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十三章妻骑我身心在云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和娇妻不断的玩着这个激情的游戏,雪琼变着法子、换着言语给我不断的刺激,让我们双修速度的加成不但一直保持在两成这个极限,而且我的神识和修为也在快速的增长着,一个月的效果几乎和一年相若,由此也可见这一个月我们玩的是多么的疯狂。ωωω.Ъàиzんù11.cōм

    由于云追月那小子被不断的提及,现在的我对那小子完全是恨之入骨,虽然他的名字给带来了很多的激情刺激,让我修为增加了不少,但同时,我对他也是恨入骨髓。

    今晚是我们呆在这个地方的最后一晚,欲海情劫功已经修炼完成,再加上我们出来为的是增加阅历而不是在外苦修,所以明天我和雪琼便打算离开这里,去附近的坊市转转,也去见识一下宗门外的坊市境况。

    玲珑屋中的大床上,娇妻正骑跨在我的身上奋力的上下起伏,犹如一个强大的女骑士在驯服着强壮的坐骑,泛着娇艳红色的肌肤上香汗淋漓,娇喘呻吟之间连连,但是叫的却不是我而是云郎。

    我也正兴奋的的腰身,带着无尽的愤怒和妒忌狠狠的攻击着娇妻,誓要征服这个女。

    我们正在兴头的时候,一声闷响从上方传来,似乎是什么重物落在了玲珑屋上,我立刻惊醒了过来,但是娇妻依旧是美目紧闭,一边唤着云郎,一边在疯狂的起伏,香处春潮泛滥,不断从我们处流出的花蜜更是早已的染湿了我的。

    娇妻的这番浪态我自是熟悉无比,我知道她此刻正沉溺在骑乘她那个云郎的激情臆想之中,根本就不为外物所动。看着娇妻痴迷兴奋的神情,我心中大恨,娇妻开始几天这般和我调情的时候,确实是单纯的为了刺激我的情绪,但是到了后来,自己却完全沉溺在了其中,刺激我的同时也在用幻想来满足她自己,完全把我当做了她那个云郎的替代品。

    要不是欢爱以外的时候娇妻一切正常,我都怀疑,雪琼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云追月那小子!

    我怒火冲天,心下一横,也不管外面是怎么回事,连神识都懒得去探查,耸动着腰身,恨恨的在娇妻的花径中猛烈冲杀。

    “啊……云郎……你好棒…………妾身下面……好烫……啊……云郎……啊……哈……你好厉害……妾身…………妾身要死了…………啊……妾身里面好麻……好麻……哦…………妾身……哦……哦……啊……云郎……我爱你……啊……哈……啊……”

    久久之后,娇妻在竭斯底里带着哭腔的激动声中娇躯开始有节奏的抽搐了起来,香处的花径一阵剧烈的收缩,然后猛的一松将一大股暖暖的花蜜打在了我的冠顶之上。

    我也无法控制娇妻香处收缩带来的快感,但是又不愿如此的投降,所幸最近一段时间疯狂欢爱,让我的自制力大增,我的双手扣着娇妻的纤细柔腰微一用力,将雪琼的娇躯从我的身上抬起,使得我们结合的部位分离,然后一手扣着娇妻的纤腰一手托着娇妻浑圆光滑的翘臀,把雪琼的娇躯向面前转移,让娇妻仍在喷薄蜜汁的贴在了我的嘴上。

    娇妻勉力的强撑着娇躯,双手我的发中,丰满挺翘的香臀微微的耸动着,将一股股的蜜液送入我的口中。

    真是美妙的味道啊!

    我不由的心中暗赞,虽然已是无数次的尝到娇妻的蜜汁,但这酸甜可口的滋味仍旧让我迷恋无比,即便是我品尝过的哪些最美味甜食和甜汤,味道也无法和娇妻的蜜汁相比。

    就这样,我一边品尝着娇妻美味的蜜汁,一边让稍稍的冷却一会,待得喷发的消退,我猛的把娇妻掀倒在床上,将雪琼那双白皙如玉的美腿大大的分开,然后双手按在她光滑若丝的大腿上,跪在雪琼的双腿之间,瞄准娇妻的粉嫩妙处,再次的一冲而进。

    雪琼那又长又窄的花径再次紧紧的裹住了我的,那种又湿又热的妙感让我甚是舒畅,腰身不由自主的开始快速的耸动了起来。

    娇妻仍沉侵在余韵中,俏脸上满是娇艳的红晕,小嘴微张,一边急促娇喘,一边喃喃的叫着云郎,这听的我是心中又妒又恨,但是娇妻俏脸上带着满足微笑的迷人仙姿却是让的我是兴奋难耐,冲刺的力度也不由的加大了几分。

    没过一会,娇妻的兴致就被我再次的提了起来,小蛮腰开始随着我的冲刺有节奏的蠕动,荡的呻吟声也开始缓缓的由低变高。

    “啊嗯……云郎……你真……真厉害……哦……啊啊……云郎……我的爱…………再用力些……哈……好舒服……”

    娇妻目光迷离的看着我,小嘴中不断发出欢愉的呻吟,但是我却能看出在她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很明显仍处在她自己编织的幻想之中。

    虽然不愿承认,但是愤怒妒忌和恨意确实能很好的刺激到我的,我的欲火狂涨,都感到了隐隐的发痛,双手从雪琼浑圆雪白的大腿上移开,用力的抓住了娇妻胸前的高耸,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腰身更是用尽全力的,猛烈的进攻着娇妻窄紧嫩滑的,一时之间,相撞的闷响和在娇妻湿滑花径进出带起的水声顿时响彻在了整个房间。

    “哦……哦……啊啊……云郎……啊……好……好……好美啊……美死妾身了…………再快点……啊啊……云郎…………好热……哦……啊……”

    雪琼似乎是嫌我不够用力似的一双纤手紧紧的按在了我的手上,一双纤美的玉足蹬在床上,娇躯不断前后蠕动,迎合着我的进攻,小嘴中更是发出忘情的娇呼,连口水都不自觉的顺着嘴角流出。

    “贱人!”

    我低骂了一句,但是却被娇妻的浪语刺激的更是妒恨兴奋,喘着粗气的同时,火硬的毫不留情的在雪琼的体内征战挞伐,每次的进攻都恨不得能贯穿她的娇躯。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我感觉到娇妻的妙处再次猛烈的抽搐了起来,知道这是雪琼的前奏,但见娇妻的黛眉微皱,贝齿紧咬,俏脸上露出的似是痛苦的神情,大声的娇呼道:“云郎……我要到了……啊哈……妾身又要到了……嗯……啊啊……云郎……快……快含着妾身的足趾…………云郎……我……我爱你……哈……”

    娇妻兴奋的大叫着,一支香滑柔软的纤足踩在了我的脸上,尖尖的足尖熟练的凑到了我的唇上,五根细嫩纤长的玉趾灵活的撬开了我的嘴巴,急切的将香甜玉趾探进了我的口中,然后用力的深入,几乎把那玲珑娇小的美足整个的都塞进了我的口中。

    我大力的吸吮着雪琼细腻香滑的美足,腰身的愈加狂猛,在感受到一股暖流喷涌在顶冠下一刻,我再也没能控制住,随着猛烈的冲刺,将一股股的狠狠的射入了娇妻的花径深处。

    我软倒在了雪琼雪白的娇躯上,搂着同样软绵绵的娇妻,疯狂的吻上了她的香唇,娇妻也热烈的回应着,吐出香舌任我品尝,唇舌交缠之间,说不出的动人滋味。

    久久之后,我突然想起了那声闷响,连忙道:“琼儿!刚才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房顶。”

    “哦!我怎么不知道?”

    娇妻娇慵无力的说道。

    我酸酸的道:“你刚才一心一意在和你幻想中云郎欢爱,那里还有精神感知别的东西!”

    娇妻闻言嫣然一笑,真的是风情万种妩媚动人,吃吃说道:“夫君你生气了?妾身这可都是为了夫君你啊!”

    我气闷的道:“你不会是真爱上那小子了吧!”

    “哪能呢!”

    娇妻气中带笑地说:“妾身不沉溺其中怎能给夫君带来足够刺激啊!至于那个贼,妾身恨不得吃了它呢!”

    “是恨不得去吃他的吧!”

    我语气中带着妒意的说完,自己却是不由一愣,也不知道怎么说出了这种话来。

    “夫君坏死了!”

    雪琼娇媚的白了我一眼:“妾身现在可是只爱吃夫君的!况且夫君修为的提升可是比什么都紧要呢。”

    我哼了一声,知道娇妻现在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再说也是徒劳,神识一动,打开了阻挡神识的阵法,然后神识外放,顺着门口冲了出去。

    神识这玩意是非常的方便,但是却也不是万能的,它并不具备透视的功能,能够看到房屋的里面,除了房屋没有阻挡神识的阵法外,还得要有缝隙让它进入,毕竟神识看似无形,实际上还是一种物质,只不过犹如空气颗粒般细小罢了。

    再比如说人的皮肤,筑基以下的人还好,筑基期以上的修士身体无瑕无漏,毛孔极细,就算是不穿阻隔神识的法衣,神识也是穿不透的,当然你要是神识够强,确实可以强行进入,但这就犹如用神识攻击对方的身体,这其实就是被传的神神秘秘的神识攻击。

    神识一探到外面,我马上就发现了那个仰躺在玲珑屋屋顶的“东西”,准确来说是一个人,一个昏迷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