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发现自己是降智女配后[穿书] > 第 67 章(小恶魔)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秘书发来的消息,每一个字她都认识,可连在一起却让她有些看不懂,她的大脑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应对这个世界的方法只剩下茫然。

    不知过了多久,头顶突然传来一句:“你在干什么?”

    黎浅浅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把手机倒扣了,一抬头就对上霍疏的眼睛。他的眼眸黑沉而冷静,甚至还透着一丝冷意,完全不像刚醒来的样子。

    她恍了一下神,没等反应过来就问出口了:“你没睡啊?”

    霍疏静静的看着她,像潜伏许久的野兽终于暴露在猎物面前,眼底的情绪即便掩饰,也叫人看得心惊。

    “你在干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黎浅浅没有回答的问题。

    黎浅浅讪讪的笑了一声,还在努力装镇定:“没干什么啊,就是跟别人聊天而已。”

    “跟谁。”他继续问。

    黎浅浅其实不确定他有没有看到聊天内容,又或者具体看到了多少,所以不敢贸然撒谎,听到他的问题,她一时间没有说话。

    “现在这样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知道?”霍疏哑声问。

    他的两个问题问出口,就等于默认看到了她和秘书的聊天内容,黎浅浅抿了抿唇,心疼的捧住他的脸:“我不是因为同情你才和你在一起的,我没那么伟大,再说了,如果真是因为同情,那我高中的时候就该和你在一起了不是吗?”

    霍疏沉默不语。

    “一切都只是巧合……好吧,我承认,其实有一点点影响,但你可以去问我哥,我在知道你生病之前,就已经对你动心了,我哥总不会骗人的对吧?”黎浅浅仔细和他解释。

    霍疏垂下眼眸:“不聊这个了。”

    “不聊不行,你都去看心理医生了,”黎浅浅蹙眉,“我没办法不聊。”

    霍疏轻抿薄唇,显然不愿意再提这件事。

    黎浅浅深吸一口气:“你相信你爸说的那些话了吗?”

    “没有。”虽然不想聊,但黎浅浅的问题他还是有问必答。

    黎浅浅点了点头:“所以你现在的心结,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在知道你生病的事后才跟你在一起这件事对吧?”

    霍疏不语。

    “那你想让我怎么证明呢?我已经很努力的爱你了,也愿意把一切好的东西都送给你,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给你安全感,你现在告诉我,我该怎么给你安全感。”

    黎浅浅在说这些话时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但其实一点都没动怒,此刻的她就像一个面对无理取闹女朋友的直男,只想用最直接最快的方式解决问题,以至于稍稍显得着急了些。

    霍疏平静的看向她,眼底没有一丝情绪波动:“我不知道。”

    “……那该怎么办?”黎浅浅有些无力。

    “对不起。”霍疏立刻道歉。

    “不不不,这不是道歉的事,”黎浅浅叹了声气,“你没做错什么,只是有点生病了,这不是值得道歉的事,我只是想知道,怎么才能尽快治好你。”

    “我不知道。”霍疏声音愈发低沉。黎浅浅说的话他都明白,也知道她对自己不是同情那么简单,可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

    他就像被一双看不见的黑手束住了手脚,无限的往黑暗深处拉去,他的心脏也似乎被染黑,无数次闪过阴暗的念头,可每次对上她清澈的眼睛,又稍微冷静了些。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冷静多久,也不知道等心里的野兽冲破牢笼那一天,会对怀里的小姑娘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到时候她是不是会忍无可忍的离开,就像之前那样,彻底消失,渺无音讯。

    他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却无法对黎浅浅说出口。

    黎浅浅看着他眼下淡淡的黑青,再也不忍心逼他了:“没事,我们可以一起去问心理医生,你下次去看医生的时候能带上我吗?”

    “好。”

    “那我们今天去吗?”黎浅浅趁热打铁。

    霍疏顿了一下:“最近都不太有空。”

    “为什么?”黎浅浅蹙眉。

    霍疏安抚的摸着她的头发:“我得解决一个人。”

    黎浅浅愣了愣,接着就明白他说的是谁了。她沉思片刻,最后点了点头:“是该解决了,我讨厌他。”

    明知道霍疏心理有问题,还故意这样逼迫他,真是没有尽到半点父亲的责任。

    一想到这里,黎浅浅又忍不住心疼霍疏了,她爹妈虽然也不靠谱,可好歹没对她做过太过分的事,而且有哥哥在身边,从小到大也没吃过什么苦,哪像他的父母,一个擅长□□折磨,一个擅长精神折磨,要不是霍疏命硬,生生挺了下来,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她叹了声气,在心疼的表情暴露之前钻进霍疏怀里,耳朵贴着他的胸膛,静静听他心脏跳动的声音。听了许久之后,她声音低低的问:“真的睡不着吗?”

    “嗯。”

    “吃点药呢?”

    “不能再吃了,容易有瘾。”霍疏平静的回答。

    黎浅浅抿了抿唇,半晌低声问:“那有别的办法吗?”

    霍疏顿了顿:“医生建议我多运动。”

    “哦……那你现在要去运动吗?”黎浅浅昂起头,只能勉强看到他的下巴。

    霍疏思索片刻:“不去。”

    “嗯?”

    “我不想动。”也不想和她分开。

    黎浅浅听出了他的潜台词,哭笑不得的捏了捏他的脸:“可你不运动的话,不就睡不着了?躺着也白躺。”

    “在床上,也是能运动的。”他略带迟疑。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正要说话,他便低头吻了过来,她只得揽着他的脖子应付,唇齿碾转间她忍不住问:“你买计生用品了?”

    霍疏顿了一下:“没有。”

    “那你还……”

    “没事,我有别的办法。”

    黎浅浅:“?”

    这种事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她无语的想要反驳,却被他咬了一下唇,她顿时吃痛的皱起眉头,刚要说话,就被他撬开唇关、攻城略地。

    等最后一颗扣子被解开,黎浅浅终于知道了他所谓的别的办法,就是除了最后一步不做,其他都做了,简直是……无耻之极。

    最无耻的是,她最后累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他的精神状态依然很好,没有半点要睡着的样子。

    “我以后再也不上你的当了……”她口齿不清的嘀咕一句。

    霍疏把她抱进怀里,神色虽然还是冷冷清清的,却没有之前那么低沉了:“你是我的。”

    “嗯。”她调整好姿势,在他怀里睡得像个小朋友。

    “我下次会记得买东西。”他又补充一句。

    黎浅浅隐隐约约听到这句话,刚想问买什么,就彻底陷入了黑甜的梦境。

    最后她是在饭菜的香味中醒来的,睁开眼睛发现旁边没有人,她吓得蹭的一下爬了起来,顾不上整理衣服就往外跑,直到冲到客厅看到霍疏好好的在厨房,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闹出的动静不小,霍疏自然也听到了,回头看向她时,就看到她身上套着睡觉前穿的他那件睡衣,一双长腿就这么暴露在空气里,配上微微凌乱的头发,看起来有种别样的风情。

    他的喉结动了动,放下锅铲朝她走去:“怎么了?”

    “……没事。”黎浅浅勉强笑笑。

    霍疏顿了顿,明白了:“你是怕我出事?”

    黎浅浅脸上的笑意僵了一瞬,一时间忘了反驳。

    “我不会有事的,”霍疏俯身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我只是有些睡不着,又不是精神失常,放心吧。”

    “嗯……你在做饭?”黎浅浅有点明显的转移话题。

    霍疏唇角微微扬起:“没有黎深做的好吃,但应该还不错,我最近睡不着的时候都在研究菜谱。”

    “真的呀,那我可要尝尝。”黎浅浅说着话就要往餐桌走。

    霍疏拉住她的胳膊:“先去穿衣服。”

    黎浅浅愣了一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自己衬衣领口大开,白白的沟壑若隐若浮。

    她:“……”刚才太着急了,忘了自己穿的是什么了。

    霍疏见她站着不动,以为她懒得换衣服,沉思片刻后还是开口了:“你不换的话,我就不想吃饭了。”

    ……那想吃什么?黎浅浅想起他之前做过的荒唐事,立刻手脚僵硬的回屋换衣服去了。

    两个人吃完饭霍疏就要去公司,黎浅浅立刻要跟过去。看到她紧张的样子,霍疏抿了抿唇:“你真不用这么担心。”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陪着你。”黎浅浅握住他的手。

    霍疏垂下眼眸:“我知道,可我不喜欢。”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陪着你?”黎浅浅蹙眉。

    “我不喜欢你担心我。”

    黎浅浅愣了一下,明白他心里还在排斥她的关心,觉得是同情的表现而非爱意。她轻叹一声,知道这事急不来,只好答应不跟着了:“那你会辞退杨秘书吗?”

    “他话太多了。”霍疏眼角泛冷。

    “可是他是真的关心你,”黎浅浅握住他的手,“有这样的人在你身边,我才能放心。”

    “你想留下他?”霍疏敏锐的察觉到她的态度。

    “可以吗?”黎浅浅对秘书还是很愧疚的,毕竟不管是温泉酒店那次,还是今天这次,都是她主动挑起话头,才引得他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好。”

    她本以为要费上一番口舌才能说服霍疏,没想到自己刚提出来他就答应了,黎浅浅愣了一下,唇角微微上扬:“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听呀?”

    “嗯。”霍疏回答得很坚定。

    “你真好,”黎浅浅踮起脚尖亲了亲他,“难怪我这么爱你。”

    霍疏的唇角也浮起一点弧度,回给她一个温柔的吻。

    两个人又黏黏糊糊片刻,总算是一起出门了,但刚到楼下就分开了,黎浅浅去了中介公司,霍疏则直接去了霍氏。

    霍疏刚到办公室,秘书就丧眉搭眼的进来了,看到霍疏后干巴巴的笑了一声,把打印好的东西交到了办公桌上,霍疏扫了一眼,第一页的‘辞职信’三个大字很是显眼。

    “要走?”霍疏看向他。

    秘书苦涩的挠挠头:“抱歉霍先生,我没完成您的嘱托,把您生病的事告诉黎小姐了。”

    霍疏眼底没有半分情绪。

    “虽然不知道她有没有告知您,但我觉得我不能隐瞒,毕竟……”秘书抿了抿嘴,“毕竟我已经在不经意间伤害过您一次了,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虽然您比我小上几岁,可我却实打实跟您学了很多东西,这一点我要谢谢您。”

    他说完停顿一下,还是忍不住为黎浅浅辩解:“还有,虽然觉得您可能会烦,但我还是想解释一下,黎小姐对您的感情如何,我作为旁观者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她是真心喜欢您,并不是所谓的同情,如果您一直这么认为,恐怕最后会伤害到她。”

    “嗯,我知道了。”霍疏垂下眼眸。

    秘书又想了想,发现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咳了一声道:“要是没有别的事,麻烦您批一下辞职的事,我也好和其他人交接工作。”

    霍疏闻言许久没有说话。

    秘书心中忐忑,忍不住又唤了他一声:“霍先生?”

    “真要觉得对不起我,就好好工作。”霍疏声音有些冷淡。

    秘书下意识的点头,点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立刻震惊的看向他。

    “我还要忙,你先出去。”霍疏扫了他一眼,表示终止对话。

    秘书难得忤逆他一次:“别别,您的意思是……我能留在霍氏了?”

    “怎么,你不想?”霍疏反问。

    “我当然想!”秘书有点激动,说完眼眶都要红了,又是笑又是嘴角下撇的,三四十的人了看着像个小孩,好半天才平复下来,“谢、谢谢霍先生愿意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工作的!”

    说完,他不敢再打扰霍疏,赶紧收回辞职信转身往外走,走到一半时突然想到什么,又赶紧回头说一句:“啊……霍先生,能跟您商量个事吗?”

    “说。”

    “您的体检报告之类的,以后能对我保密吗?不然……”秘书觉得这事提得不合时宜,可如果不说的话,又是个定时.炸.弹,“不然黎小姐问起来,我肯定会告诉她的。”

    “你倒是听她的话。”霍疏扫了他一眼。

    秘书没忍住笑了一声,又赶紧绷紧脸:“那什么,黎小姐好歹是未来老板娘,我怎么也是要听她的。”

    霍疏面无表情,心情却好像不错:“你倒是会巴结人。”

    秘书一看他的样子,当即松一口气,又拍了几句马屁,这才笑眯眯的溜走。

    解决完秘书的去留问题,霍疏继续收拾霍停留在霍氏的人马,每次出手都快准狠,精确的找到他们的弱点,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这次的变革引起了霍氏上下的动荡,连何蕾这个分公司的人都忍不住通过黎浅浅打听,得知霍氏没事只是权力变更的时候,她这个小员工立刻安下心来,继续做自己的工作。

    他在忙的时候,黎浅浅也没闲着,她通过秘书联系到霍疏的心理治疗师,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去了解霍疏现在的情况。她在做这件事的时候霍疏也是知情的,但他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情绪,所以黎浅浅很顺畅的就得到了第一手的资料。

    “霍先生这种情况很特殊,他内心强大且封闭,其实并不信任我们这些医生,每次来也只是因为知道自己该看医生了,而不是发自内心的想得到帮助,他甚至觉得自己不需要帮助,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医生和缓的说。

    黎浅浅皱眉:“您是想说,他这种情况就算看医生也没什么用?”

    “不是没用,但我们的帮助实际效果不大,他的心结在您这儿,说到底还是需要您来帮他解开。”

    黎浅浅沉吟片刻:“我该怎么做?”

    “他一直在压抑内心的黑暗,但我们团队研究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堵不如疏,与其让他一直克制,不如好好的释放,您觉得呢?”医生微笑着说。

    黎浅浅顿了顿,也没发表意见,只是安静的坐了片刻后就离开了。

    她走了之后没多久,霍疏的电话就打来了,一接通就问医生说了什么,医生斟酌片刻,没有把最后的一段谈话告诉他,而是说只告诉了黎浅浅他的病情现状。

    霍疏没有多想,听到答案后就挂断了电话。

    “……其实我觉得您没必要这么紧张,黎小姐也只是想更了解您而已。”秘书在他挂了电话后忍不住道。

    霍疏看他一眼:“你进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啊,不是,”秘书一听他问自己,赶紧站得端正了些,“霍宅刚才来电话,说霍董身体不好,让您回去一趟。”

    霍疏垂眸:“不去。”

    “这……”秘书有点为难。

    霍疏看向他:“真的生病?”

    “救护车去了一趟,也在医院住了几天,具体情况不知道,但应该八九不离十。”秘书回答。

    霍疏思忖片刻:“叫司机去楼下等着。”

    “好的。”秘书忙应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他出现在霍宅。

    霍停好像一夜间老去了,鬓边的白发又多了不少,额头上的皱纹也愈发深了,就连看向霍疏的眼神都隐隐浑浊,只是还在辛苦的维持当爹的骄傲。

    “你舍得回来了?”霍停死死盯着他。

    霍疏面无表情:“我来这里,不叫回来。”

    “呵,你是霍家人,这是你到死都改不了的事实,不用在这儿跟我嘴硬。”霍停冷笑。

    霍疏垂下眼眸,半晌轻嗤一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你放心,我没打算否认,只是霍和霍也是不一样的,至少现在的霍家和霍氏,姓的都是我这个霍,不是吗?”

    霍停闻言气得额角青筋直冒,旁边的医护人员忙道:“老爷子,您不能动怒,一定要冷静!”

    “你一定要娶黎浅浅?!”霍停当医护人员为空气,口口声声的质问霍疏。

    霍疏眼底微冷:“你现在以什么身份和我谈这个问题?”

    “以你爸的身份!”

    “那不好意思,我从小没有爸爸,”霍疏勾起唇角,“现在自然也没有。”

    “……我知道你恨我,但你没必要为了和我作对,就勉强自己跟不爱你的女人在一起,我霍停的儿子不这么懦弱。”霍停沉声道。

    霍疏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都到这一步了,还没放弃?”

    霍停一听他的话,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当即铁青着脸不说话了,只是握着拐杖的手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医护人员忙拿了救心丸来,霍疏淡定的看着霍停吃药,等他吃完才看向医护人员:“他还有多久能活。”

    “……只要好好养着,不要操劳过度,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医护人员看出他们关系不好,谨慎又小心的说。

    霍疏微微颔首:“很好,”说罢,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霍停,“希望你长命百岁,然后看着我是怎么一点一点把整个霍氏拿走。”

    霍停呼吸愈发急促:“你休想……真以为我这个董事长没有半点用了?我之前是给你面子,真惹急了,我让你滚出霍氏!”

    “那就试试看,记得别操劳过度,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活得比我久,”霍疏勾起唇角,“否则你恐怕没那么容易进霍家的墓园。”

    “你!”霍停猛地站了起来,额角的青筋几乎要爆开,“你敢……”

    “我敢不敢,你知道的。”霍疏直起身,彻底撕去了伪装,露出冷漠残忍的一面。

    霍停脸憋得通红,眼珠不自然的轻颤,指着霍疏的手已经抖得不像样,医护人员见状不好赶紧叫救护车。然而还是晚了,霍停猛地站起来,却没有支撑多久,当着霍疏的面倒了下去。

    “霍董!”

    “霍董!”

    霍氏的宅子里乱成一片,每个人都很着急,拼命的以各种称呼叫霍停。而他真正的家人,此刻却满眼漠然,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不知过了多久,宅子里重新安静下来,大部分人都随霍停一起去了医院,小部分留守的佣人因为霍疏的存在不敢进入客厅,只是远远的往这边看上一眼,再小小声的说着他的不孝。

    霍疏仿佛孤身置身于海洋之中,四下望去无一是岸,漂泊至死再无尽头。他突然觉得厌倦,厌倦了这里的一切,于是转身要走,结果一回头就对上一双清澈的眼睛。

    只一瞬间,他就找到了归途。

    “杨秘书说你回来了,我有点担心,”黎浅浅走到他跟前,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指,“虽然知道你不想让我担心,可我控制不住。”

    霍疏眼眸微动,片刻后伸手抱住她。

    黎浅浅没想到他会突然把大半重量压在她身上,膝盖软了一下才撑住,反手抱紧了他:“没事的,没事的……”

    “我想回去。”霍疏哑声道。

    黎浅浅应了一声:“那就走吧。”

    “嗯。”

    黎浅浅握住他的手,拉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当走出这座宅子时,霍疏回头看了一眼,便跟着黎浅浅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秘书在前面开车,霍疏和黎浅浅坐在后座,秘书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们一眼,才小心的说:“根据医院的人说,霍董是中度中风,生命不会有危险,但是后续就算恢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黎浅浅看了霍疏一眼,默默握紧了他的手。

    霍疏垂着眼眸没有说话,许久之后突然开口:“我知道他受不了刺激,所以才回来。”

    秘书手一抖,险些把车开歪。

    黎浅浅安慰的拍拍他的手:“都过去了。”

    霍疏看向她:“我是故意的,你怕吗?”

    黎浅浅见他不想改变话题,静了一瞬后认真问:“那你为什么故意?是因为恨他?”

    秘书嘴角抽了抽,觉得自己不该在这里,但他是司机,跳车也不太现实,只能保持冷静继续开车。

    “不是。”霍疏回答。

    黎浅浅顿了一下:“那是因为我吗?”

    霍疏不说话了。

    黎浅浅轻笑一声:“看来是真的,对我这么好呀?”

    霍疏抿了抿唇:“你不觉得我可怕?”

    “那你是知道自己气他一下,就能把他气中风吗?”黎浅浅反问。

    霍疏不说话了。

    黎浅浅笑了起来:“看来不是,所以你这次回来,只是要表明态度,顺便气他一下,让他有所顾忌对吧?”

    “你为什么把我想得那么好?”霍疏似乎真的疑惑。

    黎浅浅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我爱你。”

    “嗯?”

    “我爱你啊小宝贝。”黎浅浅说完自己先乐了,为了掩饰赶紧捧着他的脸亲一下。

    霍疏唇角微微上扬,周身的低气压也散了些,他指了指没被亲的那半边脸:“还有这里。”

    黎浅浅按照他的指示又亲了一下。

    霍疏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些,他点上自己的唇:“这里有吗?”

    “有。”黎浅浅瞄准他的薄唇,啾啾嘬了两下。

    霍疏终于露出了清晰的微笑,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前面的秘书面无表情,并不想吃这碗狗粮。

    他们回去后两天,霍疏立刻发布了霍停的病情,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就逼他退出了霍氏的权力中心,而一直跟着霍停的那些元老终于意识到大势已去,开始向霍疏示好,霍疏当即又一次进行收割,霍停彻底成为霍氏的历史。

    他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半个月后了,这半个月连轴转,身体和精神明显绷到了极致。黎浅浅看着他日渐消瘦,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耐心等到他把一切都结束。

    好在很快就等到了他休息的日子,黎浅浅立刻跑去家里找他:“别墅要卖了,陪我去一趟好吗?”

    霍疏顿了顿:“卖给谁?”

    “买主在别墅,我们过去看看吧。”黎浅浅说着,就直接拉他往外走。

    霍疏眉头微蹙,跟在她身后上了电梯:“我把房款转给你,你不卖了好吗?”

    “为什么啊?”黎浅浅疑惑。

    霍疏不语。

    “你想要吗?”黎浅浅又问。

    霍疏微微摇头。

    “那你给我钱干嘛?”黎浅浅失笑,“你又不买。”

    霍疏抿了抿唇:“我不想你卖。”

    “买主已经到了,我们先去看看吧。”黎浅浅耐心说。

    霍疏默默和她对视许久,见她没有松口的意思,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安静的跟着她去了别墅。

    然而别墅没有人。

    他们一起去了客厅,家具和装饰品都被细心盖好,没有一丝人气。两个人转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所谓的买主。

    “估计是还要一会儿,我们自己转转吧。”黎浅浅提议。

    霍疏心情有些低沉,但还是答应了。于是黎浅浅拉着他一起去了阁楼。

    同样是许久没住人了,但阁楼就是一点灰都没有,似乎被人精心打扫过,霍疏还在低落,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变化。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霍疏昔日住的地方,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霍疏的眉眼舒展,突然注意到刚换的被褥:“这里有人住吗?”

    “马上就要有了。”黎浅浅回答。

    霍疏顿了一下,眉头微微蹙起:“对方还没交钱,就已经要住在这里了?”

    “大概吧。”黎浅浅笑得眉眼弯弯。

    霍疏的脸沉了下来:“我不准。”

    “为什么?”

    “这是我的房间。”霍疏冷着脸看向她。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所以就只能你自己住?”问完不等霍疏回答,又补充了一句,“我也不能住?”

    霍疏嘴唇动了动,刚要说话,突然意识到什么,立刻闭上了嘴。

    他不敢猜。

    黎浅浅也不用他猜,看到他的表情后没忍住笑着抱住了他:“我可以住吗?”

    “……嗯。”

    “那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我跟我哥说去国外改论文了,”黎浅浅狡黠的看着他,“你懂的,我还没告诉他论文是霍停搞鬼的事。”

    霍疏眉眼微动:“为什么?”

    黎浅浅耸耸肩,转身走到门口,轻轻把门关上反锁:“医生跟我说堵不如疏,与其让你一直憋着,不如帮你释放一下,所以我就带你来这里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能开心。”可以让他放松的地方,以及可以帮他放松的人,条件都具备了,现在就只看他了。

    “……做什么都可以?”霍疏眉头微蹙。

    “嗯,做什么都行,”黎浅浅回头,从兜里掏出一沓小方块,“霍先生,我愿意配合。”

    霍疏看向她的手,眼底突然暗了下来:“你会后悔的。”

    “那就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