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四章灵舌戏足泄春潮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的心中一阵阵的刺痛,心脏重重的跳动更是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ωωω.Ъàиzんù11.cōм

    “……哦……好麻……好痒……公子……别舔了……妾身好难受……啊……”

    娇妻目光迷离的看着云追月,眉梢眼角都是掩饰不住的春情荡意,小嘴中发出了一连串夹杂在惬意呻吟声中的娇声浪语。

    是个男人都知道,娇妻说的难受并不是真正的难受,而是欲火难耐时心里羞羞怯怯的对快感进一步索取,是兴奋到一定程度时身体本能对欢愉的更多渴求。

    云追月这小子自然也明白这点,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大了揉捏舔吻的力道。

    娇妻不堪挑逗的浪姿春态很是撩人,把玩她玲珑玉足的云追月受不了,我同样也受不了,愤怒和痛苦的交织让我苦不可言。

    不得不说,云追月这小子玩弄女人玉足的手段很是高明,不但用手不断的揉捏着雪琼玉足上能够刺激的道,舔、吻、咬、吸的嘴上功夫更是让我大开眼界。

    他那灵活的舌头在舔到娇妻粉嫩圆润的足跟时,便会轻啃细咬一阵,舔到娇妻柔软娇嫩的细腻足心和弧度优美的弯月足弓时,则是打着旋的用舌尖一点点向上舔去,到了娇妻那纤薄细腻、微带可爱细纹的足掌上时又会把舌头整个贴上,大面积的左右横扫。

    娇妻那纤细修长的秀美足趾更是他重点关注的地方,不但会从下到上的一根根用舌尖轻扫,还会一根根的含在嘴里轻轻重重的吮吸,四个趾缝亦是被他舌头频频浏览,圆润光洁的趾甲更是被他的舌头擦拭的闪闪发亮。

    舔完娇妻完美的玉趾之后,他则会把吻痕一点点的布满娇妻光润如玉、光滑细腻、曲线动人、完美隆起的足背,最后则会细细的舔舐轻咬娇妻玉足的两侧。

    不过每当他细细舔舐亲吻完娇妻完美娇嫩的足底、足侧和足背时,都会伸长舌头,从下到上,从圆润的足跟到迷人的足尖,或从尖巧的足尖到圆滑的足踝,一舔到底的狠狠用舌头刷上十余次,而每次如此都能让娇妻的呻吟变得更加的销魂。

    看着娇妻俏脸上满是沉溺中的陶醉神情,此时我的心里不由的生出了浓浓的妒意,娇妻绝美纤足第一次享受到的唇舌服务竟然不是自己所为,恨不得马上代替那小子,将娇妻那完美的秀足置于自己的唇下。不过一想到雪琼毕竟是我的娇妻,这双美足以后我自然可以时时的品尝,心里不由好受了不少。

    但是却便宜这小子了,但是却也只此一次,我相信你此时一边舔吻着雪琼的美足,一边还享受着雪琼玉足踩踏快感,很快就会一泄如注,要知道我只是神识看着就已经快到了极限,只待你在雪琼玉足下控制不住喷射,露出破绽之刻,便是我却尔性命之时!

    在云追月这小子的舔吻玩弄之下,娇妻的喘息越来越急,夹杂着放浪话语的欢愉呻吟声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兴奋踩在云追月双腿之间的那支美足已经是忘记的动作,只是用力的下踩,额头鼻尖都冒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

    “哦…………好暖……好麻……哦……公子……慢点…………”

    娇妻骤然的抽着气大声欢叫了起来。

    原来这个时候云追月这小子竟然把娇妻整个性感足尖的五根白嫩修长的玉趾都含进了口中,然后一点点的将娇妻纤巧秀美的玉足塞往口中。

    娇妻瞪大了美目,兴奋的看着自己那五根纤长的白玉美趾慢慢的没入少年的口中,然后是柔软娇嫩的足掌、细嫩优美的足背、敏感柔嫩的足心,一直到了圆润的足踝处方才停了下来,只剩下了那红润圆滑的足跟留在唇外。

    待得云追月终于无力前进的时候,娇妻发出了一声心满意足的叹息,玉足竟然轻轻的翘动了几下,挑逗着面前的俊美少年:“噢……好暖……公子的嘴里……好湿……啊……好暖……噢……轻点吸…………妾身承受不了……啊……哦……”

    云追月把娇妻整个的娇小香足都含在了口中,大力的吮吸着,吸了一阵后,便开始快速的吞吐了起来,每次都吞到娇妻美足的足踝处,然后再完全的吐出,但是在他将雪琼那粉嫩修长的玉趾也完全吐出来之后,却会伸着长舌托着娇妻粉嫩细腻的趾肚,以便再次吞入娇妻的小巧美足。

    这小子口技熟练之极,吞的急速,吐的也是迅捷,中间夹杂着轻重有序的不时吮吸啃咬,弄的娇妻是高涨、欢叫连连。

    “公子快……快停下……好酸……哦……好麻……妾身受不了了……噢……”

    娇妻大声的呻吟着,浪语中带着丝丝急迫,纤纤素手紧紧的抓住躺椅的扶手,软弱无力的娇躯此刻也用力的紧绷了起来。

    熟悉雪琼的我看的出来,这是娇妻即将达到快乐巅峰的前奏,我习惯性的心中突然涌出了强烈的欲火,衣裤中的猛了硬挺了起来,并且速度的跳动着,一时间硬的竟然有些发痛,我的手不由自主的隔着衣裤按在了自己之上。

    “啊……好舒服……哦……公子你的舌头好……好厉害……妾身…………哈……妾身要了…………妾身忍不住了……啊!……”

    娇妻突然发出一声似是欢愉又似是带着痛苦的高声长吟,纤纤细腰用力的向上弓起,似乎在在迎接着什么,紧紧绷着的娇躯一震的剧烈颤抖,而后如同软泥一样瘫在了躺椅之上。

    看着娇妻在别人伺候下时的撩人媚态和我从来不曾听到过的浪语声,强烈的愤怒忌恨和痛入心肺的酸涩情绪陡然爆发,把我身体上的瞬间提升到了极致,我不由的闷哼了一声,大股大股的骤然狂射而出,弄湿了我的裤子。

    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但我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我只是神识观看就这么不堪刺激,那小子亲身参与其中恐怕更难幸免吧!

    但是,我失望了,神识一扫之下发现,那小子虽然也是欲火大炽,俊脸通红,兴奋激动的很是厉害,但是顶起裤裆的却依然硬挺如铁,除了似乎有胀大了一点之外,并没有喷射的痕迹。

    我暗骂了一句,心中恨恨,但是却毫无办法,只有在对方喷射心神失守时候,我才能寻得对方的破绽,给予他致命的一击,其他时候出手都是无甚把握。

    娇妻美目动情的看着面前仍在舔舐着她美足的云追月,软瘫在躺椅上的娇躯仍在无意识抽动着,娇艳欲滴的俏脸上带着疲惫慵懒但却无限满足的惬意神情,小嘴微张,大口大口的娇喘着,不时地发出若有若无的娇吟。

    云追月这小子确实是玩弄女人的老手,只是亵玩娇妻的秀足就让雪琼满足,不过雪琼这纤美的玉足如此敏感倒是真的出乎我的预料,看娇妻的样子也很是欢喜被人玩弄秀足,以后我定当常常舔吻把玩,方不负娇妻如此的极品美足。

    歇息了片刻之后,雪琼直起纤腰,用带着浓浓情意的目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依旧在品尝自己娇小美足的云追月,语带感动的柔声说道:“公子,起来吧!别再舔了,妾身已经很满足了”“姐姐舒服吗?”

    云追月闻言停了下来,抬起满面潮红的俊脸。

    “当然舒服!妾身都泄了身子,能不舒服吗?”

    雪琼娇媚的白了云追月一眼:“这种快乐妾身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妾身从来没有想到还能以这样的方式,刚才真真是魂飞天外,欲生欲死!”

    听到雪琼的言语,我不禁的呆若木鸡,这还是我那端庄矜持娇妻吗?虽然被那小子的天赋影响好感大增,甚至对云追月产生的情意,但是头脑绝对清醒的你怎么连自己的羞耻心都抛弃了?

    你方才在欲海沉浮之中的浪语声我还能理解,但是此刻激情兴奋已然退却,这种大胆露骨的话你又怎能说的出口?

    在这一刻,我的心——痛得无法呼吸!

    “姐姐是满足了,可是小弟却还难受着呢……”

    云追月说着,用手指了指仍被娇妻无意识地踩着的、顶得裤子突起的。

    “啊!……”

    娇妻惊呼了一声,似是现在才发现自己的玉足竟然踩在少年硬挺的上,但是雪琼不但没有收回纤足,反而带着异样的神色用玉足狠狠的研磨搓动了起来:“公子既然憋得难受,那妾身这样帮你弄出来可好。”

    云追月被娇妻采点闷哼了一声,抽着气说:“姐姐慢来,等我把它掏出来。”

    雪琼停下了玉足上的动作,将纤足抬起,很自然的在云追月的俊脸上蹭了几下,放在了少年的肩上,然后带着激动期待的神情注视着云追月褪下衣裤的动作。

    云追月松开了娇妻那一直被他握在手中的纤足,将雪琼的这支秀足也放在了肩上,然后开始慢慢解开腰带,可能是为了让娇妻看清楚,也可能是要掉娇妻的胃口,他脱裤子的动作不但很慢,而且还带一丝优雅的韵味。

    云追月原本跪坐在那里,但此刻却是大腿直起,腰身一挺,身形由跪坐变成了跪立。

    裤子被慢慢褪到膝盖,但是在长衫的遮盖下,云追月的仍然是不露分毫,看着雪琼俏脸上期待与兴奋的神色,云追月嘴角露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长衫撕扯的粉碎,在白色衣衫碎片纷纷扬扬的飘洒之时,云追月的也终于完整赤裸的暴露在了娇妻的眼前。

    “好大!!好漂亮!”

    娇妻手掩小嘴,不禁的失声惊呼,红晕再次的布满了娇妻的俏脸。

    虽然我对云追月这小子又嫉又恨,但是看到对方那昂首挺胸,直直的立在空中,硬挺如长枪一般直指娇妻的巨大,还又不得不赞叹一声——好!

    作为筑基期的修士,除了刻意留下的眉毛、胡子、头发之外,混身上下都是光洁无毛的,云追月的下面自然也是如此。

    这小子的不但长达七寸,粗若儿臂,而且还卖相十足,颜色仅比肤色稍黑,又微微泛红,上面青筋浮凸,看起来威武雄壮但却又不显得狰狞可怖,茎身整体粗细均匀,又直又顺,冠顶巨大,粉嫩光亮,上面闪烁着圆润的光泽,看起来绝对是让女人又爱又怕,充满着雄性力美结合的慑人魅力。

    两颗圆滚滚,紧绷绷的精囊也比常人要巨大许多,一看就是储量惊人。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根对任何女人都有致命吸引力的绝世圣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