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三章 软玉温香品玉足
    天赋是一种很特殊的能力,和妖兽的本命神通类似,是一种根治于灵魂中的能力。地祉:ωωω.ъáηzんц⒈⒈.cом

    严格说来,我的神识其实也是天赋的一种。

    我仔细体味,这个东西应该是一种特殊的天赋,它的作用是在一丈直径的范围内大幅的提高别人对他的好感,降低别人对他的恶感,我的神识一离开这个范围就不再受他影响,但是一进入这个范围就多少会对这小子产生好感,而雪琼原本对云追月就有好感,再加上他这个天赋能力的加成,和他有点暧昧亲昵也情有可原。

    我现在当然恨不得把那小子轰杀至渣,但是我却不能这么做。云追月这小子相当谨慎,虽然在把玩雪琼的无瑕玉足,但是神识始终散开笼罩着方圆百丈的范围,我此刻若冒然冲过去,不说在对方影响下的娇妻会有什么反应,也不说以云追月的谨慎十有八九能够在我出手时发现我,单说对方作为超级大宗的真传弟子,底牌肯定有不少,我的修为虽比对方高,但要想一击杀掉对方还是有点不现实的,若不能一击必杀,那小子极有可能会挟持娇妻,倒时候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加麻烦,云追月的身份毕竟不同一般。

    既然现在不能一击定乾坤,现在的我只能忍耐,默默的等待这最佳的出手机会,我就不相信在娇妻雪琼的绝色姿容诱惑之下,这小子能够一直不露破绽。

    我小心的潜伏到了云追月神识笼罩的范围之外,身上带着敛息术、隐匿术、潜伏术默默的隐藏了起来,等待这最佳的出手时机,争取一击杀死对方。

    现在除非云追月将神识拧成一股扫过这里,要不然休想发现我的存在,不是我不想再接近些,只是在对方神识笼罩的范围内,我若不动对方肯定不能查觉,但我进入对方神识范围时引起的波动却是无法瞒过对方,毕竟我的这些术法并不是什么太高级的货色。

    “姐姐,你这玉足实在是太美了,摸起来如丝如缎、又软又滑真是舒服之极。”

    我的神识突然扑捉到了云追月说话的声音。

    “真……真的很……很美吗?”

    娇妻媚眼如丝,俏脸上带着撩人心魄的春情荡意,娇喘嘘嘘地说道。

    “当然!我摸过不少美丽女子的纤足,但姐姐这双玉足确实我见过、摸过最美的一双!姐姐你的这双美足堪称绝世奇珍,这等绝美的纤足就应当时时都男人怜爱的捧在手里、含在嘴里。”

    “你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噢……轻点捏……可是我夫君很少摸……摸这里……嗯……公子可莫要欺骗妾身……哦……”

    雪琼娇羞的语气中虽然否定,但布满红晕的俏脸上却带着期待之色,欣喜之余很明显是想得到云追月进一步的肯定。

    听到娇妻的话语,我的心里更不是滋味,我平时对雪琼的美丽也不少夸奖,却也不曾见娇妻如何高兴,这云追月只是夸赞她的玉足,娇妻就露出了这般羞涩兴奋的小女儿姿态。

    “在下怎会欺骗姐姐这样仙子一般的美人,那是你夫君不懂欣赏,玉足乃是美人娇躯上最迷人的地方,不懂欣赏美人的玉足就不懂美人心。姐姐的这双玉足确实是完美无瑕,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软玉温香、世上少有,美的让人沉醉,摸着姐姐的美足比和其他美女欢好还要销魂,在下可是真的爱不释手啊!”

    云追月语气真诚,脸上的表情同样真诚无比。

    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佩服这小子说情话的能耐,短短的一句话中,夸奖娇妻的词便是一大串。不过他说的倒是没错,雪琼的这双玉足确实是纤巧秀美,以前我没注意是因为娇妻身上诱惑我地方太多,这双美足被我无意的忽略了过去,此时仔细看来,果然如那小子说的一般美不胜收,完全具有吸引任何男人去亲吻去吸吮,去舔舐的魅力。

    “公子……又说这样……嗯……这样羞人的话……”

    雪琼秀美微皱,语带娇嗔,应该是这小子话语中“欢好”这个字眼刺激到了娇妻,但是雪琼美目中的神色却尽是喜悦和兴奋:“那……那你说妾身……噢……妾身的双足美……嗯……美……噢……美在那里……”

    说道最后,娇妻的声音都兴奋的颤抖的起来,很明显云追月手上的动作加上赞美的情话让她动情不已。

    看着娇妻异于往常矜持的媚态,积极回应的娇语,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在娇妻身上享受过的待遇,虽然知道娇妻主要还是被对方的天赋影响,但是那酸涩痛苦滋味仍旧像刀子一样在割在我的心上,让我的呼吸都不由的一滞。

    “姐姐这玉足第一美是这足型,娇小玲珑、盈盈一握,足长不过六寸,小巧但却又不过与小,玉足更是纤长窄瘦,可谓是大小匀称、纤瘦合宜,足掌又薄又软,高起的足弓形如弯月,曲线柔美,特别是姐姐这足趾,白嫩纤长,又直又顺,五根圆润粉嫩的玉趾从高到低均匀自然,趾甲也是非常圆整,个个光亮鉴人犹如玉片,虽未染豆蔻,但却白中透红,润泽诱人;第二美是这毫无瑕疵的肌肤和触感,真是美白如玉、赛雪欺霜、晶莹剔透、光洁白净,整个玉足握在手中只觉是光滑细腻、柔弱无骨,温香软玉也不过如此。”

    说到这里,云追月的俊美的脸上也泛起了迷醉的神色,双目狂热的盯着雪琼的绝世美足,双手揉捏把玩娇妻玉足动作也不由大力了起来。

    “啊……公子你……哦……弄痛……我了……不过……啊……好……好舒服……哦……妾身浑身……都……都麻了…………噢……”

    雪琼被云追月一阵大力揉捏给弄得大声的呻吟了起来,俏脸上春意盎然,媚态横生,看向云追月的目光中都带着丝丝的爱意,销魂呻吟中的调情娇语更是抛弃了她过去和我在欢爱亲昵时的矜持保守,变得大胆而放荡,但却也是更加让人欲火大涨、蚀骨销魂。

    难怪书上说,越是在夫君面前矜持的女,在情人的面前越能放得开。虽然云追月还算不上娇妻的情人,而且也只不过是把玩娇妻的玉足,但两人如此亲昵的行为和姿态,却一点也不输于情人间调情。

    我不由看得目瞪口呆,很明显雪琼此刻已经是春情荡漾,欲火焚身,她那双美目中虽然也流露出对云追月那小子的爱意,但更多的却是的光芒。虽然知道娇妻的玉体敏感,但却也怎么也不曾想到雪琼的这双玉足竟然似乎比她的还要敏感几分,仅仅是被对方抚摸把玩就已经是这样的一副春情勃发的媚态。

    我的神识虽然无法传穿透娇妻的法裙,但看着娇妻妖艳娇羞的媚态,我却是能够想象的到,娇妻的妙处此刻定然已是小溪潺潺、春水泛滥,我似乎已经闻到了娇妻双腿之间那熟悉的酸甜美味的醉人芳香。

    看来我这个夫君还真是不称职啊!夫妻四年,到现在还不知道娇妻的玉足竟然是仅次于双腿之间的敏感部位,而且看娇妻陶醉的表情,似乎也很喜欢被人把玩纤足,但我这个做夫君的却极少触碰娇妻的完美秀足,真的是愧对娇妻。

    还是云追月这小子能干,看其手法应该是经常的把玩美女玉足,不但熟练而且很有技巧,能够轻易的带给娇妻欢愉舒服的快感,那就让他好好把玩娇妻的秀足吧!就当是我这个夫君疏忽的补偿!

    小子!努力吧!好好的弥补一下四年来我对娇妻玉足的亏欠,让雪琼身心满足、吧!

    刚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栗然一惊,神识急忙离远了一些,这小子的天赋实在是可恶,若是双方厮杀,这天赋根本就无用,但是这种情况下却实在是让我头痛万分。

    “真是过瘾!”

    云追月玩弄娇妻纤足的双手动作不停,但是目光却艰难的离开了娇妻的美足,转移到雪琼绯红的俏脸上,和雪琼四目相对,一时间两双充满欲火和爱意的目光相互吸引,两人的身子都是不由的一颤。

    云追月看着娇妻娇艳欲滴的俏脸,动情的说道:“姐姐这玉足的第三美就是这香甜的足香,如兰如馨、如花如蜜,甜而不腻,清香扑鼻,嗅一口真是芬芳怡人,沁人心脾,令人心神迷醉。”

    娇妻粉面含春,娇羞地笑道:“真……真有……哦……别这么用力……真有那么……噢……香吗……”

    云追月点了点头,把娇妻的一双玉足并排抬起,双手捧着雪琼那粉嫩圆润、光滑柔软的足跟,然后猛然的将脸贴在了娇妻紧绷纤薄的白嫩足掌之上,用力的吸气嗅闻起来。

    “噢……别……别这样……嗯……别亲……啊……”

    雪琼颤声说着,娇躯微动,似乎是想缩回玉足,但是却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美目中对云追月柔情蜜意也更增了几分。

    雪琼受到云追月天赋的诱惑才和对方亲昵是没错,但是对方的天赋也只不过是放大对他的好感降低对他的负面情绪,所以雪琼的意识绝对是清醒的,此刻“看到”娇妻美目中流露出对云追月的浓浓情意,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颤抖。

    老实说,我确实是有点怕了,我怕雪琼会真的爱上云追月从而离我而去。

    我爱雪琼!

    云追月的天赋能力算不得厉害,但是和他出尘外貌相结合对于女人来说确实是非常可怕。

    愤怒、苦涩、酸楚、心痛、害怕,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再加上看着这旖旎暧昧的情境,听着娇妻充满魅惑的欢愉呻吟,我感觉到世界都似乎失去了色彩,变成了单纯的黑与白。

    闻了一会娇妻那娇小玉足的足香,云追月一只手握着娇妻一支秀美玉足的足跟,一边亲吻舔舐一边轻揉慢捏,而娇妻的另一个美足,则被他放到了自己双腿之间那隔着衣裤都能看出已是硬邦邦的之上。

    娇妻娇躯微微的扭动着,娇喘连连,美目半张,俏脸的火红染上了粉颈,甚至就连裸露出双足和半截纤细笔直的小腿都泛起了娇艳的红色,口中逸出的销魂娇吟声忽高忽低,忽轻忽重,却是能够让人轻易的听出其中蕴含的兴奋和欢愉。

    被亲吻把玩玉足的那条修长美腿更是绷得笔直,另外那支隔着衣裤踩在少年上的秀足虽然亦是软弱无力,但却在无意识中勉力的轻踩慢揉,满足自己足欲的同时也让那小子舒服的不断抽气,极尽诱惑之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