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锦绣小丫鬟 > 第7章张婆子
    听她这么说。

    那小丫头这才露出骇然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你可晓得咱们这里不干净?”说完四周瞅瞅,恐慌不已。

    另一位小丫头也已经拽紧她同伴的袖子,害怕得不行。

    陈喜挑眉继续听着。

    那小丫头才把听来的可怖事迹说出来,原来这边培训的院子里头不平静,夜里总有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

    陈喜还当是怎么回事,原来是鬼故事,对方若是知道她也是阿飘来的,估摸着这会儿已经晕倒过去了。

    她神经大条得哦一声,饶有兴致地继续听她磕磕绊绊说道。

    倒腾来倒腾去。

    陈喜只捕捉到重要的信息,询问道:“为何样样都跟那东院还有三少爷有关系?”

    什么什么丫鬟从东院那边跑出来后就浑浑噩噩不省人事,什么什么婆子去东院送一回东西回来就倒地不起。

    还有更厉害的。

    说是某位嬷嬷远远瞧一眼那位三少爷回来就不行了。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这话题。

    陈喜都觉得有些太刻意,怎么坏的事情都跟一个人有关系?

    这让她想到上一世的网络水军大战,一个个下场挑拨是非,目的就是为了让目标身败名裂,怎么也得扯上目标。

    那小丫头也说不清楚,总之这个院子不平静,这个府邸里头也不平静,就只知道东院是个不能去的地方。

    会招上霉运的。

    那小丫头如是说到。

    陈喜正觉得这东院必定有故事,耳边突然就冒出幽幽的声音,道:“原是在说三少爷啊...老奴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姑娘们可要细听听?”

    这道声音叫俩小丫头都被吓得抱成一团尖叫啊了一声。

    陈喜不禁揉揉耳朵,而后饶有兴致地对着来人问道:“你知道?”

    来人年纪估摸着四十来岁,身材娇小,穿着灰扑扑的衣裳,头发倒是盘得整整齐齐,用一只木发簪别着。

    她脸上的褶子很多,面容平凡到一眨眼就能忘记的程度。

    陈喜却记住她的面容。

    “老奴在黄家干了几十年,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事情没听过?”

    张婆子呵呵笑着,一张褶子脸活生生笑出朵花儿来。

    陈喜自然明白这相当于买卖情报,若不她想八卦早说了。

    于是她挑挑眉,假意摸摸袖口,而后哎呀一声道:“真是,忘记我如今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了...”

    人都被卖了。

    她身上能有什么?

    张婆子见到的却是位聪明丫头,顿时眼睛闪过精光,呵呵笑道:“老奴不要什么,只盼着往后姑娘们吃着好的给我留口吃食即可,我可惦记着那萝卜肉糕许久了...”

    身边的小丫头们这才回过神来似的,也晓得对方想跟她们分享信息呢。

    便连忙真切地点点头,清脆地说道:“行啊!我们才吃过那萝卜糕呢,若是能带,下回一定给你带些回来。”

    年纪轻轻,天真烂漫得很。

    陈喜当然明白这婆子要的不只是吃食,那是让你平常吃肉也给她留些肉汤呢,显然是二等丫鬟看上等人脸色,她们那些粗使婆子丫鬟则是指望着二等人那捞点好处。

    也是唏嘘。

    陈喜也端着笑容说道:“是啊,还没问您怎么称呼呢?”

    张婆子对陈喜另眼相看,她便对着陈喜说道:“人人都唤老奴张婆子,姑娘们也这般喊我便是,我就是负责这院子里头的洒扫和搬搬抬抬,什么杂活都干,姑娘们要是缺些什么,也可尽管使唤我去跑腿便是...”

    张婆子咧嘴笑着说着,边说还边对着整个院子比划比划。

    逗得俩小丫头咯咯笑,福珠和鱼儿也总算回过头来看她们在做什么,她们只认识陈喜便只问她怎么回事儿。

    陈喜就简单说说。

    张婆子瞧见圆圆脸蛋跟个小福娃似的福珠也欢喜道:“我们这种身份的奴才哪里比得上姑娘你们,万一哪日发了光,入了主子们的眼儿可是不得了呢。”

    陈喜听她马屁拍个不停,正经事儿倒是不说,便提醒道:“张婆子,您还没给我们说说那三少爷是怎么回事儿呢?”

    张婆子闻言回头看她,脸上的笑意愈发深,她点点头说道:“说,自然是要说,其实老奴不说你们早晚也得从别的地方晓得,我这也是觍着老脸过来混混眼熟。”

    她这番话说得卑微,对她们这些二等小丫头都奉承得很。

    小丫头们没见过世面,被人捧一捧就觉得飘飘然了。

    都咯咯咯地乐不停。

    福珠和鱼儿也觉得眼前得张婆子好生奇怪但也没出声。

    张婆子这才给她们科普说到:“三少爷啊,老奴奉劝各位姑娘能少提还是少提,不吉利,虽然老太太稀罕他,但终究没那个福气哟,说起这三少爷也可惜,二奶奶也是可惜,还得叹二奶奶有那么个不靠谱的娘家哟!”

    张婆子说着见她们云里雾里的模样,又“害”得一声说道:“瞧我,你们才到这儿来,哪里晓得这些,你们且听我从头说起!”

    小丫头们排着队等洗澡,人多位置少,又不能走开。

    所以干脆听听八卦也挺好,实则也不叫八卦,这叫了解情况。

    张婆子便给她们从头说起,道:“你们晓得咱们黄家是何等人家了吧?向嬷嬷那番话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这话又引得小丫头们咯咯直笑,显然都被她给吸引了。

    陈喜安安静静地收集信息。

    才知道。

    黄家目前辈分最大的就是那位老太太,今年五十六岁,她哥哥就是长公主的驸马爷,前些年才被封了侯爵。

    老太太也跟着自个大哥身份倍涨,毕竟她大哥疼她。

    驸马爷只稀罕妹妹,对于其他孩子倒是不冷不热的。

    因此整个黄家里头所有人都供着老太太,生怕她不高兴。

    老太太身体稍微不好都得惊动整个黄府里头的所有人。

    毕竟黄家还得倚仗着老舅爷的帮衬,老太太若是不在了,那么驸马爷对他们这黄家如何,心里也差不多有数。

    因此。

    老太太能不被供着么?那可是黄家用来攀亲的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