秒钟内,大领主伊万的决定就会对沸水城产生巨大而截然相反的影响。

    “现在,一切……都该有所改变了。”长长的,好像吐出心中郁结一般,大领主伊万沉重的说。

    人们不由惊呼出声,纷纷瞪大眼睛望着大领主伊万。

    “是的,我的子民们,这一切应该有所改变了。”大领主伊万轻轻的重复着,然后他的手指慢慢的指向竞技场中,指向了天闲。

    天闲一愣,只听大领主伊万的声音清晰的说道:“就从……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开始改变,但凡能击败他的……”

    大领主伊万的声音戛然而止,人们的情绪也在这一刻被猛的掐住,俨然要喷发而出,每个人的双眼都微微发红!

    天闲凝视着大领主伊万,虽然距离很远,然超人的目力依旧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两分笑意,那种碾压弱者,或者说踩死小虫子时,愉悦而残忍的笑意……

    “但凡他的!将随机得到一条白水池的情报!”

    大领主伊万的声音如有一阵狂风,猛的撞在人们身上,穿进身体,狠狠的握住心脏!然后裹着你的身体旋转飞上半空……

    这一刹那,所有人都因为这个爆炸的消息而惊呆在原地,心中和脑子一片凌乱!

    白水池的情报!

    白水池的情报!

    白水池的情报!

    每个人的心中只剩下这个声音在不断的回响!

    白水池啊!!每一个幸存者都成为时代传奇的地方!

    竞技场上出奇的安静,甚至连老鼠都缩起身体,被这宁静的气氛吓的不敢喘大气。

    许多年来,大家都在为了白水池的情报而努力,甚至沸水城中还有为此而专门成立的组织,而今天……一切就像水满则溢一样自然的到来了。

    每个人都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或许是无关紧要的,或许是埋藏着宝藏的,谁知道呢,我也是随机抓出情报来,一切都要看你们自己的运气,还有……实力!”

    大领主伊万的声音振聋发聩,“沸水城不需要弱者,强者就是一切,我只会向强者分享情报,所以……去战斗吧,我的子民们!”

    “每天两场!一百份情报!只要能击败他,你们……明白了吗?”大领主伊万提高音量,如雄狮般怒吼。

    这一声振聋发聩,所有人浑身一抖,眼中都投射出近乎疯狂的光芒。

    “明白!大领主阁下!!”

    无数人回应,野兽般放声怒吼,在这只有在竞技场中追求鲜血和死亡的人们来说,这无疑是一场狂欢。

    一百份情报,有无所谓的垃圾,也有价值连城的宝藏,但无论哪一条,对于渴望白水池的人们来说都无比宝贵。

    一天打两场的话,自然无法每个想和天闲决斗的人都上场,但集中投资到一个斗士身上却十分简单,而且要想上场,当然要闲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被大领主伊万看重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观众席上已经沸腾了,反应过来的人们发疯般涌向竞技场的报名大厅,挤不过去的则直接向罗尔这边蜂拥而来,总之只要能找到管事人报名决斗,人们已经不在乎被谁踩踏或者踩死谁了。

    场面开始陷入混乱,大领主伊万宣布完毕就安静的坐下,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

    而罗尔已经满头大汗,他飞快的离开特等席,免得被人直接揪出去,让所有的守卫出动维持秩序,甚至是那些休息中的斗士都被拉起来去阻挡疯狂的人群,关闭报名入口,让所有管理人员避难。

    罗尔呼呼喘着粗气,现在这些疯狂的人们根本无法沟通,任何一个管理人员露头都会立刻被抓住,然后被不明意义的撕扯拉拽,还有不小心的推搡踩踏弄死……

    场外一片混乱,竞技场内却安静的如同寒冬的雪夜。

    天闲站在原地,心中并不平静,大领主伊万看来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本想借这次机会试探他的底线和反应,大不了自己变成招摇撞骗的骗子人人唾弃,结束沸水城的决斗之旅,那样的话天闲就准备直接去白水池,不再耽搁时间了。

    没想到,大领主伊万竟然顺着天闲的要求说了下来,还具体了决斗的价码,就好像……他早就已经想好了一样。

    这个家伙不会是已经料到我会这样说,而早早做好了准备吧。

    他到底想要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

    天闲直觉的认为大领主伊万在利用自己,但到底是如何利用却说不上来。

    “可以开打了吗?我已经等很久了。”冰冷的声音传来,在场外一片喧嚣的环境中,显得异常清晰。

    天闲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的面前还有一个等待自己的决斗者,这个剑士已经解下了剑带,双手拖剑在地,脏兮兮头发背后的双眼凝视着天闲。

    天闲看看观众席,现在半数观众的注意力都已经不在场中,大领主伊万爆炸的宣言已经让所有人疯狂起来,很多人正在竞技场中乱跑,这场决斗已经变得有些滑稽。

    “还要打吗?已经没人关心我们的决斗了。”天闲耸耸肩。

    剑士举起一把长剑,剑身沉重压的他手臂微微有些发颤。

    猛然间“嗡”的一声响,那把长剑散发出凛冽的寒气,一层青光自剑锋上飘起,如风般飞旋闪动。

    一!

    二!

    三!

    连续三次闪烁,距离他最近的三个观众毫无知觉间被砍成两截,奔跑呼喊的时候发现身体倒下来才知道被砍中,血光迸射!

    瞬间杀了三人,在场中奔跑的观众顿时胆寒,再也不敢靠近剑士。

    天闲不由大皱眉头,发现人们正飞快的远离两人,连自己也不敢靠近了。

    “没有必要伤及无辜。”

    剑士缓慢的抬起了另一把剑,剑锋上缓缓的渗透出一团血色的光芒,只听他冷冷的说道:“这竞技场,必须抱着必死的决心才有资格进入。”

    双剑交叠,剑士的语气隐隐有些激动,“本以为是一场无聊的决斗,没想到大领主会在决斗前宣布这样的好事,看来我的运气终于降临了,那些倒霉鬼一定想不到,你的第一场决斗,就是你的最后一场。”

    天闲的目光聚集在交叠在一起的两把剑上,神色微微古怪,这两把剑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但是作为同一个人的武器,似乎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就算你打赢我,也不过得到一条信息而已。”天闲提醒到。

    剑士嘿嘿一笑,“你果然还不了解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是沸水城的竞技场,我刚才说过,要抱着必死的决心才有资格踏入这个地方,你真觉得自己能一直活下去吗?”

    天闲的眸子不由缩了缩。

    忽然间天闲想到了一件事,因为一直对自己的实力比较自信,不仅在能量探查和操控上占据绝对优势,而且还有恶魔之力压箱底,还从来没有想过失败会怎么样。

    这里是竞技场!失败……很可能意味着死亡!

    大领主伊万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吗?天闲忍不住看了一眼大领主伊万的方向,他高大的身影依旧坐在那,如一尊无论如何都不会动摇的石像。

    这偌大竞技场中汹涌的人群,就好像俯瞰世界的神灵眼中疯狂的滑稽。

    要我死吗?

    不,我死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天闲确定大领主伊万现在不希望自己死,起码现在不是的。

    “有信心是好事,不过……”天闲看了看剑士的两把剑,“你的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带着碍事的一把,如果是一把剑的话……”

    剑士猛一弓身,青红两色光芒升腾而起,“小子,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