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十五章、两极宫中春意浓
    两极宫中,当我看到自己的便宜岳母在和人欢爱,而且那个正在玩弄她娇体的男人竟然是云追月时,我的心中就不由的升起了一股的邪火,这该死的小子真是阴魂不散,在那里都能遇到,而且每次见到他,他都在玩弄和我相关的女人。ωωω.ъáηzんц⒈⒈.cом

    不过这样也好,这次我就结果了他的性命,让他去地府之中勾引女人!

    “夫君且慢!妙音仙子与人欢爱是她的事情,连烟儿妹妹都不去阻止,你若这般出去岂不是惹得双方尴尬!”我正要出面动手,雪琼却拉着我的衣袖,传音说道。

    我的动作一停,不由的向含烟看去,只见这小妮子正瞪大了美目惊诧却又好奇的看着远处的一幕,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我强压着火气传音问道:“烟儿,你难道就不觉的愤怒吗?”

    含烟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云追月和妙音仙子忘我欢爱的情境,奇怪的对我传音说道:“为什么要愤怒?男欢女爱不是人的本性吗?而且娘亲看样子被那个男人弄得很快乐啊!哦对了,娘亲说我的父亲在我尚在胎中的时候就失踪了,哥哥你说那个男人会不会是我的父亲?”

    我闻言一股郁气从胸中升起,差点没喷出血来,这丫头和两年前的性格果然还是一模一样,说好听点是单纯可爱,说难听点这就是缺心眼啊!

    娇妻雪琼一手捂住了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是另一只手却按住了,笑的弯下了纤腰。

    “那小子绝不可能是你爹!”我咬牙切齿的传声说道。

    不过被这一打岔,我也稍微了冷静了一下,心中细思之下,也觉雪琼说的有理,自己的便宜岳母正和人欢爱的当口,我二话不说的冲过去杀了男的,这让妙音仙子怎么想?况且我的神识能够感觉的到,此时云追月那小子并没有用他那可恶的天赋,很显然,人家真的是你情我愿,郎情妾意。

    但是我也发现了一点古怪,那云追月筑基初期的修为没错,但是妙音仙子原是金丹后期的修士,现在竟然也只有筑基初期的样子,我心中虽然疑惑,不过此时我们也的确不合适去打断人家的欢爱,无奈之下,我们三人只好就这么远远的看着人家的的颠鸾倒凤。

    “不行了……啊啊……姐姐不行了……小情人……啊……再快点……啊……哦……”

    妙音仙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如泣如诉的长吟,双手用力的抓着石桌边缘,娇躯奋力的前后耸动迎合着双腿之间的欢愉源泉,赤裸的娇躯更是一阵猛烈的颤抖,达到了欢乐的顶峰。

    “音姐快泄吧!我喜欢看妙音姐姐时的样子!”云追月低吼着,将肩上妙音仙子的修长美腿盘至腰间,双手猛地抓住妙音仙子的丰满,一边大力的揉搓,一边急速的在妙音仙子的双腿之间疯狂冲刺。

    “啊……小情人……你好厉害……啊……太舒服了……啊……姐姐要飞了……啊……要死了……死了……”

    状态的妙音仙子受到云追月的猛烈攻击,叫声愈发的高亢,娇躯在剧烈的动作中不断的痉挛,我的神识下意识的扫过两人的部位,发现妙音仙子在云追月大力的冲刺下不断的溢出大量的蜜汁,竟然在疯狂的迎合中持续的。

    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女人竟然可在快乐的巅峰保持如此长的时间,不由的有点目瞪口呆,在我的感知之中,雪琼和含烟也是看得都呆住了,两人都是轻咬红唇,面色潮红,一副被挑起的摸样。

    久久久久之后,妙音仙子终于停止了,绷紧的娇躯骤然一松,软绵绵的瘫在了石桌之上,但却仍在在无意识的呻吟中急促的喘着气,那张诱人的小嘴张的大大的,丝丝的口水顺着嘴角不断的溢出,瞪大的美目无神的看着天空,虽然面具遮住了半边的俏脸,但是仍然能够清晰的看出妙音仙子的俏脸上带着一种极度满足的迷醉神情。

    不得不承认,云追月这小子确实是个玩弄女人的行家,妙音仙子都已经泄的溃不成军,之中连神智都模糊不清了起来,这小子仍旧是龙精虎猛,只是微微放缓了冲刺的速度,依然在妙音仙子的双腿之间卖力的耸动。

    这时云追月双手握住妙音仙子的足踝,把妙音仙子的纤美玉足送至脸前,在腰身不紧不慢的同时,开始轻舔细吻起妙音仙子的光洁足底。

    又过了片刻,妙音仙子渐渐的回过了神来,她抬起了臻首,看着云追月有气无力的说道:“小情人……别玩了,让姐姐歇会……哦……姐姐下面真的是承受不住了……”

    “小弟还没有射呢!妙音姐姐不能看着小弟难受吧!”云追月嘻嘻笑道,但是动作却是丝毫未停。

    “你这坏蛋!非要姐姐求你是吗?”

    “那音姐求我啊!”

    “哎!你这坏人!好吧!请小情人享用姐姐的吧!不过要记得最后姐姐的哦!”

    “小弟遵命!”云追月嘿嘿一笑,便将妙音仙子修长美腿曲至她的胸前,妙音仙子也配合的用双手抱住自己的美腿,紧接着,云追月的唇舌顺着妙音仙子的小腿一路下滑,舔过妙音仙子雪白浑圆大腿,吻上了她丰满的美臀。

    “妙音姐姐的好美啊!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云追月盯着妙音仙子的,邪笑着称赞。

    “还不都是你这坏蛋害的!自从你给姐姐的之后,每日都要摧残玩弄,害的姐姐的现在都合不拢了!”

    “嘿嘿!那是姐姐的太诱人了!”云追月说着便站起了身来,一手扶着妙音仙子的修长美腿,一手握着自己的,对准妙音仙子的说道:“妙音姐姐!小弟要进来了哦!”

    “嗯……啊……哦……”妙音仙子三声韵味不同的长吟听的我是火气上涌,再看雪琼和含烟,两女更是俏脸红的犹如滴血,雪琼羞得转过了头去,但含烟这缺心眼的妮子却是饶有兴致的大胆观看。

    “小情人你慢点……哦……轻点…………好热……啊……哈……”在云追月有韵律的之下,妙音仙子发出了一连串似是不堪承受的呻吟。

    “妙音姐姐的又湿又滑……啊……和小弟的真是愈来愈契合了……啊……好舒服啊!”云追月双手托着妙音仙子的圆臀,稍微放缓了进攻的节奏。

    “嗯……就……就这样…………”

    “妙音姐姐!我们现在都已经宛如夫妻,姐姐还是不肯给我看你的真面目吗?”

    云追月的这个问题倒是提起了我的兴趣,话说这妙音仙子虽说是母亲最好的朋友,但是别说是我,就连她的女儿含烟也不曾看着过她的真正面容。

    妙音仙子吃吃说道:“姐姐的脸……哦……可是……啊……可是个秘密呢……啊啊……不能给人看到…………”

    “小弟也不行吗?妙音姐难道还不相信小弟吗?”云追月的俊脸故意的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好吧……好吧……姐姐……啊啊……就……哦……就给你看便是……啊……慢点……啊啊……”妙音仙子呻吟着,目含春情的对云追月说道。

    “太好了!”云追月兴奋的加快了耸动的速度:“那就让小弟给妙音姐摘取面具吧!”云追月说着,便将一只手缓缓的伸向了妙音仙子的俏脸。

    妙音仙子轻嗯了一声,便任由云追月缓缓的摘下了她的面具。

    这时候,不但我和含烟一脸的期待,就是娇妻雪琼也转过了练来,凝神注视着云追月的动作。

    随着云追月的动作,妙音仙子的面具缓缓的离开了她的俏脸,她真正的面容也终于呈现在了为我们的面前。

    妙音仙子除去面具的俏脸绝对是个第一流的绝世美女,美艳的不可方物,她的俏脸犹如鹅蛋,柳眉如黛,风目细长,虽然颧骨微高,但却别有一番动人的味道,尤其是她看起来虽然三十出头,但是却散发着无比成熟的妇人风韵,犹如熟透的蜜桃,充满着一股勾人魂魄的魅力。

    看到妙音仙子的容颜,不管是我还是雪琼含烟两女都惊得呆住了,但是旋即一股冲天的怒火涌上我的心头,我将所有的顾忌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因为这个妙音仙子竟然——

    竟然——

    竟然——

    竟然——

    竟然是我的母亲——柳音韵!

    “云追月你这混账东西!给小爷去死吧!”我愤怒的大吼一声,跳将了出去,胡乱的祭起了几件灵器就朝云追月狂砸了过去。

    但是我的攻击到了云追月的面前却不得不停了下来,正在欢爱中的两人被惊醒了之后,看起来已经被云追月弄得娇弱无力的母亲在发现是我之后,竟然迅速的跳了起来挡在了云追月的身前。

    “元儿!你怎么会在这里!”母亲一脸的震惊之色,连自己还是赤身裸体的站在我的面前都忘记了。

    “娘!你给我让开!”

    “元儿!你要做什么!”

    “你……你还问我做什么!我要杀了这个女的贼!”我此时怒火攻心,连母亲不断朝我后面打眼色都没注意。

    “不!元儿!你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哈!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我刚说道这里,就感到眼前一黑,旋即便失去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神智渐渐的恢复了清醒,隐隐的听到了说话的声音,但随着我意识的恢复,我才发觉自己的神识竟然被完全的禁锢在了体内,浑身的灵力亦被压制在了丹田之中,就连肉身都被施加了虚弱术法,从某些方面来说,我此时就和普通的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用想我也知道,把我弄昏过去的不是雪琼就是含烟,一股怒火涌上了我的心头,我本待马上起身,但是那说话的声音却让我心中一动,强自的压下了怒火,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原来如此!我说元儿怎么会对追月有这么大的恨意,原来琼儿你也曾被追月亵玩过!”这是母亲的声音。

    “没有啦!他只是占了儿媳的一点便宜而已!”雪琼娇羞的声音响起。

    “真的只有一点?”母亲的语气中带着捉弄。

    “当然只有一点,幸亏夫君出现的及时,只是没能杀了云追月,夫君的火气一直都没消呢!”

    “你也想杀追月!”

    “当然!我恨不得……”

    “不要敷衍我!我要听真话!”母亲打断了雪琼的话说道。

    “…………”

    我的心也不由的一紧,对雪琼的答案我也很是在意。

    一阵沉默之后,雪琼期期艾艾的说道:“我虽被他辱,但……但却也并不真的恨他,只是夫君若要杀他,我也不会阻止!”

    莫名的,雪琼的话让心中微酸的同时也我微微的松了口气。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追月不管是相貌气质都是人中龙凤,且拥有让人产生好感的天赋,再加上修炼了远古天香教的迷情巨阳香,我们女人即便真的失身于他也是无怨无悔!哎!幸亏他为人正派,若是他有心勾引,这天下间的女子又有几人能不心甘情愿的臣服在他!”

    母亲的话让我差点忍不住的跳将起来,你夸他也就罢了,但说他正派就太过分了!这小子那里正派了!

    “他那里正派了,娘你这点就说错了!他一见到儿媳就用尽了手段勾引,要不是夫君回来的及时,儿媳说不定就真的失身于他了。”

    雪琼说出了我心中所想,这小子和正派根被就不沾边。

    “好!好!是我错啦!不过这迷情巨阳香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不管是含在口中还是没入身体,那感觉都是销魂之极!除了元儿他爹,我也经历过几个男人,但是却没有一人都让我如此的!”母亲吃吃的笑道,竟然透露出了一个我所不知的秘密。

    “是啊!那味道真是让人迷醉,当时我含着云公子的泄的一塌糊涂,连夫君怎么击伤他的都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夫君已经在我身边……啊!娘你套我的话!”雪琼说着突然惊叫了一声,最后一句已有了嗔怪之意。

    “嘻嘻!谁叫你说的不尽不实、含含糊糊,我和追月欢爱的样子都被你们看到了,你竟然还隐瞒与我。”母亲调笑着。

    “那娘你是怎么失身与他的?”雪琼好奇的问道。

    “哎!这个待元儿醒来我一齐在与你们分说,总之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哦!对了!夫君得了云公子的储物袋,在里面发现了天香经残卷,并且破解了其中的秘密,获得了完整的天香经。”

    “哦!你拿来给我看看。”然后便是一阵翻动书页的声音。

    母亲惊讶的“咦”声不断的响起,片刻之后母亲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欲海情劫功倒是门奇功!只是可惜!可惜!”

    “怎么了?”雪琼疑惑的问道。

    “修炼这门功法需要一种奇异之物,这东西现在早已绝迹,而书中蕴含的奇异之物已被你和元儿无意间吸收,我方才试了,果然是无法修炼!哎!真是可惜!”

    母亲的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和遗憾。

    听到母亲说无法修炼,我的心中却是一喜,这缺德的功法自己身边的女人还是不练的好!

    “那儿媳和夫君练这功法没有问题吧!”雪琼小心的问道。

    “能有什么问题,我们修仙之人长生久视才是目标,你现在还小,见识不足,你要知道,我们修仙之人不同凡俗,男修三妻四妾的很多,我们女修三夫四宠也有不少,况且你不过是要失身给几个男人罢了!当然你要是抛弃我儿,为娘也是不答应的!”母亲的回答很是随意,很是不以为然,但却听得的我心中极不舒服。

    “琼儿是不会离开夫君的!”雪琼回答的斩钉截铁,这让我心里好受了不少。

    “好啦!好啦!你去外面把含烟唤来,这丫头还在闹别扭呢!”

    “嗯!”雪琼应了一声,便行了出去。

    “哎……”母亲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小情人啊小情人!你说我该如何是好?若是被我家老头子知道我背着他和别的男人欢好,定然会把我打得半死,琼儿和烟儿还好,但是要想让我那儿子保守秘密可不是容易的事啊!”

    我心中一惊,难道云追月那小子也在这里?

    我连忙的静心倾听,果然听到了身边另一个人的呼吸之声,而且此人离我极近,应该是和我躺在一张床上,只不过此人呼吸悠长均匀,若有若无,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似乎也处在昏迷之中。

    我的耳力经过刺甲龟胆液的强化,其实已变得极强,只不过先前我心境已乱,此时在我静心倾听之下,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历历在目。

    一阵掀起被褥的声音响起,接着便是母亲再次说话的声音。

    “算了!不管了!谁让你生的这般诱人!只是看着你的裸体就让人情难自禁,反正都已这样了,还不知能不能活着出去,我还不如多享受享受!”母亲说着,呼吸竟然也急促了起来,然后便是一阵抚摸亲吻的声响。

    我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能够想象的出母亲主动玩弄云追月的样子,实在是没有想到,一向端庄贤淑的母亲竟然会在自己的身边主动的去亲吻抚摸另一个男人,莫名的,我的心中竟不由的涌出了一股强烈的欲火,但是此刻的情况却让我不得不压下欲火,竭力的控制自己的不要抬头,其中的辛苦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啊……呜……呜……”母亲突然发出了一满足的呻吟:“还是这里最让人舒服……哦……好美味……这种感觉……啊……真是让人迷恋……呜……”

    我极力的压制着心中的,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不敢再听这发生在身边的声音,但是越是这样,母亲吸吮云追月的声音便在我的耳中显得愈发的清晰。

    就在我快要控制不住的时候,远处一阵女子特有的莲步轻移之声响起。

    母亲迅速的给云追月拉上了被褥,然后端坐在了我的身边。

    “娘!我们回来了!”

    “娘亲!”

    雪琼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的响起,于此同时,含烟低低的唤了一声娘亲,只是声音中却带着丝丝的迷惘。

    “好啦!你们都过来,琼儿你把元儿弄醒,我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与你们听。”

    霎时之间,母亲又恢复到了那个端庄雍容的姿态。

    伴随着灵力的波动,一道温暖的热流注入了我的体内,然后我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抬靠在了一个温香的怀中,一双柔软的小手搭上了我的脑袋开始轻轻的揉捏。

    那种熟悉的感觉,不用看我就知道,那是我的娇妻雪琼。

    我装作醒来的样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抬起了头来。

    这是一个给人非常温馨感觉的巨大房间,房间中的各自装饰无一不现实出房间主人女子的身份,我认得这里,这是母亲的玲珑屋。

    当我看到躺在大床另一边的云追月时,情绪方面根本就无需伪装,怒火恨意就控制不住的上涌,

    “啊!云追月!我要杀了你!”我半真半假的叫道,就要起身动手。

    我其实真的想就此干掉这个小子,但是我体内的禁制却是没有解除,浑身都虚弱无力,再加上雪琼有意的钳制,我根本就无法挣脱娇妻的怀抱。

    “我儿莫要激动,且听为娘道来缘由。”母亲急切的说道,连忙的扑到我的身边,用手轻轻的揉着我的胸膛。

    看着母亲担心和关怀的眼神,我的心里也不由的一软,绷紧的身体一松,软在雪琼的怀中,以仍然带着怒意的语气闷声说道:“好!好!我就听听娘亲你不让我杀他的理由!”

    听到我的话,母亲和雪琼都明显的松了口气,只有含烟仍旧魂不守舍的坐在我的身边。

    看到含烟,我不由的想起了一件事,心脏顿时一揪,思绪不由乱成了一团。

    “元儿!你且看为娘现在的状态。”母亲神色一肃,正色说道。

    我心中顿时有所预感,不由的开始细细的打量母亲。

    我虽受到禁制,但是眼里还在,这一细细观察,就马上发现了异常。

    “娘亲你受伤了!”我关切的问道。

    “是啊!为了这两极宫,我们轻舞阁几乎倾巢而出,开始倒也大有收获,不过后来却意外的遭到了几家势力的围攻,阁中之人死伤殆尽,为娘也是施展了你太祖传的秘法,强行的动用的金丹的一丝力量,方才逃出生天。”

    “哎……”母亲说着叹了口气又道:“这个小世界对境界的压制太厉害了,我只是动用了金丹的一丝威能,但是却受到了极大的反噬,连金丹也几乎破碎!”

    “哎呀!那娘你后来怎么样了!”我还未曾开口,雪琼就急忙的说道。

    看着我关切的眼神,母亲轻抚着我的脸颊,幽幽的说道:“我勉强的逃到了此处,便不支倒地,幸好遇到了云追月公子,他用破禁珠打开了这座庭院的禁制,将我带了进来。”

    “这小子没安好心!”我激动叫道。

    “我儿莫要动气。”母亲的手按在了我的胸膛上,不断上下按摩为我顺气。

    “夫君不要打岔,让娘说完。”雪琼轻声的说道。

    我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当时为娘已经处于死亡的边缘,云公子为了救我,就说出了他的一个大秘密,可以用了双修秘术为我疗伤。”

    “早有预谋!”我闷声闷气的哼哼道。

    母亲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我一眼,继续说道:“云公子修炼有远古天香教的迷情巨阳香,具有弥补金丹元婴损伤的奇效,为娘无奈之下,只好与云公子双修以疗金丹创伤。”

    听到母亲亦是无奈与云追月媾和,我的心情不由的好了很多,毕竟若不如此,我可能就再也看不到母亲了。

    我长出了一口闷气,关心的问道:“那娘亲的金丹现在恢复的如何?”

    “哎……金丹受损,要想恢复谈何容易!为娘是女人,要想真的恢复还需要女子的纯阴之气,再加上云公子亦非十分充足,我们双修了十余日,也不过勉强保持金丹不碎。”

    “啊!那该如何是好?!”雪琼惊叫了起来。

    “原本也没法子,但现在你们来了,办法倒有个,就怕你们不愿意!”母亲黯然的说道。

    一股不妙的预感涌上了我的心头,但为了母亲的性命,极其之下我也没想太多,连忙的问道:“什么办法?只有能救娘亲,做什么儿都愿意!”

    “儿媳也愿意!”雪琼也连忙说道。

    “哎……”母亲又是一声长叹,黯然的说道:“这让为娘怎么说得出口!”

    “哎呀!娘!你要急死我们啊!”雪琼焦急的说道。

    “娘亲!你就说吧!”我看着母亲,沉声说道。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让云公子与琼儿或烟儿其中一个……欢好……汲取纯阴之气,待这纯阴之气与云公子融合之后再……再灌入我的体内便可,若是你们有滋补的灵药……那……那是最好。”母亲断断续续的说着,表情也十分的扭捏。

    “啊!”

    “啊!”

    “啊!”

    房间中顿时响起了三声惊叫,就连心不在焉的含烟的惊叫出声。

    我抬眼看去,不管是雪琼还是含烟都是满面通红,一副娇羞万分的摸样。

    然后……然后便是一阵的沉默。

    果然啊!果然啊!自从遇到了这云追月,难道就注定了我绿妻的命运了吗?

    先是娇妻被她辱,虽然没有让他得逞,但他也占足了便宜,接着是欲海情劫功,现在更是要救母亲!

    苍天啊!大地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那是生我养我的母亲,我能忍心不救吗?

    久久之后,我看着沉默不语的婆媳三人,一咬牙,狠狠的说道:“我没意见!”

    “儿媳也愿意!”

    “烟儿愿救娘亲!”

    听到我发了话,雪琼和含烟也连忙娇羞中带着决然的表态。

    “谢谢我儿!”母亲眼角湿润,愧疚的看着我。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因为要决定让两位娇妻中的一位和云追月欢好。

    从感情上说,我和雪琼的感情更为深厚,但是从纯洁度上说,含烟又要胜上一筹,从心理上讲,我是一个娇妻也不想让云追月那小子玩弄。

    但是这却是个不得不做的选择。

    “我有个想法,也不知是恰不恰当。”母亲突然开口说道。

    我们都看向了母亲,只是却没人说话。

    母亲尴尬的笑了笑:“你看,我知道琼儿要修炼欲海情劫功,失身与男人是迟早的事情,不是我袒护含烟,只是为娘觉得,让琼儿来比较合适。”

    “琼儿还未到筑基后期,那需要现在就用那欲海情劫功!”我心中苦涩,虽是比较赞同母亲的意见,但是此时却不得不为雪琼说话:“烟儿我也舍不得!这事还是让她们商量吧!娘亲你就不要搀和了!”

    “还是让妾身来吧!”雪琼苦涩的说道:“娘说的很对,此事只有我才最为合适。”

    我连忙握住了雪琼的小手,但却无言以对。

    “这事怎可让姐姐牺牲,还是让烟儿来吧!”含烟也连忙的说道。

    “姐姐决心已定!妹妹莫争!”

    “哎……此事只有如此了,不过我也不会亏待琼儿。”母亲说着取出了一个玉盒,里面是一枚蓝光闪闪的果实。

    “这是我在这两极宫中得到的蓝心果,是炼制凝婴丹的主药之一,不过若是筑基的修士服下却可直达筑基巅峰,琼儿你拿去炼化了吧!若我们能够离开这个小世界,你们夫妻说不定可以借助欲海情劫功凝成金丹。”

    雪琼默默的接过了蓝心果,一时之间,房间内有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在这时,我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事,颤声问道:“娘亲你怎么会是妙音仙子?

    我难道和烟儿是兄妹?”

    母亲爱怜的拦过了含烟,幽幽的说道:“你和含烟不是亲生的兄妹,但是含烟也算是我的女儿。”

    “娘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含烟怯怯的问道,一点也没有以往活泼开朗的感觉。

    “是啊!我怎么听着迷糊?”我不解的看着母亲,情绪有点低落的雪琼也面露疑惑之色。

    “我叫柳音韵,妙音真名叫柳妙韵,你们还不能想到什么吗?”

    “啊!你们难道是姐妹?”我恍然大悟,该死的,谁知道妙音仙子叫柳妙韵啊!

    “嗯!你是知道我出身轻舞阁的,我和妙韵不但是双胞姐妹,而且还同时被当年还身为阁主的师尊收为门下。轻舞阁乃师尊所创,一直以来也都有师尊亲自执掌,其原因就在于阁中一直都没有金丹修士,在当年,我们姐妹是最有希望突破金丹弟子,而我也一直都是被师尊作为下代阁主培养。”

    母亲说道这里又叹了口气:“后来我们姐妹也不负师尊所望,都顺利的成就了金丹,只是我却辜负的师尊的看重,意外的和你父亲相恋,当时师尊气的亲上灵珠门,却被灵珠门的一名金丹后期的长老击败,当时灵珠门以势压人,师尊不得不屈服,不过当时已是灵珠门掌门的你爹态度恭敬,软硬兼施之下,又送了许多好处,方才使双方达成共识。灵珠门不得透露我的事情,而轻舞阁则让妙韵妹妹带上面具假扮我继任阁主,毕竟阁主继承人嫁入外门是很丢人的事情。”

    母亲面露愧疚之色继续说道:“不久之后,师尊就宣布了妙韵的死讯,两百多年来妙韵也就慢慢的被人淡忘了,大家知道的只是轻舞阁阁主妙音仙子。”

    “那含烟就是妙韵姨娘的女儿?”我闻言不由松了口气,然后疑惑的问道:“不过娘亲怎么会变成妙音仙子,难道……”我说道这里突然想到含烟,马上就顿住了。

    母亲看着含烟微红的眼眶,连忙说道:“不……不是!含烟是妙韵的女儿没错,不过妙韵仍然活着!”

    “娘亲!那我娘亲呢?”含烟美目含泪的看着母亲,话说的很是别扭。

    “妙韵七年前就失踪了,不过她的魂灯一直明亮,这说明她还活着,当时师尊心中焦急,又心疼烟儿,就扮作妙韵的样子来的灵珠门,其一便是让我扮作妙音仙子暂时执掌轻舞阁,因为轻舞阁中,金丹后期的修士就只有我和妙韵,总不能让师尊在亲自执掌吧!这其二嘛!就是让烟儿在灵珠门呆上几年,以免被她发现端倪。”

    “娘亲!我娘在那里?师祖在那里?”含烟呜咽着埋首在了母亲的怀中。

    我和雪琼相视了一眼,都是无声一叹。

    真是可怜的丫头啊!

    “乖乖不哭!你娘还未寻到,不过你师祖肉身虽然被毁,但也只是元婴没有了庇护,被这个小世界中的法则压制的昏迷了过去,现在正在我储物袋中。”

    真是一波三折的故事啊!所幸事情都未曾到了最坏的地步。

    听了母亲的诉说,倒是解开了我的疑惑,不过我的心情很快就又变得糟糕了起来,因为我想到了母亲的伤,想到了云追月,想到了雪琼即将和云追月发生的事情。

    此时我们四人都想着自己的事情,房间中只有含烟不时低泣的哭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哭累的含烟在心神遭受这般冲击之下,昏睡了过去,雪琼在母亲的催促下,开始炼化蓝心果,云追月也在昏迷之中,此时,房间中清醒的便只剩下了母亲和我。

    “元儿!你可怪为娘?”母亲放到我的身边躺下,看着我幽幽的说道。

    “……”我沉默了,实在也是没法回答。

    “我知道你心里在怪为娘。”母亲声音低沉的说道:“但是这也是无奈之举,我们修士与天争命,只有命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为娘也不能免俗!”

    “我知道!”我艰涩的说道。

    母亲双手按着我的大腿,突然嫣然一笑道:“不过为娘也会补偿你的!”

    我正疑惑之际,只见母亲竟然开始快速的褪下了我的衣衫。

    “娘亲!你要干什么?”我又羞又急的叫道。

    “当然是给我儿补偿!”母亲说着,便吻上了我的嘴唇,与此同时,一只柔软的小手握住了我的,我控制不住的惊叫了一声,心中顿时的乱成了一团。

    一条香滑的小舌顺势探入了我的口中,熟练的席卷翻腾,我就像个雕像一样,呆呆的感受着母亲的纤手香舌的挑逗。

    母亲纤手在我上熟练的让我的快速的硬了起来,我不自觉的的腰身去迎合那种快感,我怎么也不曾想到母亲竟然会如此对我,但是这种禁忌的感觉确实给我带来非常强烈的刺激。

    我下意识的回应着母亲的香舌,一双手也不自觉的在母亲弹性十足的美腿上来回的抚摸,但是就在我的手攀上母亲浑圆丰满的美臀,贪婪吸吮母亲香舌之时,一个念头却让我骤然的清醒了过来。

    在我装昏的时候,母亲的小嘴似乎吸吮过云追月那厮的啊!

    虽然我品尝到的是母亲甘甜的香津,但是心中却不由的生出反感之意,我用尽了全部的毅力,连忙将母亲推开,又惊有恼的道:“娘亲!你这是做什么?!

    我们是母子啊!”

    “哟哟!你还教训起为娘来啦!你的身体,为娘那里不曾亲过摸过?”母亲咯咯笑道,握着我的那只纤手重重的捏了一下,痛得我嗷了一声方才妩媚的笑道:“再说了,为娘要给你的补偿也只是用手而已,小宝贝,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但是我现在已经长大了!”我愤愤的道,我毕竟是个穿越客,自小就有记忆,在小时候,母亲确实对我做过不少让我面红心跳的事情,而且我也没少占母亲的便宜。

    “长大就不是我儿子了?”

    我心中羞恼,但是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作为一出生就有前世记忆的穿越客,要说我对母亲这个三十如许的绝色花信少妇没有任何非分之想,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她是我此世的生身之母,我才加以克制。

    我心中乱想了一通,便把心一横,双手粗暴的扯下了母亲的上衣,一只手探入了母亲的裙中,用力的抓住了母亲肥美的圆臀,一只手握住了母亲裸露出来的高耸,张开了嘴巴,一口咬在了母亲的樱桃之上。

    “啊……哦……元儿你轻点……痛……啊……”

    在母亲痛并快乐的呻吟声中,我狠狠的过了一把手口之欲,我抬起了头,看着母亲潮红的俏脸,理智全无的吼道:“我不要你用手,我要用娘亲你的小嘴!”

    母亲双手捧着我的脸颊,再次的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吃吃笑道:“好!

    娘亲弄嘴来补偿你!”母亲说着便跪在了我双腿之间,然后俯下头去,张开小嘴含住了我硬挺的用力的吸吮了起来。

    “哦!好舒服,娘亲你的嘴里好舒服……”我禁不住的叫出了声来。

    “我儿舒服就好……唔……好热……呜呜……娘也好舒服……”

    我看着埋首在我卖力吞吐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在母亲的口中不断的进进出出,心中的欲火更加的旺盛了起来,禁忌的快感果然不同一般啊!

    我一手按在母亲的头上,一只手抓住母亲一只高耸的,腰身不断的着,竭力的攫取着那美妙的快感。

    “娘亲!我要!”没过多久,我就再也忍受不住喷射的,声音低沉的吼道。

    “唔……射吧!射吧!呜呜……都为娘的嘴里吧……”母亲呜咽着叫道。

    母亲的话莫名的给了我极大的刺激,我闷哼一声,将母亲的脑袋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腰身用力的上挺,在抽搐中,把一股股的射入了母亲的喉咙之中——

    三天之后,雪琼终于炼化完了蓝心果,她的修为也顺利的到达了筑基期的巅峰,比之我来还要强上一线,含烟的心情也稳定了下来,算是接受自己现在的身份,只是我的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

    此时我正坐在庭院中的小池边,看着兴致勃勃的含烟在追逐着池中的游鱼,这场景让人忍俊不已,但是我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

    为了防止我控制不住情绪杀了云追月那小子,母亲并未解开我身上的禁制,这点连我自己也是同意的,虽然我的神识灵力被禁,但是我的听力却丝毫无损,反而因为神识的无法使用,变得更加的灵敏了起来。

    可惜的是,不管再怎么强大的耳力也对隔音阵法无可奈何,虽然我尽力倾听,但是数丈之外的那座美丽蘑菇状玲珑屋中的声音却依然听不到丝毫。

    此时在那玲珑屋中,母亲和雪琼正和刚刚被弄醒的云追月解释所有的一切。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玲珑屋的大门才被打开,只见娇躯半裸的母亲,夸张的扭动着浑圆挺翘的美臀莲步轻移的走了出来,看她俏脸上的满足神色,就是傻子也能猜到发生过什么事情,而她那夸张且不自然的扭臀动作更是让我联想到云追月冲击她时的场景。

    “元儿!为娘要赶紧去炼化云公子的,你快把你的玲珑屋放出来!”母亲妖媚的说道,显得很是无力。

    我闷闷的应了一声,将我的玲珑屋放出,看着母亲踩着动人心魄的步子走进屋去,不过我的注意力却一直都不在母亲的身上。

    在母亲走出她那个巨大蘑菇状的玲珑屋之时,屋中的阵法也自然的关闭了起来,虽然门已被关上,但是阵法却未被再次开启,屋中的声音也顿时被我听了个真切。

    此时屋中只有两个人呼吸的声音,其中一个呼吸柔细,但却微带急促,像是在竭力的压抑着情绪,显示出很不平静的心理,应该便是雪琼,而那云追月则是在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经过了剧烈运动后的样子。

    不过让我既欣慰又好奇的是,两人的呼吸相距不近,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腻在一起。

    “琼儿宝贝儿!来,过来一些,这些日子没见,真是想死我了!”云追月喘着大气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的真诚

    “妾身看你和妙音姨玩的很开心啊!那里还能记得妾身!”让我心中一沉的是,雪琼的语气冷冰冰的,但是我却从中听出中几分的幽怨。

    紧接着雪琼莲步轻移的声音响起,显然是雪琼听话的走到云追月的身边。

    “嘿嘿!我承认我贪恋美色,但是我这不是为了救她吗?我虽然也喜欢妙音姐姐,但是在我心中最爱的还是琼儿你啊!”云追月恬不知耻的说着。

    “啊!你要干嘛……唔……别这样……唔唔……”雪琼倒在云追月怀中的声音响起,很显然那小子把娇妻拉入了他的怀中,房间中顿时响起了摩擦的声音和男女热吻时的兹兹声。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我心中暗叹,酸意顿时弥漫整个心田。

    “你别乱来,要汲取纯阴之气就快点,妾身不想和你纠缠不休!”雪琼起身的声音响起,娇喘嘘嘘着说道。

    “哈哈!谁让琼儿你这般的迷人,为了救妙音姐姐,反正我们也要合体交欢,先让我亲亲摸摸也不打紧。”

    “你莫要多事,若非无可奈何,妾身也不会委身于你!”雪琼羞恼的声音又娇又媚,但我却是听得心中大是欣慰,看来雪琼也非是我想象的那样心甘情愿。

    “好吧!好吧!我听琼儿的!不过我倒真是没有想到,我不但无意中和你夫君的岳母欢爱,而且马上还要和他的娇妻缠绵,看来我和你的夫君真是有缘啊!”

    静气!静气!我竭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怒火,这小子说话也忒不地道,占了便宜还要卖乖!

    待得事情结束,本少爷一定要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我恨恨的想着。

    “看来我夫君说的没错,你这人真是坏透了!你若再侮辱妾身的夫君,我就马上离开!”雪琼的话虽是带着怒意的斥责,但是听起来却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别嘛!我不说了就是。”

    “哼!你别以为妾身即将和你欢好就可以肆无忌惮,虽然妾身和你有过暧昧,但是那是被你迷惑,若非此时为救妙音姨,妾身怕是第一个就要杀你!”

    “琼儿别这么无情嘛!在下可是真的爱上了你啊!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虽未真的欢好过,但在下的琼儿你可是吸吮过的,起码我们也算的是半个露水夫妻吧!”

    接着一连串的声音响起,我虽然看不到,但却听得出,那是云追月将娇妻扑倒在床上的声音。

    “你无耻!”

    只听“砰”“哎呦”两声响动,云追月似乎是被娇妻推到在了地上。

    “你最好不要乱来,要不然妾身不介意给你些苦头尝尝。”雪琼羞恼的说道。

    “好!好!我听你的!琼儿你轻点踩,我的心口都被你踩痛了。”

    “哼!你这是活该!我踩死你这混蛋!”娇妻恨恨的说道,似乎加大了力气,让云追月痛得叫声连连。

    “啊!好疼啊!不过被琼儿的玉足踩着,疼得好舒服!”云追月声音中带着犯贱的味道。

    原本我对娇妻的动作还感到十分的解气,但是云追月这话却让我不由的想到了女王和男奴间的游戏,胸口一滞,一股闷气顿时从心中升了起来。

    (全文完)

    PS:这该死的代入感,没想到把自己带了进去,下面写不下去了

    看了大家的回复,也和公子绿的作者林兄聊了一下,我决定把全文完三个字擦去,等我调整好心情,可以下笔的时候再更新吧!

    下面是我对林兄的回复,也算是对支持我的朋友做个解释。

    不过下次的更新是什么时候就不太好说了,大家见谅。

    既然有想法,不写下去就太可惜了,我更新公子绿有时候也真的抽不出空,可就是不愿意自己的构想白白浪费了。

    所以我宁愿慢慢更我也不会停更。我当然也希望醉兄能继续更新下去,即便是慢慢更也没关系。

    谢谢林兄的劝慰了,那我就慢慢的更吧!

    以后看心情再写。

    这都怪我设计的剧情有问题,虐心的地方太多。

    其实林兄若写过网络小说的话,就知道作者虐主角是会上瘾的,真是越虐越爽,只是慢慢就没人看了。

    我是第一次写色文,但却不是第一次小说,原本我是想写个狠狠虐主角的色文,好狠狠的爽一把的,只是这色文虐主角,绿妻虽然最有效果,但却也让人闹心。

    我原先最喜欢看的就是同人改编的色文,绿主角的妻子看的我很有激情,但是没想到那些和我写的这个不一样。

    我还是第一次写绿妻的虐文,这第一人称的绿妻文真是太蛋了,开始我还很有激情,但是为了比较合理,只好习惯的带入场景去思去想,所以这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

    好吧!我承认是我矫情了。

    那就暂时先不TJ,以后看情况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