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奇幻 > 修仙风云之娇妻情劫 > 第一章美艳娇妻玉雪琼
    作者:醉枕千秋梦

    2013/05/18发表于sis001

    我趴伏在娇妻玉雪琼动人心魄的无瑕娇躯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双手探入身下紧紧的抓住她浑圆紧绷的美臀,在雪琼急促的娇喘和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中奋力的冲刺着。щщщ.Ъàňzんǔ①①.cом

    娇妻春水泛滥的窄紧妙处在我快速的抽动中发出有节奏“咕唧咕唧”的靡妙音。

    在男欢女爱之时,娇羞矜持的娇妻并不会高声,但是那吐气如兰的急促娇喘和不时压抑不住的低吟仍然听的我心荡神驰不能自已。

    我和娇妻玉雪琼结为夫妻合籍双修至今已是十年有余,十年以来,我们在修仙路上相互扶持不离不弃,感情自是深厚,不过雪琼这玲珑浮凸的妖娆玉体我虽是已享用了十载,对她娇躯的每寸肌肤都了如指掌,但每次榻上交欢仍旧是让我激动兴奋、动心动情。而雪琼之所以能让我激情不退反而更加的迷恋的原因,除却她那高贵典雅、雍容华贵的气质、閉月羞花、倾国倾城的绝色玉容和肤若凝脂、曲线曼妙的娇躯之外,那被称作“春水玉壶”的名器妙处亦是重要因素。

    若说在床第之欢上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便是雪琼虽然看上去给人以妩媚妖艳、烟视媚行的风流感觉,但实际上却是端庄矜持、娴静温婉。每次欢爱,雪琼除了这种男上女下的姿势外,那是决计不肯摆出后入式之类,用她话说有违道心的羞耻姿势,至于她那红润香甜的小嘴和粉嫩可爱的,我亲亲摸摸尚可,要想让进入其中那完全就是白日做梦!

    在我剧烈的动作下,雪琼体内的蜜液越聚越多,但是由于那名器“春水玉壶”出口处玲珑窄小,又被我的完全堵住,花蜜溢出甚少,雪琼积蓄了大量蜜液的体内已经是春潮泛滥、波涛汹涌,随着的我快速的冲刺动作,大量蜜液形成的波浪不断的冲刷着我的,再加上我每次之时,那窄紧的妙处入口紧紧的箍住我,这种难以形容、蚀骨销魂的的美妙快感也在不断的消磨着我的意志,让我距离最后的喷射愈来愈近。

    作为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我的体力其实是很好的,但是每次和娇妻欢爱之时,即便我努力克制,从进入雪琼的妙处到最后的喷射也不过仅仅能坚持一刻钟而已,这次也不会有什么例外。

    所幸娇妻身体敏感,再加上我每次进入娇妻妙处之前总要亲吻爱抚甚久,一旦进入就是狂风骤雨般的狠劲冲刺,倒是每次也能让雪琼达到快乐的巅峰。

    雪琼轻咬樱唇,紧闭美目,黛眉微皱,满面红晕,大口大口的娇喘着,小嘴中不时的发出低低的娇吟,绝美的俏脸上带着动人心魄的媚态,纤纤玉手紧抓床单,一双白皙修长的绝世美腿绷得笔直,娇躯熟练的迎合着我大力的动作。

    带着美妙韵律的节拍在房间中回荡,是带起的水声、喘息呻吟的靡音、相撞的闷响共同合奏出了一曲婉转动听的闺房乐章。

    “琼儿!我……我要!”

    我低吼了一声,冲刺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一截。

    娇妻没有说话回应,但在我快速大力的进攻下娇喘呻吟之声却又急促了几分,雪白晶莹的肌肤上也泛起了娇艳的红色,妙处一阵阵快速的收缩,随着娇妻一声长长的低吟,一大股热流喷泉般的冲击在我的冠顶,我再也控制不住喷射的冲动,在猛烈的抽动中将一股股洒满了雪琼的美妙的体内。

    房间内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我和娇妻重重的喘息声,软绵绵的自动的从雪琼退了出来,娇妻体内大量混合了的蜜液犹如冲破堤坝的洪水喷涌而出,溅在了我的身上,染湿了大片的床单。一股男欢女爱后特有的靡味道登时的充斥了整个房间,不过和凡人的气味不同,作为筑基期的修士,我们的身体不但无暇无垢,而且还自生异香,与的香气混合在一起,味道更是清香怡人。

    “琼儿,我爱死你!”

    休息了片刻,我抬起埋在雪琼粉颈中的头,在雪琼红润的樱唇上轻吻了一下,盯着娇妻明亮的美目深情的说。

    “我也爱你夫君。”

    满脸妩媚春意的雪琼也动情的看着我,轻声回应。

    感觉到再次的硬挺了起来,腰身不由的一挺,再次熟练的进入了娇妻湿滑窄紧体内,一边缓缓的抽动一边笑着说:“雪琼,我们再来一次吧!”

    听到我的话,雪琼那秀美的弯月黛眉不由一蹙正色说道:“夫君!我们乃是修道之人,怎可过于贪图享乐,更何况仙道难求,我们更应该勤加修炼才是。”

    “好吧!好吧!为夫听你的!”

    我无奈的说道。

    雪琼令人心醉的绝色玉容上顿时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柔声说:“夫君,闺房之乐虽然欢愉,但如不得长生却终有尽时,你是有大气运的人,应该把心更多放在修炼之上,将来若我们夫妻得道飞升,岂不是可以天长地久。”

    “唉!”

    我叹了口气,对于娇妻向道之心的坚定,既是欢喜又是忧愁。我报复似的张嘴含着雪琼高耸丰盈上那粉红的蓓蕾,轻咬吮吸了一阵才翻身从雪琼的身上下来,但是一只手却仍旧放在了娇妻浑圆修长,光滑细腻的大腿上上下的抚摸。

    “你呀!真是……”

    娇妻白了一眼,抬手掐诀,两道净身术将我们的身体清理了一遍,然后伸出一支白皙如玉、玉指纤长的小手握住了我的大手,一股灵力立刻传输了过来。

    我也习惯性的运起了功法,引导者雪琼的灵力在我体内循环一周,混合着我的灵力一起的输入了娇妻的体内。一个玉瓶从旁边的储物袋中飞出,两颗增进筑基期修为的灵药准确的落入我和雪琼的嘴中。

    这才是真正的双修功法,讲究的是阴阳二气的互补,修炼的速度也仅仅比单人稍微快了那么一成半成。至于那些需要男女却能大幅提升修为的双修,实际上是一种损人利己的采补之道。

    看着闭上了美目,没有说话兴趣的娇妻,我也识趣的没有再说话,但是脑海中却思绪起伏。

    我是个来自异世界的穿越客,灵魂带着前世的记忆进入了母亲的腹中,出生至今已有二十六个年头,现在已经达到了筑基中期的顶峰。

    对于我目前取得的成就,我还是相当满意的,虽然我拥有的只是个水木土三属的中等灵根,但我的修炼速度却绝对不慢,十六岁筑基,二十岁中期,三十岁之前筑基后期也十拿九稳,若是一切顺利,五十岁左右当可结成金丹。

    我之所以拥有目前的修为和五十岁结丹的信心,是因为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在我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一个直径大约三尺左右的超小空间融入我的灵魂之中,这个空间中没有天地之分,没有光暗区别,完全是混沌一片,而且这个超小空间还源源不断的从莫名的地方汲取着奇怪的力量慢慢的增大着,不过增长的速度简直令人崩溃,二十多年来,它也不过增长了汗毛粗细的一点,要不是我的灵魂和它融为一体,根本就无法察觉。

    这个空间不但小,稍微大点的东西就放不进去,而且我这个主人也无法进入,但是却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它的时间流逝和这个世界不同,外面一天,里面已是百年,更重要是,里面混沌一片的气息能够给活着的生命提供生存的能量,只不过若是把人或者是妖兽放进去,由于在里面灵魂处于停滞状态无法修炼,只有那些极其罕见的随着年岁的增长实力也随之增长的妖兽才能增加修为,其他生灵在里面只会途耗寿元,但是若是放入灵药的话,只要在灵药生命耗尽之前取出,千年灵药万年灵药都能成功培育。

    但为了加快自己、父母、太祖的修炼速度,我也经常的在空间中培育灵药,当然空间的秘密我是绝对守口如瓶的,为此我只能以洪福齐天走路碰到这等理由蒙混,反正他们也绝不会对我用搜魂之类的手段,就是有人用了,我也不怕,我的灵魂和小空间相溶,就算搜魂也只能看到一片混沌,只会更加相信我有大气运,但也正是如此我便得了个寻药童子这个让我哭笑不得的绰号。

    哦!忘记说了,我是个正宗的仙二代,我的父亲是灵珠派的掌门,和我的母亲同为金丹期的真人,而我的太祖则是门中的唯一元婴老祖。

    灵珠派虽然在明州只是个二流的宗门,但是修习的功法却一点不输于那些拥有化神真君的超级宗派,据说,灵珠派在上古时期也是超级大派,只是因为门派传承至宝被毁,功法修炼变得极其艰难才慢慢的沦为了二流门派。

    随着双修功法的运作,我的思绪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进入到了物我两忘的修炼状态。

    第二天清晨,我们娇妻收了功法,穿好衣物走出了卧室,又抬手收去了外表看起来和一块平整大石无疑的玲珑屋,乘坐着穿云燕向北方飞去。

    这次出来,我和娇妻是奉了父母之命四处游历的,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他们的丹药用完了,需要我这个寻药童子四处转转,给他们再找几株千年灵药,虽然灵药在我的小空间中随时都有,但我也不能不做个掩饰不是?

    乘坐着穿云燕一路北行,临近正午的时候在一个小谭边停了下来。

    雪琼抚了下鬓角的一缕秀发,看了看四周对我说道:“夫君,这次出来收获不大,我看这地方灵力不错,要不在这里找找?”

    我心里不由的叹息了一声,娇妻的胃口可是越来越大了,二十三株五六百年的灵药加上七株千年灵药竟然还不能让她满足,我坐在一块石头上懒懒的摆了摆收:“让我歇会,精神不足我可是找不到灵药的。”

    “好啦!好啦!我还不知道你!”

    雪琼笑意盈然的说:“我知道你喜欢美食,你先歇会,我给你做饭。”

    看着娇妻熟练的生火做饭,我的心中充满了温馨……和对美食的,要知道娇妻用的灵材和凡人用的可是不同,凡人的食物杂质极多,即便是我这样的筑基修士食用也无法消化干净,而灵材则杂质很少,筑基修士几乎可以完全消化,些许的杂质通过毛孔就可以自然排出,能够保持身体的无暇无垢。

    没过多长时间,一桌丰盛的饭菜便摆在了我的面前。

    “好香的味道!抚云楼的大厨娘手艺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