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六章深情爱浓香舌醉
    看着雪琼眼神中的浓情蜜意,云追月也不由的激动了起来。1秒記鉒:ωωω.ъǎǹzんù11.cΘм

    “我爱你!姐姐!”

    云追月深情的看着雪琼,激动的说。

    “公子,我也爱你!”

    娇妻亦是深情的望着云追月:“妾身原本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是在见到公子的时候妾身就相信了。妾身本是个正经矜持女人,平日亦是心高气傲,对其他男人从不放在心上,更是觉得自己绝不会对别的男人动心,只想一心一意的和夫君长相厮守,但是……”

    说道这里娇妻顿了顿,表情复杂的说:“但是妾身在看到公子的时候,却禁不住的心如鹿撞,不但犹如怀春少女般的心生爱慕,更是觉得公子的身影就是妾身幻梦中那个最完美形象。之后闲聊,公子言谈举止间温柔体贴、优雅风趣更是让妾身情不自禁,不由的想和公子亲近,公子你说妾身是否骨子里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姐姐说的那里话!”

    云追月连忙说道“你我情投意合,相爱互恋,乃是有情之人,怎能用水性杨花来形容姐姐,况且你我一见钟情,定是前世的情侣,今生相遇乃是宿命的呼唤,更是上天给予我们的补偿,岂是那些只为就搅在一起的男荡女能比?”

    “公子说的有理,你我心心相印,两情相悦,定是前世的夙缘,之可恨你我未曾相识云英未嫁之时,妾身如今已是有夫之妇!”

    两人齐齐的叹息了一声,四目相对,一时间浓情蜜意弥漫,绵绵情意在两人的目光中深深纠缠,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却给人以缠绵悱恻的感觉。

    两人卿卿我我、郎情妾意的真情对白看得我是妒意狂涌,酸涩悲苦,特别是最后的眉目传情,更是让我心痛若死,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再也控制不住了喷了出来,若不是这口郁血稍微缓解了我心头的苦闷痛楚,我恐怕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就这么冲到他们面前,去问一问娇妻,你们心心相印,两情相悦,那我又算什么!

    “姐姐!你真美!”

    久久之后,云追月由衷的赞叹道。

    “妾身玉雪琼,公子唤我琼儿便是。”

    云追月欣喜若狂:“好的琼儿,但是你怎么还唤我公子?”

    娇妻娇媚的白了他一眼,带着羞意娇滴滴的唤道:“云郎……”

    这对奸夫妇!

    我狠狠骂了一句。

    不对,娇妻在这小子面前虽说是意乱情迷,情难自禁,但是主要还是受到了他天赋的影响,娇妻现在的神智清醒应该只是一种处在奇异状态下的清醒,要不然怎会表现出如此异于平常的媚态浪姿。

    什么狗屁的一见钟情,不过是痴男怨女的臆想罢了!

    此刻我突然的明白了过来,一个人的性格再怎么变化也不会在不到一个时辰的短短时间内变得判若两人,看来这小子的天赋在范围内不是一般的强啊!

    只要离开了云追月的身边,相信雪琼就能回复自我,从新变回我熟悉的娇妻!

    雪琼!我的爱!你等着!为夫很快就会把你救出那小子的魔爪!

    我神智一阵清明,心中难受气闷的感觉立时的消弭了大半。

    “琼儿!我还是想知道,我带给你的快乐和你夫君相比如何?”

    云追月嘻嘻笑的说道,再次的旧话重提。

    “云郎你真是坏透了?”

    雪琼娇媚的说道,经过方才一番情意绵绵、甜言蜜语的情话,娇妻对这个问题似乎也不再抗拒。

    “说嘛!说嘛!我就想知道我和他到底谁能让你更加快乐。”

    娇妻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娇羞地说道:“这个没法比的,夫君从来不曾这般玩弄过妾身的双足,但是和云郎在一起的时候妾身却是感到更加的兴奋刺激,刚才妾身时更是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

    云追月这小子听到了娇妻的话不由得欣喜若狂,眼中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雪琼话语中的意思谁都明白,那就是我不如云追月这小子。

    我不由的一阵气闷。

    雪琼心神被惑!雪琼心神被惑!虽然我知道娇妻说的应该是她心里的真是感受,但我还是不断的安慰着自己。

    “嗯……”

    娇妻突然秀眉微皱,娇躯似是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

    “琼儿你怎么了?”

    云追月连忙关心的问道。

    “还不都是你!”

    娇妻娇嗔道:“妾身下面现在黏糊糊的,难受的紧。”

    “要不我用舌头帮你清理一下吧!”

    “不行!”

    娇妻断然拒绝,但是却马上柔声道:“云郎,妾身毕竟是有夫之妇,妾身虽然爱你,但也爱自己的夫君,妾身能接受与你亲热厮磨,但却不能让你碰触妾身那里,毕竟妾身不想真的背叛夫君!”

    “琼儿!我只是用唇舌舔吻,并不会用进入你的身体,这样并不是真正欢爱,你也不算背叛你的夫君。”

    云追月哀求着说。

    “不行!妾身下面不能让夫君以外的男人触碰,另外我还怕……怕我们把持不住。”

    娇妻妩媚但却坚定的说道。

    听到娇妻如此的话语,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阵甜蜜,即便在云追月天赋的影响下娇妻已是判若两人,但还是谨守着底线,由此可见娇妻对我的爱意何等之深!

    想到这里,我对云追月这小子的恨意更是倾尽四海之水也难以洗清。

    云追月噢了一声,俊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

    看着云追月失望的神情,娇妻面露不忍,心疼的柔声说:“云郎……你莫要如此,除了那里,妾身的身子都可以任云郎亵玩。”

    “那琼儿你的意思是,除了你的下面的,其他的地方都可人我享用?”

    云追月闻言不但不曾失望,反而越加兴奋了起来。

    “嗯!”

    娇妻羞涩的低下了头。

    我的心里不由泛起了不妙的感觉。

    果然,云追月发出一阵兴奋的低吼,将娇妻那对嫩白细滑窄、瘦纤长的娇小香足往双肩上一放,然后便站起了身来,扑到在了娇妻玲珑浮凸的娇妻之上,那硬挺巨大的正好隔着衣裙压在了娇妻双腿只见到密处……

    两人同样显得激动兴奋的通红面庞几乎挨在了一起,四目深情相对,说不尽的柔情蜜意。

    娇妻显然对眼前的一幕有所准备,不但没有骤不及防的惊慌失措,反而非常受用的娇吟了一声,颤声说:“云郎你下面太……太硬了……硌的妾身……好痛……好难受……”

    娇妻虽然说着难受,但明显是舒服的很,纤纤素手主动抱住了云追月的头,红润香甜的樱唇迫不及待的凑了上去,和对方吻在了一起,唇舌交缠之间,琼鼻中不断发出嗯嗯哼哼的急促呻吟,看得我是心头大痛。

    一阵激烈的热吻之后,四唇依依不舍了分了开来,云追月急促的叫道:“琼儿!舌头!”

    娇妻闻言很是默契的把丁香小舌吐了出来,娇妻的香舌粉红湿润,可爱之极,云追月没有急迫的把娇妻的香舌含入口中,而是也伸出了舌头舔上了娇妻的香舌,两条舌头不住的上下翻腾,纠缠不休,好一会后,云追月才含着娇妻的香舌吻上了娇妻的樱唇。

    有时间“兹兹”之声响起,由此可想云追月这小子吸吮的是何等的用力。

    又过了好一会后,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的唇舌,各自都是急促的喘着气,一道荡的丝线被两人拉的细长。

    “云郎……”

    娇妻温柔的唤了一声,然后再次的吐出了丁香小舌,其中的意味不言而明。

    云追月哪能受得了这般诱惑,连忙再次吻了上去,含着娇妻的香舌吸吮了起来。

    又是久久之后,云追月松开了娇妻的香唇调笑着说道:“好甜的小嘴!琼儿!我的舌头厉害吧!”

    “嗯!好舒服!”

    娇妻急促的喘着气,妩媚的说道:“云郎舔吻妾身双足的时候,妾身就知道云郎的舌头厉害呢!要不是妾身是有夫之妇,不愿背叛夫君,现在恨不得立刻让云郎埋首在妾身的,用舌头舔舐妾身的呢!”

    云追月闻言更是激动难耐,再次的吻上了娇妻湿润的红唇,同时双手探入娇妻上衣的领口,也不解扣子,熟练的将上衣从娇妻的双肩拉下,褪至腰间,然后扯去娇妻的抹胸,双手抓着娇妻浑圆饱满的豪乳用力的揉搓了起来。

    娇妻高耸的在云追月的大手的玩弄下不断的变换着形态,从云追月指缝间露出的嫣红渐渐的也开始变得硬挺高翘。

    “噢……啊……好麻……好舒服……云郎……舔我……哦……啊……”

    娇妻张大了小嘴高声的娇呼,双手猛的将云追月的头按向自己的胸前。

    我的心中愤恨的同时也不由泛起了丝丝的悲哀,琼儿啊!就算你是被那小子所惑,但是你就不能稍微的矜持一下吗!

    云追月很是顺从的吻上了娇妻的,然后含住了娇妻挺翘红润的开始贪婪的吮吸,期间还不时的吐出娇妻美丽的用舌尖来回舔舐,双手亦是大力的挤压揉弄着娇妻丰盈的,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在上面留下了道道的红色印痕,看得我是心痛无比,对云追月在小子更是恨之入骨,我对娇妻的玉体可是爱之甚深,抚玩娇妻之时都是十分怜惜,生怕弄痛了娇妻,以前可是从来不曾如此的大力摧残。

    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娇妻对此却似是非常的受用,婉转曲折的娇吟变得愈加的兴奋,没过多长时间更是欲火难耐的开始剧烈的扭动娇躯,高亢的呻吟声中也带上了丝丝的急迫。

    云追月见状不但没有再继续的玩弄娇妻的,反而将双手了娇妻的秀发之中,嘴唇顺着娇妻修长的粉颈一路向上再次吻上了娇妻的香唇,身体更是大力的压下,紧紧的贴在娇妻的双腿之间,然后腰身猛烈的耸动了起来,虽然中间隔着娇妻的裙子和内里的小亵裤,不曾的进入到娇妻的体内,但那动作却是和男欢女爱一般无二。

    娇妻小嘴中呜呜做声,急促的娇喘中更是发出了销魂的鼻音,娇躯不自然的扭动着,双手用力的按着对后脑,似乎要把对方按进自己的体内,瞪大了美丽的大眼睛,和对方的目光深情的对视着。

    “啊……好难受…………好热……哦……哦……啊……妾身不行了…………”

    没过多长一会,娇妻挣开了云追月的嘴,粉颈抬起,发出了一声、婉转曲折的长吟,娇躯又是一颤,然后浑身一松,脑袋重重的落在了躺椅之上,大口的娇喘着,再次的达到了快乐的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