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十一章夫妻欢爱荡意生
    虽然娇妻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我却听的明白,心下不禁的一喜,云追月那小子的虽然比我的更大、更漂亮,但在娇妻的心里,我的终究是最好的。ゞωωω.Ъàиzんù11.cōм

    雪琼的娇躯僵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缓缓地吐出我的,仰起的俏脸已是香泪滑落,一脸哀怨神伤的表情,虽然这欲海情劫功是雪琼决定修炼的,娇妻自然是清楚修炼这个的功法的后果,但是雪琼却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性格,我这话显然让她很是不安。

    娇妻美目带着紧张惶恐的看着我,惴惴不安地说道:“妾身知道对不住夫君,但过了这么久,夫君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我闻言连忙解释:“我真的没有怪你,真的!”

    最后两个字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只不过嘛,嘿嘿!”

    我有点尴尬地说:“男人嘛!对这个问题都有点……”

    听到了我的话,娇妻俏脸上的哀怨渐渐消失,露出了羞怯感激的笑容,喜极而泣地说:“当然是夫君的好吃!妾身最爱夫君的味道了!”

    雪琼这娇羞欣喜的一笑,夹带着俏脸上的泪光楚楚,神情娇美中带着些妩媚,真的是楚楚动人、风情万种,看的我是心头火起,忍不住的一按娇妻的脑袋,腰身一挺,将猛的撞入了雪琼的口中,然后快速的耸动了起来。

    “呜……呜……好美味……呜呜……好热……好舒服……夫君……你弄的妾身呜……呜呜……好痒……呜……顶到妾身的喉咙了……呜……呜呜……好满足……在深些……呜呜……呜……呜……”

    雪琼很是配合的随着我腰身的耸动不断的将臻首上下起伏,速度和我保持着一致,果然是夫妻呢,真是配合默契。

    娇妻的浪语声让我不由的想到了她在云追月那小子吞吐时的情境,心中妒恨之意顿生,但是要不是云追月那小子,我也难以听到娇妻如此销魂的呻吟。

    云追月!为了感谢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心头涌上的恨意更是激发了我的,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带着报复心理的狠劲的攻击着娇妻的小嘴,要说我一点也不怪雪琼,那是不可能的!

    “琼儿!舒服吗?我知道你喜欢这样!”

    看着娇妻的小嘴被我冲击得不断外溢、顺着我流淌的香津,我充满了报复的快感,冲刺的速度愈来愈快。

    “呜呜……夫君……太猛了……呜……呜呜……好舒服……在快些……呜呜……妾身要到了……呜……呜呜……妾身好热……好热……呜呜……要到了……到了……呜……”

    娇妻发出一连串呜咽的声荡语,赤裸的娇躯如同着了火似的泛起了娇艳的红色,娇躯微微的绷紧,开始震颤了起来。

    真是敏感而又贪婪的小嘴啊!现在的娇妻恐怕是已经染上口瘾了吧!

    我能看得出来,娇妻确实是被我弄的很快乐,并不是单纯的取悦讨好,这让我更加的无所顾忌,立刻的把速度提到最高,把力量提到最大,把插到最深,一时间竟然把雪琼的俏脸都撞的作响。

    我知道自己对雪琼的感情,若是这样激烈的冲刺让雪琼难受的话,我是不会如此的,毕竟我还是爱极了雪琼的。

    “泄了……泄了……妾身泄了……夫君……呜……呜呜……”

    雪琼的娇妻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小嘴用力的顶在我的,整根的含着我的,让我激烈的动作都无奈的停了下来。

    处在状态的娇妻,喉咙紧紧的裹着我的冠顶不断的蠕动着,这种带着强大吸力的美妙蠕动,一点也不输于娇妻妙处的“春水玉壶”带给我蚀骨销魂的的极致快感,我娇妻尚未泄完身的时候,一股股动力十足的猛地灌入了娇妻的喉咙深处。

    受到了灼热的刺激,雪琼原本有瘫软迹象的娇躯竟然发出了更为剧烈的抖颤,显然是又迎来了下一波的。

    可能是提及到云追月那小子而受到刺激的原因,这次我和娇妻都达到了我们以前从未达到的极乐巅峰,两人都是泄得一塌糊涂、畅快淋漓,获得了以前从未得到过的极致满足。

    久久久久之后,娇妻吐出了我半硬的,抬起仍旧满是潮红的俏脸,娇媚的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开始用香舌清理我满是水痕的。

    我看着娇妻的媚态,不由的调笑着说:“琼儿!你刚才可是连着泄了两次身呐!”

    娇妻一边舔舐着我的,一边美目深情的看着我说道:“这都怪夫君!刚才弄的那么狠,完全不像以前那样怜惜妾身。”

    “那你喜不喜欢这样?”

    “当然喜欢!夫君刚才好厉害!只要夫君欢喜,以后都不用怜惜妾身。”

    娇妻略激动的说,显然又想起了方才的极乐。

    “只要我喜欢你都愿意吗?”

    我带着引诱的着继续问道。

    雪琼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了雪白浑圆的翘臀上,委屈哀怨的说:“夫君,那里不行,真的不行,那里……不洁……”

    我知道娇妻说的是她那娇艳粉嫩的菊蕾,我对娇妻的那个妙处已经是垂涎已久,趁着这段时间,我倒是是提过几次的要求,只可惜,娇妻每次都是坚定的拒绝,因为她觉的那里不洁。

    实际上,修士一旦筑基,就会失去它原先的功用,变成一条纯粹的窄长软道,并带着身体上的异香,绝对是爱好者的无上福音,娇妻的不但洁净粉嫩,而且稍一刺激就会流出香甜的汁液,味道比之她妙处的花蜜也毫不逊色。

    “那里不洁了,明明是又洁又净,香甜可口,每次我舔琼儿蕾的时候,你可都是很享受的啊!只让我舔吸却不让我进入,这可是琼儿你的不对了。”

    我不满的说道。

    “不行!真的不行!那里的话妾身心里别扭!”

    雪琼还是坚决拒绝着。

    我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行啊!

    从第二天开始我和娇妻就开始修那欲海情劫功,这门双修之法确实玄妙,虽然双修之时需要保持男欲女情的心态,但相比于我们以前只能增加半成的修炼速度的双修之术,这门功法却让我们夫妻的修炼速度增加了一成还要多点。

    如此在男欢女爱中修炼了月余,我们的修为虽未增加多少,但是欲海情劫功竟然是修炼的十分顺利,轻易的修炼到了第二层,至于第三层,那是金丹期才能修炼的功法。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欲海情劫功竟然能够激发修炼者的,特别是对女修,自从修炼了这欲海情劫功之后,雪琼的春火就变得十分的旺盛,对男欢女爱的渴求也变得极其的强烈,修炼这欲海情劫功之前我和娇妻也并非是日日欢爱,初修此功之时我们也仅是保持男欲女情的心境双修,但是到了后来我们每天的双修都变成了一场场激烈的欢爱,现在娇妻每天不个几次那是就绝然不会罢休,让我是又喜又怕,真是痛并快乐着。

    这一日,我和娇妻在床上疯狂的欢爱着,我坐在床上,双手捧着娇妻弹性十足的俏臀用力的向上抬着,雪琼则面对着我坐在我的,一双纤手搂着我的脖子,娇躯正快速的上下。

    “琼儿,我和那云追月谁弄的你更舒服?”

    看着娇妻满脸欢愉的神情,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竟然莫名其妙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娇妻小嘴中依旧娇吟连连,但是却偏过了头去,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我却明显的感到娇妻猛的一阵收缩,甚至连呻吟声都不由自主的大了几分。

    我被娇妻的收缩弄的更是快意,喘着粗气紧追不舍的接着问道:“告诉我!谁让你更快乐!”

    娇妻依旧不答,但是却收的更紧了,上下的速度和力道也又不自主的快重了一些。

    “说!我想知道!”

    我几乎是用吼的声音叫道,实在是我着实离喷射不远。

    “……不……知道……啊……夫君别问了……我……我不知道……噢……噢……啊……”

    娇妻猛的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大叫,娇躯骤然僵在了那里,然后开始微微的抖颤,也剧烈的涨缩了起来。

    随着娇妻的涨缩,一股股的花蜜不断的喷洒在了我的顶冠,让我舒服的哆哆嗦嗦,看着娇妻的绯红俏脸,神色迷离的水亮美目,感受着上的舒爽,我也没能忍得住,狠狠的顶着娇妻的,猛烈的将巨量的灌注到了娇妻的体内。

    过了久久久久之后,雪琼方才娇躯一软,终止了花蜜的泉涌,香汗淋漓瘫在了我的怀中,小嘴大张急促的娇喘着。

    又过了好一会,娇妻从我的怀中起身,然后埋首在我,用唇舌为我清理。

    看着吮吸舔舐着我的娇妻,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忍不住对埋首在我娇妻说道:“琼儿,你说那云追月是不是练成了十香卷中的迷情巨阳香,当时我见你舔了一下之后,就被迷的神魂颠倒,跟疯了似的。”

    说一说完我就后悔了,面带着歉意的看着娇妻。

    雪琼依然舔舐着我的,低着头没有做声,当我以为娇妻生气的时候,雪琼却仰起了头,俏脸上满是复杂难明的神情,美目若有所思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