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二章俊美少年云追月
    我和娇妻正待动筷,一声略带夸张的叫声从空中穿了下来,紧接着一道剑光落地,现出了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美少年。1秒jí驻:щщщ.ъāńzんù11.còм

    “你是何人?”

    我和娇妻都站了起来,脸上同时露出了戒备的神色,从我和娇妻的丹田中各自射出十八颗如玉般的拳大圆珠环绕着各自的身体上下飞舞。

    说实话,看到这个少年我就不觉的升起了几分敌意,我知道这是同性相斥原因,少年大概十七八岁左右,白衣飘飘风度翩翩,身长玉立如玉树凌风,飘逸出尘,面白如玉的长相更是俊美之极,有着足以让任何女人动心的气质魅力。虽然我自己也是器宇轩昂,英武不凡,但却不得不承认,相貌上差着少年不少。

    神识感应之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娇妻的美目一亮,显然是被少年的俊美容貌所摄,美目与少年的明亮星眸一触更是异彩连闪,连心跳都加快了几分,不过却又马上的平复,摆脱了少年那似是带着魅惑的出尘之姿。

    娇妻一向对我之外的男人都很淡然,这种明显有点动心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在娇妻身上看到,心中对少年的敌意不由再次增加了几分。

    俊美少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抱拳朗声道:“在下正阳宗云追月见过两位道友。”

    少年说完又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代表着正阳宗真传弟子身份的牌子。

    “原来是正阳宗的云公子,我们夫妇乃是灵珠派弟子。”

    我还没有说话,娇妻便已当先开口,很明显对这个云追月很有好感,说话间连外放的灵珠神通也收了回去:“妾身姓玉,这是我夫君姓程。”

    我心不由有些气闷,但也把绕体飞舞的十八可灵珠收回了丹田,这倒不是我不够小心谨慎,而是正阳宗作为十大超级宗门中的正道宗门之一,口碑还是相当不错,更重要的是这个相貌俊美的云追月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不过这小子的眼神却是让我非常不快,他只是略略看我一眼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娇妻的身上,从娇妻如花似玉、精致淡雅的美艳仙容一路下滑,略过雪白的粉颈,攀上了娇妻那丰满高耸的,再顺着娇妻纤细柔美小蛮腰的迷人曲线落下,虽然隔着纱裙没有看到娇妻的美腿,但那纤腰下的裙长和娇妻亭亭玉立的身姿,仍然能够让他看出娇妻双腿的修长和笔直。

    好吧!我承认是我小心眼了,这小子举止自然,虽然是毫不掩饰的打量,但却给人以光明磊落的感觉,被他这般观看的女人不但不会气恼,反而会生出被他重视欣赏的喜意,只看雪琼眉梢眼角不自觉流露出的笑意就完全证明了这点。

    不过对于这小子细细打量娇妻,我却是并不感到奇怪,雪琼虽看上去娇艳欲滴、艳光四射,举止之间更是妩媚多姿、风情万种,但神情气质却偏偏是高贵端庄,圣洁不可侵犯,两种风韵混合在一起不但不会让人感到矛盾,反而会更加的勾魂摄魄、撩人心弦,让人不由产生一股要将她征服在的冲动。

    “云道友有何贵干?”

    我虽然戒备之心稍减,但话语中仍是带着敌意。

    哪知道这小子完全不在意我的语气,仍旧满脸笑容的说道:“在下酷好美食,嗅觉甚是灵敏,正御剑飞行之时突然闻到此处香飘漫天,是以遁香而来想讨口吃食,还望贵夫妇不要介意。”

    “我们当……”

    我刚要说我们介意,娇妻却拉了我一把,接过我的话头笑意盈然的说:“我们当然不介意,还请云公子上座。”

    说着娇妻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把椅子放在了桌前。

    “夫君,云公子乃是大派真传弟子,我们当要交好才是,就算不能交好也不可得罪。”

    我张口刚要在说些什么,娇妻的传音便传入了耳中。

    我长出了一口闷气,换了上一副自然之极的笑容,伸手一让:“正是正是!云道友请!”

    坐在餐桌前不过一刻钟功夫我就有点坐不住了,娇妻烹饪的饭菜都是我最爱吃的,云追月拿出的灵酒百花露也是极品佳酿,但是现在我确实没有一点胃口,话更是没有几句,反倒是云追月这小子吃的的津津有味,一边吃还一边与娇妻闲聊,对娇妻的厨艺更是赞不绝口,不是逗得娇妻娇笑连连。

    娇妻虽是矜持,但却是有意无意的逢迎结交对方,一时间两人犹若多年好友,言谈甚欢,没一会那小子竟然连了姐姐都叫上了,竟然完全无视了我的存在,弄到最后,反倒是我像个局外人似的碍在两人之间。

    “玉姐姐这厨艺真是高明啊!我们宗门坊市厨艺最好便是抚云楼的大厨娘,玉姐姐的厨艺比之也丝毫不差。”

    “公子夸奖了!”

    雪琼嘴上谦虚着,但脸上笑意却表明她对这话很是受用。

    我也经常夸你的厨艺啊!我心里大吼着,娇妻得意的笑容让我心中微妒。

    “这可是实话哦!不过……”

    云追月说了半截故意顿住了,似乎在吊雪琼的胃口。

    “不过什么?”

    雪琼很配合的连忙追问。

    云追月轻笑道:“不过相貌上那厨娘虽然亦是貌美如花,风姿绰约,但是却难敌姐姐秀足上的一根玉趾。”

    “那有公子这般损别人的。”

    雪琼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俏脸微红,掩嘴笑道。

    “我吃饱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有点赌气的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去四处转转,看看此地有没有什么灵药!”

    话虽这么说,我其实想的是让娇妻开口送客,让那小子早点滚蛋,但没想到,雪琼听到我的话反而顺着我的话说道:“那好,夫君你就去四处转转,记得多采点灵药哦!”

    说完后,娇妻还给了个我你明白的娇媚眼神,我知道娇妻的意思,是让我去寻找千年灵药。

    以前听到这句话,看到娇妻的这个眼神,我总会感到兴奋,虽然我只是出去随便转转,但是回来后都不免多给她几株灵药,但是这次我却感到一阵莫名的心酸,怒火更是控制不住的升腾而起,但我没有在说什么,转身飞遁而去。

    真不明白娇妻到底在想些什么,虽然那云追月是正阳宗的真传弟子,身份高贵,但我们却也不需如此逢迎对方,想到这里,我的怒火不由的更加的旺盛了起来。

    其实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除了对方是超级大派真传弟子之外,对方的相貌风姿和谈吐举止也很容易获得女人的好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人也不例外。

    原本一见面娇妻就对那小子心生好感,颇为动心,一番交谈下来更是好感大增,自然不自觉的就想和对方多聊会儿,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之处。

    我觉得相信娇妻对我的感情、对我的爱,我也绝对不相信娇妻会爱上对方,被那小子拐走,但是看到自己的娇妻和别的男人言谈甚欢,恐怕哪个男人心里都会感到不舒服。

    往常和雪琼出来,我独自去采药总要转它两三个时辰,但是这次我却是转不下去了。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有点不放心,虽然我相信雪琼不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但是放任自己的娇妻和那个俊美的小子在一起,任何男人恐怕都不会安心吧!

    我凝神静气,慢慢的平复心中的怒火和酸涩,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我的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我虽然想尽快见到娇妻,但是却又不能急匆匆的赶过去,以免让人看了笑话,不过我却是有自己的办法。

    我的灵魂和小空间融合让我得了不少好处,源自灵魂的异变神识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小空间的原因,我的神识异常的强大,一般筑基期修士神识外放的极限也不能超过十里,那还是假丹境界的修士,但我现在不过筑基中期,神识外放已经可以达到十里,而且我的神识带着莫名的气息,如不是我主动暴露,就算是元婴期的修士也难以发现。

    我一路飞遁而回,在距离那个娇妻所在小谭近十里的时候,我神识全开,全部的神识拧成一股急速的探到了雪琼的身边,刹那之间娇妻和那云追月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然而“眼前”看到的东西却让我心头狂震,两眼一黑便一头从空中栽了下来,幸亏我反应及时,控制住了身形,慢慢的落在了地上。

    清澈的潭水边,雪琼坐在一张躺椅之上,云追月那小子正紧挨着跪坐在娇妻的身前的蒲团上,这一切都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娇妻俏脸羞红,呼吸急促,一副不堪挑逗的媚态,娇躯犹若失去了所有力气一般软绵绵的瘫在躺椅之上,小嘴中不时发出压抑不住的愉悦呻吟。

    再往下看,娇妻那一对可爱的小蛮靴正倒在一边,一双晶莹如玉、纤巧秀美的裸足正放在云追月的跪坐的大腿之上,而云追月的双手也正握着娇妻玲珑小巧、赛雪欺霜的玉足一边啧啧赞叹,一边爱不释手的抚摸把玩。

    一股怒火不由的直冲脑际,我的心脏一阵的抽搐,然后就不受控制的重重的狂跳了起来。

    一时间我茫然无措,被娇妻背叛的痛苦和愤怒在我的心中激荡不休,狂跳的心脏让我感到一阵的无力。

    就在我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把云追月那小子大卸八块的时候,怒火却莫名的平复,只是心脏却仍狂跳的厉害。

    莫名的我只觉得云追月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和我的娇妻亲热那是也把我做当好友的表现,是给我面子,我应该感到高兴,感到欢喜。虽然我仍然满心苦涩酸楚,没有半分的欢喜,但却也没有了愤怒,更没有了要把他大卸八块的冲动。

    迷心术!

    我脑中灵光一闪,人立刻清醒了过来,心中的怒火再次的升腾而起,不过这次却是我自己把怒火强压了下去。

    很明显,娇妻雪琼是中了对方的迷心术,这种情况肯定不是娇妻自愿的,这个认识让我的心里不由的好受了一些。

    但是这个时候我却突然发现云追月用的并非是什么迷心术之类的术法,要不然我只是神识接近不可能会不自觉的中招,而且娇妻虽然俏脸含羞,眼露春意,但是无意外放的神识却凝而不乱,很明显神智清醒,没有被对方术法控制的迹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赋!

    一个词突然闪现在了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