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十六章辛酸苦涩妻失身
    “你……你们男人真贱!”

    “嘿嘿!别的男人贱不贱我不知道,但是我可是只有在琼儿你的面前才会这样啊!”

    “哼!你的天赋呢?怎么不用了!你不是很厉害吗?”

    雪琼恨恨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怨气。偶鍆的棢祉:ωωω.ъǎǹzんù11.cΘм

    “因为我不想让琼儿你反感啊!我知道上次的事让你很是困扰,但是我其实只是想让你快乐而已,这次我绝不会用天赋,我要让琼儿你真正的爱上我!”

    “你做梦!妾身才不会……啊!你干什么?别用你的脏手摸我!”

    “嘿嘿!反正我们是要欢好的,让我摸摸有什么关系,琼儿你的腿好滑啊!”

    “哼!虽然为了救妙音姨,妾身不得不与你欢好,但是你也休想肆意妄为!”

    “那琼儿你说怎么弄?我们总不能不做吧!”

    “无耻之徒!”

    雪琼骂了一声:“你一切都要听妾身的,没有妾身的允许,你不许碰我!”

    “好!好!我不动总可以了吧!我一切都听琼儿的!以后奴才就是主子你的玉足下的欲奴。”

    “呸!妾身才不需要欲奴!妾身有夫君就足够了!”

    “那我们还要欢好不是?起码在这段时间我可以做你的欲奴啊!”

    雪琼沉默了一下说道:“此事也是无奈,妾身不需要你做我的欲奴,但是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听我的,不可做出逾越之举。”

    “没有问题!奴才一定听出主子的吩咐!”

    云追月嘿嘿笑道。

    雪琼娇哼了一声,没有再反驳云追月的称呼,身体压在软床上轻微声音响起,雪琼应该是坐在了床上:“既然这样,你先把靴子给妾身脱了。”

    我虽然看不到玲珑屋中的情境,但是根据声音却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幅清晰的暧昧画面:云追月跪在娇妻的面前,而雪琼则带着高傲的神情坐在床边,伸出一条修长匀称的美腿,把一支娇小纤美的玉足送到了云追月脸前。

    我不由心中一痛,虽然对娇妻和云追月这小子男欢女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娇妻对云追月这般带着挑逗性质的调情还是让我犹如被一把尖刀狠狠的插进了心中。

    被迫和主动毕竟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雪琼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惬意呻吟,然后娇斥道:“住手……谁让你摸的,妾身说让你摸了吗?”

    “对不起!琼儿你的玉足实在是太诱人了,我真的很难忍住。”

    “忍不住也要忍!没有妾身的允许,你不许用手碰妾身。”

    “琼儿,别折磨我了,让我摸摸吧!”

    “你不是说一切都听妾身的吗?怎么刚过了一会就变卦了。”

    “好吧!我不摸!不摸!”

    云追月的咬牙切齿的说道,显然忍的很是辛苦,毕竟雪琼的美足对任何男人都有这绝强的吸引力。

    虽然很明显的是雪琼在用她那完美的纤足在挑逗云追月,但是我心中却莫名的感到一阵快意,似乎云追月这小子越难受,我心里就越舒畅,哼哼!就让你这小子看的着摸不着。

    “这样就好,只要你听话,该给你的妾身都会给你,不该给的你也不要妄想。”

    娇妻满意的声音响起。

    “那现在你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还要妾身教你吗?嗯?”

    “琼儿啊!我都被你弄糊涂了,你要我做什么就明说吧!”

    云追月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

    雪琼被云追月逗得笑了起来,然后又迅速的收敛笑声,高傲的说道:“舔我!”

    “呵呵!奴才遵命!”

    云追月笑嘻嘻的应了一声,然后便是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其中伴随着娇妻的娇喘呻吟,不由想我也知道正在发生这什么。

    我就这么静静的听着,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来云追月舔舐娇妻美足的情境,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过来久久之后,随着娇妻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娇喘声愈来愈急,而且其中充满了这急迫和难耐,熟悉雪琼的我已经感觉到了她即将达到了快乐的顶峰。

    “别……别停……啊……你这坏蛋……快舔……啊……快啊……继续……啊……你在干什么……啊……”

    就在我认为娇妻很快就要被云追月那小子舔足舔到的时候,娇妻带着怨愤的声音响起,接着雪琼的娇喘呻吟之声竟然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你怎么回事!谁让你停的,折磨妾身很好玩吗?”

    果不其然,娇妻羞愤的声音响起,虽然看不到娇妻的表情,但是我却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雪琼的俏脸上此时定然是一副恼羞成怒的神色。

    我不由的在心里暗骂了几句,云追月这小子也忒不地道,我的娇妻此时无奈的要和你欢爱,连我这做丈夫的都忍了,你老老实实的顺着雪琼便是,为嘛还要再整这些欲擒故纵的把戏。

    此时雪琼正在做的事情虽然很伤我心,但是我的心还是义无返顾的站在了娇妻的这边。

    “别生气啊!我这不是为了让你更快乐吗?多次堆积之后的会让人的。”

    云追月连忙解释道。

    “哦!是吗?那妾身也让你堆积堆积好了。”

    娇妻恨恨的道:“你给我老实的躺在床上,妾身也让你享受享受!”

    “嘿嘿!小的得令!”

    云追月呵呵笑道。

    娇妻的情绪很明显的被云追月弄得有些失控了,我的心中暗恨,云追月这小子绝对是个玩弄女人的行家,简单的几下就让娇妻主动的伺候于他,而且还伺候的心甘情愿。

    “哥哥你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含烟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被吓的一个激灵,忙道:“没……没干什么?”

    “哥哥骗我!你别不承认,我知道你在偷听琼姐姐和云公子在做什么。”

    含烟瞪着纯洁无暇的美目看着我,一副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摸样。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在听他们的动静,但是却不是偷听,琼儿是我的妻子,我有资格知道都发生了什么!”

    “那哥哥想不想看呢?”

    含烟狡黠的说道。

    “这……”

    含烟的话让我不由的口干舌燥,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到底看还是不看呢?看吧!心里肯定更痛,但是不看的话,就心痒难耐。

    “哈哈!哥哥很为难啊!不过烟儿可是很想看看呢。”

    含烟说完不等我回答便开始直接的掐诀念咒,一道水幕顿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一阵光华流转之后,远处那玲珑屋中的画面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没想到就在我和含烟说话的功夫,玲珑屋中的情况已经是大变了个摸样,只见在玲珑屋中的大床上,云追月赤身裸体的躺在那里,让我惊讶的是,这小子不但是四肢大张仰躺在床上,而且他的四肢竟然被四个散发着微光的环形灵器给固定住了,而雪琼此刻则是脱去了长裙,衣襟亦是大开,只穿着仅能遮住一半大腿的上衣,半裸着娇躯站立在他的身上,一支白皙细腻的小巧美足踏在云追月的胸口,另一支纤足则踩在云追月的俊脸上不断的来回摩挲。

    “呀!好大的啊!哥哥,云公子的比你的大了好多哦!”

    含烟看着水幕中的云追月的巨大,张大的小嘴讶然出声,说出的话更是让我心中一闷,差点没吐出血来,虽然我知道含烟就是这种单纯可爱、心直口快的性子,但是还是被气的浑身都抖颤了一下。

    我强压下心头的怒意,闷声闷气的脱口说道:“怎么,烟儿你也想试试他的吗?”

    “当然不想啦!哥哥的也不算小啦,烟儿连哥哥都几乎承受不住,云公子那么大的烟儿又怎么消受的了?”

    含烟的俏脸染上了一片红霞,但是回答的却很是自然随意,这让我颤抖的心稍稍的获得的一些安慰。

    我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和含烟一样把目光聚集在了面前的水幕之上,虽然水幕术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但是我强化的听力却可以让我完全的听清其中的响动。

    “怎么样!这样……哦……舒服吗?”

    娇躯娇喘着对云追月说道。

    “舒服!啊……当然舒服!琼儿你的……哦……哈……你的玉足好香……好滑,踩的我……嗷……舒服极了……啊……”

    云追月俊脸通红,一边快意的呻吟,一边兴奋的说道。

    “哦!是吗?嗯……那妾身就让……嗯……让你更舒服一点!这……哦……这把男人踩在足下的感……哦……嗯啊……感觉好美妙……哦……哦……”

    娇妻吃吃的说道,踩在云追月俊脸上的那支纤美玉足的足尖灵巧的分开了云追月的嘴唇,温柔但却坚定的了云追月的口中,最后直至足踝,几乎的将整个无瑕的美足都塞进了云追月的嘴巴,只剩下了那粉嫩圆润的足跟留在了外面。

    云追月口中呜呜做声,眼睛瞪的老大,俊脸上的表情似是带点痛苦,没有被固定住的腰身不断的扭动着,但是他的却似乎变得更加的硬挺了,比之方才还要大上一圈,喉咙更是在快速的蠕动着,很显然的在尽力的吸吮娇妻的美足。

    “哦……妾身的玉足好吃吗……这样……哦……哦……这样你喜欢吗……啊……哦……好暖的感觉……妾身可是很……哦……很舒服呢……哦……啊……”

    娇妻目光迷离的看着云追月,一边欢快的呻吟,一边用力的将玉足往云追月的口中下压,似乎是想把整个纤美的秀足都塞进云追月的口中。

    云追月的身体下意识的挣扎着,口中呜咽的声音也加大了不少,但是他的嘴巴几乎被娇妻的如玉美足塞满,四肢亦被灵器固定的死死的,不但完全说不出话来,就连想有什么释放动作都做不到。

    眼前的画面和声音使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云追月这小子的兴奋和欢愉,但是这却被我下意识的给忽略了过去,在我的眼中剩下的只是云追月这小子那欲求不满的挣扎和难耐,因为只有这小子难受了,我的心情才会好些。

    “云公子……哦……不……云奴……来……看这里……你上次……哦……哦……不就是很想舔吗……哦……嗯……现在妾身……妾身就让你……嗯……好好看看……啊……”

    娇妻的美目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道。

    我的心顿时感到了一股撕裂般的痛楚,因为娇妻竟然一只手撩起了衣衫,一只手非常干脆的扯碎了那遮住双腿之间妙处的亵裤,并且用手她那纤长的手指拨开了的花唇,将那蕴含着花露蜜汁的完全的呈现在了云追月的面前。

    “哥哥!琼姐姐在说什么啊!她看起来好兴奋哦!”

    就在这时,靠在我身上的含烟突然的开口问道,同时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也探入了我的裤中,握住了我那不知不觉间亦硬挺起来的之上。

    “没……没说什么……嘶……”

    我舒服的了一体,但是却没有办法回答含烟的问题。

    “哼!不想说就算了!”

    含烟嘟着嘴娇哼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握住了我的开始大力的了起来。

    我心中一阵的烦乱,一只手却不自觉的探入了含烟的衣襟,熟练的抓住了含烟淑乳,下意识的揉搓了起来,此时的我完全是痛并快乐着,雪琼和云追月的亲昵调情让我心中愤恨痛苦,但是上含烟的小手却又让我舒服的不断抽气,但是奇异的是,这样看着雪琼和云追月亲热,而我自己却又和含烟厮磨,心里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和兴奋。

    “哦!妾身忘了……嗯……你现在可是……哦……可是说不出话呢……哦……啊……”

    雪琼说着把玉足从云追月的口中拔出:“妾身的下……嗯……下面美吗……啊……”

    “美!真是……啊……太美了!”

    云追月喘着气说道。

    “那你想不想……尝尝呢?”

    雪琼说着话竟然骑跨在了云追月的脸上,将那粉嫩美丽的妙处凑到了云追月的脸前,蜜汁般的花露点点滴滴的滴落在了云追月的口中。

    “啊……好甜……好香啊!我要!……呼呼……当然要……”

    “呵呵!你想的美!”

    娇妻吃吃笑着,再次的站了起来,将一只白嫩纤美的玉足伸到了云追月的唇上,目光迷离的说道:“来……哦……伸出你的舌头,舔我的足底……哦……啊……好舒服……啊……”

    云追月顺从的伸出了长舌,摆动着脑袋贪婪的舔舐起娇妻的柔嫩足底。

    “哈……”

    云追月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叫声,我仔细看去,原来娇妻的纤长玉趾竟然夹住了云追月的长舌在用力的拔拽,云追月想要挣脱娇妻的玉趾,但偏偏双手都动不了,脑袋越挣扎反而越痛,最后只好乖乖的顺着娇妻的美足向上抬起。

    看着云追月那即是疼痛有是享受的摸样,我不由的暗骂了一声贱人。

    “哈哈!哥哥!云公子的样子好可笑哦!”

    含烟忍不住的笑出来声来。

    我倒是被含烟的笑声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小点声……”

    “知道啦!不过琼姐姐倒是真的很会玩弄人呀!”

    我没有接话,而是把注意力再次的集中在了水幕之上。

    “哦……这样的感……哦啊……感觉如何……啊……哦……”

    娇妻松开了玉趾媚笑着说道。

    “呼呼……有点痛……不过很过瘾啊……琼儿子继续啊……哦……快要……嗷……”

    云追月再次抬头咬住了娇妻的足尖,大力的吸吮了起了。

    “哼!想射……嗯……啊……你想到倒美……”

    娇妻说着将伸在云追月脸上的玉足收回,转过身去,背对着云追月,然后双足一顿,竟然用力的跳在了云追月的之上,那种狠劲看的我都一阵的腹痛。

    云追月痛的大叫,原本粗长挺立的顿时就缩了一圈,连身子也痛的弓了起来。

    “这样就行了……妾身也让你堆积一下……”

    雪琼怨愤的说着话,走到云追月双腿之间站好,然后伸出一只白皙无瑕的美足把云追月的踩到了他的之上,开始用力的碾压了起来。

    云追月的痛劲显然还没有过去,但是娇妻却又让他舒服万分,通红的俊脸上顿时浮现出来一副扭曲纠结的表情,就连我看了都不由的有股想笑的冲动。

    云追月哼哼唧唧的发出不明意味的呻吟,娇妻踩着云追月的时而碾动压磨,时而上下撸动,过了一会,待得云追月的流出透明汁液的时候,娇妻便在云追月的精囊之上狠狠的踩几下,让他稍息,如此这般折腾了良久,娇妻似乎是有些累了,干脆坐了下来,双足裹着云追月的开始上下的了起了。

    “啊……好舒服……琼儿的玉足好软好滑……啊……我要…………”

    云追月的腰身配合着娇妻美足的不断的上下耸动,俊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

    “啊……哦……不……不许射……啊…………哈……好热……啊……妾身还没有玩够……哦……哦……啊……你不许……哦……射……啊……”

    娇妻在急促的娇喘声中叫道,俏脸上满是兴奋渴望的神色。

    “啊……不行……啊啊……我控制不住了……啊……快……快……琼儿……快含着我的……嗷……啊……我要射你嘴里……啊……哈……”

    娇妻此刻很显然也是处在欲火难耐的状态,闻言之后下意识的便埋首在了云追月的,红润的小嘴急切的含住了云追月那粗长的,吸吮吞吐的同时,一支小手也握住了的根部开始快速的。

    “嗷……舒服…………要……啊……痛……琼儿你干什么……啊……痛啊……轻点……啊啊……”

    处在喷射边缘的云追月突然的惨叫了起了,我先是一愣,然后就意会了过来,心里禁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这个时候的雪琼却是娇躯一僵,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颤抖,水幕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股细细的水柱从娇妻的双腿之间喷射而出。

    我痛苦的闭上的眼睛,将怒火压下,但是心中却苦涩万分,娇妻果然是喜欢和云追月这小子欢爱的,虽然她一直否认,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只是吸吮对方的,娇妻就兴奋的达到了。

    久久之后,云追月痛叫的声音弱了下来,雪琼的娇躯也渐渐的平复,雪琼抬起了红润异常的俏脸,看着云追月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被娇妻吐出的依旧的傲然挺立着,但是那上端一圈的牙印却是让我这个旁观者都一阵的肉痛,虽然不曾见血,但是那清晰的牙印却完全能够证明娇妻方才牙咬的力度。

    “姐姐未免太狠了吧!”

    含烟面露不忍的说道。

    “狠什么!咬死那混蛋才解气!唔!烟儿,你到底是站那边的!”

    我气闷的说道。

    “哈……哥哥不要误会呀!我不是为他说话,我只是觉得琼姐姐太……太那个了……其实烟儿每次吸吮哥哥的时候也都想狠狠的咬一口呢!”

    “那可不行,你要向你琼儿姐姐学学,我的不能咬,要咬也去咬别人的!”

    我警告含烟道,但是刚说完我就发现有些慌不择言了,又连忙说道:“不!不能学琼儿这个,别的男人的你绝对不能咬!”

    “烟儿知道哥哥的意思,除了哥哥我不会让其他男人占便宜的啦!”

    含烟娇羞的说道。

    “琼儿!你也太狠了吧!我的都快被你咬断了!”

    云追月哀怨的说道。

    “咬断了也活该……呼呼……不过你放心……呼……妾身是有分寸的……况且这么漂亮的妾身又怎么舍得弄坏……”

    雪琼娇喘着说道。

    “我求求你了!让我射出了吧!现在我真的很难受。”

    云追月哀求着说道。

    “活该!这下你也知道妾身方才的感受了。好啦!好啦!别苦着脸了,待会妾身就让你。”

    这时候雪琼也缓过了劲来,只见娇妻调转了身体,和云追月首足相反,趴在云追月的双腿之间,再次张口含住了云追月的滋滋有味的吸吮了起了,同时,一只娇羞玲珑的美足也踩在了云追月的俊脸上用力的磨搓揉弄。

    云追月似乎也被娇妻弄的没了脾气,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任由娇妻施为,只是不断的发出哼哼哈嘿的呻吟。

    娇妻一只手托着云追月的精囊轻揉慢捏,一只手握着云追月的根部不断的上下,小嘴更是在快速的吞吐之间不时的伸出丁香小舌刮弄着云追月巨大的冠顶小缝。

    “呜呜……你虽然是个……呜……是个无耻之徒……呜呜……但是却生了一副好皮囊……呜……你这倒真是人间美味……呜……就这样……呜呜……舔妾身的足趾缝……呜……呜呜……好美的感觉……呜……呜哈……”

    没过一多长时间,吞吐吸吮着云追月的娇妻,再次的欲火高涨起来,小嘴中不自觉的发出了荡的呻吟声。

    “琼儿你也是人间极品……你吸的我好舒服……啊……哦哦……”

    “不行……呜呜……这样吮吸你的妾身太吃亏了……呜……呜呜……”

    娇妻呜咽着说道,但是却不曾停下手口的动作。

    “嗷……呼……琼儿你也可以让我舔舐你的啊……哦……啊……我可是很乐意的……哦……”

    “你想的倒……呜……倒美……呜……呜……呜呜……不过你说的也对……呜……就让你舔舔我的……呜……好了……呜……”

    雪琼说着话便兴奋的吐出了口中的,翻身到了云追月的身上,然后双手分开了自己浑圆翘挺的臀瓣,对准云追月的嘴巴边坐了上去。

    “哦……好奇妙的感觉……啊……舌头伸进去了……啊啊……哦……好舒服……就这样舔……啊哈……你的舌头好厉害……啊啊……在深入点……哦……太美了……啊……”

    娇妻仰着俏脸大声的了起来,红润的俏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

    “哥哥!琼姐姐现在的样子好荡哦!而且看上去姐姐似乎很喜欢云公子呀!”

    这时候含烟突然转过了头来吻了我一下,俏脸通红的说道。

    我本就看得又气又苦,含烟的话让我更是火气大盛,我没有言语,一只手下意思的探入的含烟的双腿之间,一摸之下顿感一片湿热,莫名的我只觉得含烟是被云追月那小子的身体给刺激到了,这让我更是怒意上涌,在各中负面情绪的刺激下,我烦乱的解开了腰带,将含烟的脑袋狠狠的按到了自己的。

    “就会拿我泄气!”

    含烟不满的嘟囔了一句,然后顺从的含住了我的,卖力的吸吮了起来。

    含烟小嘴中温暖舒爽的感觉让我的怒意稍稍消退了一些,我再看向水幕的时候,只见雪琼仍旧骑乘在云追月的脸上,只是双手已经撑在了身体两边,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半曲着,那对小巧玲珑的玉足也再次裹着了云追月的在无意识的搓弄,娇妻的粉颈高高的仰起,如云的秀发披在背后,小嘴大张着不断的发出愉悦的呻吟,浑身的细腻几分亦被刺激的泛起了娇艳的红色。

    我此时那雪琼没有办法,只好把愤怒苦涩和都发泄在了含烟的身上,我双手用力的按着含烟的臻首,腰身用力的着,没有丝毫怜惜的在含烟的小嘴中快速的冲刺。

    “好舒服……啊哈……啊啊……好美……太美妙了……啊……哦……啊……好灵活的舌头……不行啦……啊……妾身要来了……啊……”

    娇妻的声犹如一把生锈钝锯在我的心脏上切割,我死死的盯着水幕中的画面,咬着呀更加用力的狠插着含烟的小嘴。

    “呜……哈……啊啊……哦……要来了……来了…………舌头……舌头动的再快些……哦…………用力吸……啊……哦……”

    随着娇妻一声的长吟,我也没能控制住,紧紧的顶在了含烟的喉咙深处,猛烈的喷出来。

    雪琼竭斯底里的大叫着,娇妻在剧烈的颤抖中再也控制不住,坐在云追月脸上那雪白浑圆的美臀再也无法稳住,滑到了云追月的胸膛之上,那修长匀称的白皙美腿也大大的张了开来,一大股蜜汁喷泉般的从她的双腿之间射出,刚好洒落在了云追月那高高挺立的硕大之上。

    “琼儿!我也想射,你快些坐上来吧!”

    云追月急促的叫道。

    “别急!让……让妾身歇一会……”

    娇妻娇喘着说道,然后再次抬起了浑圆丰满的香臀,将湿漉漉妙处贴在了云追月的嘴上,同时自己也趴在了云追月的双腿之间,张开小嘴一口咬住了云追月的粗长。

    “哥哥!你怎么这么快就。”

    这是含烟抬起了通红的俏脸,羞涩的说道。

    “……”

    我无言以对,要我怎么说,难道告诉含烟,看到雪琼和他人欢爱,我会有强烈的负面情绪,而这些情绪有会刺激我的欲火?

    好在含烟并不在意我的回答,看样子含烟此时也是春情大动,非常主动的扑在了我的怀中,然后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扶着我还未疲软的对准她的湿润的,缓缓的坐了下来。

    我双手托着含烟紧绷的俏臀,随着含烟上下的动作很是配合的用力上托,含烟那紧窄温暖的裹着我的上下起伏让我舒服无比,但是我的注意力却仍旧在水幕中的雪琼和云追月身上。

    “琼儿你下面的味道好美!实在是太好吃了!”

    “唔……好吃你就好好舔吧……唔唔……你的味道也好美……真是越吃越想吃……唔唔……”

    “可是我现在好想你的体内,琼儿,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

    “呜……好……唔唔……好吧!”

    娇妻应了一声,直起身子,转过头来娇媚的看了一眼云追月,然后将娇躯移到了云追月的,一手握着云追月的对准自己的妙处,一手按在了云追月的之上,风情万种的甩了甩长发,娇笑着说道:“那我可要用我的下面……吃……吃了你的了哦!”

    “来吧琼儿!我期待已久了!”

    我的心此时才真正的紧绷了起来,先前他们所做的事情,上次基本都已经做过,相较而言我也有了一些抵抗力,但是琼儿马上要做的事情却是真正的出轨,自此之后,琼儿的身体再也不是只有我一人独享,即便是我以后杀了云追月那小子,但是娇妻的娇躯仍旧是被他给玷污了。

    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无法避免,但是我的心却不由的抽痛了起来,此时在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愤怒,有的只是悲哀和痛苦。

    我双眼紧紧的盯着水幕中雪琼双腿之间的那根巨物,雪琼的纤腰在一点点的下沉,我也无力的看着那根让我又恨又羡的巨大一点点的没入进了娇妻的粉嫩,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这一切竟然是有娇妻所主导的。

    虽然云追月的很长,虽然娇妻的动作很慢,但云追月的没入娇妻时间毕竟有限,终于它还是完全的、整根的、进入到了娇妻的体内,我的心此时也痛的我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好深……啊……好满……啊啊…………啊……哦……哈……啊……”

    当云追月的巨大完全进入的娇妻的身体之后,雪琼发出了一声包含着无限的满足和欢乐的长长呻吟,那呻吟中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和颤抖,然后雪琼的娇妻一阵剧烈的痉挛,竟然就这么轻易的了。

    “啊……舒服……没想到琼儿你还是个名器……啊……这是春水玉壶吧!好舒服……”

    此时我感觉到含烟的亦是一阵剧烈的收缩,含烟的动作也变得猛烈了几分,我低头看去,只见含烟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但是一双大大的美目却也是死死的盯着水幕中的画面,小嘴微张,急促的娇喘着。

    一股温暖的热流冲击在了我的冠顶之上,让我舒服异常,我知道含烟这丫头了,但是此时我却没有任何想要喷射的冲动,莫名的妒意让我的都不由的硬了几分,我将含烟推到在了地上,让她跪伏于身前,而我则双手扣住含烟的小蛮腰开始主动的进攻了起来,但是不管是我或者是含烟,此时都是将目光聚集在了水幕中的雪琼和云追月的身上。

    雪琼大声的着,显然处在极端兴奋的状态,不断颤抖的娇躯却在奋力的旋转研磨,似乎是要攫取更多的快感,我知道娇妻的体内此时定然是春水泛滥,汇聚成湖,只是云追月的太大,而雪琼的妙处出口又太窄,竟然不曾有一丝的溢出,但是大股的蜜汁随着雪琼的动作在她的体内旋转晃动,竟然让我听到了那靡的水声。

    我不由的一阵泄气,因为娇妻在和我欢爱的时候,之时都是无力动弹的,而此时从她这般的动作就可以看出云追月带给她了多大的刺激和欢乐。

    云追月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腰身更是不断的配合着雪琼研磨的动作有规律的扭动,这让娇妻更是舒服的,欲罢不能。

    “啊……要死了……啊啊……我真的要死了……啊哦……这感觉太美了……啊……要涨死我了…………”

    娇妻不断的发出欢愉的娇吟,在明显的之后,没有任何停顿的就开始了奋力的上下,显然是兴奋的厉害。

    随着娇妻上下起伏的动作,那似乎已经满溢的蜜汁也终于开始顺着两人的之处开始溢出,纯净的蜜汁在雪琼剧烈的动作中顺着云追月那粗大的不断下流,流过他的精囊,最后在雪白的床单上留下了大片的湿痕,就连娇妻美臀下那云追月的也被蜜液侵染,并在娇妻美臀撞击云追月的声响中激起了片片的水花。

    就在这玲珑屋的内外,在哪雪白的床上和碧绿的草地上,我和含烟,云追月和雪琼,我们四人都在激烈的欢爱着,不同的是,我玩的是我的娇妻含烟,而云追月玩的则是我的另一个娇妻雪琼。

    我和含烟的欢爱并不投入,但是却也异常的刺激和舒服,玲珑屋中那两个就更不必说了。

    “……哥哥……用力点……哦……在快点……啊啊……”

    含烟的再次的紧缩了起来,挺翘的美臀急切的向后迎合着我的攻击,显然处在了的边缘,我咬着牙,再加了几分力道,把含烟的香臀撞的之声都连成了一片。

    “琼儿……哦……再用力……嗷……我要……啊……哈……”

    云追月也高声的叫喊了起来。

    “哦啊……要了……啊啊……妾身也要了……啊……好热…………啊啊……”

    娇妻上下起伏的动作也激烈了几分。

    “啊……哦……啊啊……”

    这是雪琼的声音。

    “啊……嗷……嗷哦……”

    这是云追月的声音。

    “……呜啊……”

    这是含烟的声音“哦……哈……”

    这是我的声音。

    连续四声带着满足和快意的长吟,我们四人几乎在同时发泄了出来。

    “啊……你射的好多……啊……好有力……呀……下面都给你射满了……啊啊……”

    在我和含烟都静止下来的时候,雪琼的仍在继续,雪琼虽然处在的状态,但是动作却变得愈发的激烈,这让我感到非常的窝火,难道云追月这小子就让你这般的满足。

    我喘着粗气抱着含烟坐在了地上,一双手握着含烟那弹性十足的无意识的揉搓着,但是目光仍然盯着面前的水幕。

    娇妻终于还是停了下来,雪琼无力的仰倒在了云追月的身上,但是两人的仍旧保持着结合的状态。

    “怎么样……我的……琼儿可还满意!”

    云追月喘着气调笑道。

    “当然满意……好满足的感觉……太舒服了……”

    娇妻闭着美目,喃喃的说道。

    “比你夫君强吧!”

    “嗯……比他强……你的让妾身觉得……身体都要被撑破了……而且还那么热……那么硬……比妾身夫君强多了……太美了……你真是太厉害……”

    雪琼依旧闭着美目,像是神游天外,对云追月的问话似乎是无意识的回答。但这答案却让我羞愤交加,就是这是事实,作为我的娇妻你也不能说出了啊。

    “这是当然!”

    云追月得意的笑道:“和我欢爱过的女人那个不是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就连妙音姐姐那样矜持的人儿现在也不是一看到我的就情难自禁?”

    “哦……是吧……妾身现在也是恨不得永远这么和你做下去呢……”

    “要不琼儿你干脆离开你的夫君,做我的女人吧!我一定每天都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哦……好呀……啊!不!你这坏蛋,怎么诱我说话!”

    娇妻在此时却突然的醒转了过来,用手狠狠了掐了云追月一把,这让我疼痛的心稍微得了一点安慰。

    “啊!难道你敢说那不是你的真心话吗?”

    云追月痛叫了一声,然后又不以为意的说道。

    “哼!是真心话又怎么样!妾身承认现在很喜欢你,但是对你的喜欢却只是上的迷恋,只是之欲,在妾身的心中最爱的还是夫君!”

    “呵呵!真情也好,也罢,那琼儿你想不想更舒服?”

    “想有怎样?”

    “想的话,你就把我放开,我好好伺候伺候你,顺便吸取一些纯阴之气。”

    “啊!你这混蛋,你刚才没有吸取吗?”

    娇妻气恼的说道。

    “当然没有!”

    云追月说的理所当然:“当场只顾着舒服了,那样其他的心情,这毕竟是我和琼儿你的第一次欢爱啊!”

    “好!我放开你,不过你也快点,我夫君还在外面等着呢!”

    娇妻的语气似恼非恼,又像是带着隐晦的期待。

    几声轻响之后,云追月四肢的环形灵器被娇妻收了起来,云追月惬意的嗷了一声,一只手攀上了娇妻的高耸豪乳,手指夹着娇妻那红润的樱桃将娇妻的揉捏出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另一只手则抚上娇妻滑腻雪白的修长美腿,在娇妻那浑圆结实的大腿上来来摩挲,同时腰身也开始有节奏的蠕动了起来。

    “这事到底还是男人主动来得舒服啊!”

    云追月邪笑道。

    雪琼没有说话,再次的闭上了美目轻轻的呻吟了起来。

    “琼儿你真是极品啊!这脸蛋,这酥胸,这细腰,这长腿,这纤足,特别是这双腿间的妙处,每一样都让人迷醉不已。”

    “说……说那么多干嘛……啊……你快些弄吧……啊……早些完事我还要去寻夫君……哦……”

    娇妻断断续续的呻吟道。

    “快些结束?嘿嘿!那是不可能的!”

    云追月嬉笑一声,翻身把娇妻推到在了床上:“来!美人!跪趴在那里,让小弟好好的疼疼你!”

    “不……不行……我不习惯那个姿势……”

    雪琼喘息着拒绝道。

    “嘿嘿!这个姿势可是很舒服的,保证让你,欲死欲仙!来吧!听话,你不会和你夫君都没有尝试过这个姿势吧!”

    云追月抚摸着娇妻浑圆丰满的美臀和那深深股沟中的私密之地,淳淳善诱。

    “不……不行……那样太羞耻了……像个畜生似的……我不做……”

    娇妻被云追月挑逗了娇喘嘘嘘,但是仍然坚持着。

    我愤恨的看着水幕,心中暗骂云追月无耻,但是心中却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娇妻能够拒绝的了云追月的要求吗?

    “好吧!你跪趴着我不进去好吗?我先帮你舔舔,这个姿势舔着最顺啊!”

    “你休想骗我……嗯……啊……我这样……趴着……哦……你照样也能舔……啊……好舒服……哦……啊啊……”

    雪琼说话之间,云追月已经分开了她的美腿,俯身了下去,灵活的长舌顺着娇妻浑圆的大腿舔向了她的臀尖,然后又顺着股沟舔到了她的之上。

    “啊……轻点吸……哦……用你的舌头舔……啊啊……就这样……嗯……伸进来……啊哦……啊……好舒服……舔上面……哦……哈……”

    云追月默不作声的低头猛舔,同时一只手伸到雪琼的腹下,将娇妻的娇躯稍稍抬起,另一只手则伸出了两根手指探入了娇妻花唇微张,混合着蜜汁和的妙处,有节奏的进进出出了起来。

    “啊……好舒服……啊啊……哦……爱死你的舌头了……用力的搅……哦……哦哦……再深……再深入点……啊……哦哦……”

    娇妻在发颤的欢吟声中,美臀扭动着,娇躯更是不自觉的随着云追月手上的力道慢慢的摆出了跪趴的姿势。

    云追月看着娇妻的媚态,俊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看到火候已到,娇妻已经陷入了迷乱的状态,双手紧紧的扣住了娇妻的纤腰,就那么猛地一挺腰身,那根粗长的就准确的钻进了娇妻的春水玉壶。

    “啊………………哦……顶的太深了……啊……哦……慢点……哦……痛……哦啊……有点痛了……啊……怎么会又变长了…………”

    “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呼呼……这个姿势的时候……我的可是会再长一点……哦……哈……琼儿……好好享受吧……我会让你知道女人最大的快乐是什么……嗷……”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的心中又酸又涩,雪琼一直不愿用这个姿势和我欢爱,但是却在云追月的诱导下将后背式的第一次献给了对方。

    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强行的享用,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的一颤,当下做出决定,待他们完事之后,我无论如何也要将雪琼的占有,要不然一云追月这小子的手段,说不定娇妻的还会被他拔了头筹。

    “啊……好舒服……啊啊……云郎你好厉害……哦……妾身要被你弄死了……哦……啊啊……好深……好有力…………云郎你真快……太美了……哦……啊啊……好热……弄死我吧……啊……”

    云追月撞击在雪琼美丽俏臀上的之声响彻在我的耳边,中间伴随着娇妻欢愉之极的呻吟声,娇妻双手撑在床上跪伏在那里,泛起娇艳红色的美臀激情的向后耸动,拼命迎合着云追月的攻击,声浪语不绝于耳。

    “琼儿你的下面也不错哈……真紧……”

    “啊啊……云郎……妾身不行了……哦啊……要泄……了…………再用力些……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