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这个天下我做主 > 第59章:示弱引诱
    沈家的仇人太多,在这彭城内首当其中的就是王家和东南王。

    但沈宁初来乍到,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又无势力积累,想要直接灭掉这两个仇家谈何容易,所以沈宁只能驱狼吞虎,算计为主。

    如今,东南王司马越疾病缠身,王家觊觎徐州许久,两家明面上笑脸相迎,背后早就握紧了刀,都等着对方转身时给对方一刀。

    所以两家的矛盾为沈宁设计提供了有利基础和条件。

    如今,沈宁凭借一手精湛的美食造诣征服了司马海云,所以只需要假借司马海云之手搞死王北玄,彻底恶化两家关系,就如同点燃了导火索,接下来就是炸场了。

    至于为什么不搞死司马海云,是因为司马海云身边有大武师护卫保护,沈宁不便动手。

    此时游船上,沈宁把话题扯到游泳这件事上,就是为了引出王北玄会水性这件事。

    沈宁要杀人,自然会调查清楚对方的底细,有竹红缨这个内应,想要获得王北玄的个人信息就很简单了。

    而沈宁无法确定张辽和司马海云懂不懂水性,故而引出话题,顺便旁敲侧击询问了司马海云的护卫。

    而结果让沈宁很满意,整条船上,只有王北玄精通水性。

    ......

    沈宁赞道:“没想到王公子精通水性,果然厉害!刚刚在下失言了。”

    “我幼年时在我外祖父那里学会的游泳,后来这个本领一直没有丢掉,朋友们见我水性高明,人送浪里小蛟龙,当然不是浪得虚名。”王北玄傲气道:“刚刚世子殿下说的在水中摸鱼,在下不才,也略懂略懂。”

    沈宁看向司马海云,笑道:“世子,看来王公子的水性果然厉害,在水中抓鱼绝非易事,可比游泳难多了啊。”

    司马海云冷哼一声,越加看不惯王北玄。

    突然,他想到一事,连忙问向沈宁:“赵兄,我记得你说过,烤鱼味道也是一绝啊?”

    “那是当然!鲜字以羊和鱼组成,可见鲜之含义。是我疏忽了,忘了让下人准备鱼了,下次我弄一顿全鱼宴,让世子殿下尝尝鲜。”沈宁说道。

    司马海云吞了吞口水,美食对他而言,哪有下次之说,现在能吃到就不能等下次,那多煎熬啊。

    所以司马海云看向了王北玄,道:“王北玄,你既然会摸鱼,不如下水给我摸两条!摸到了鱼,咱俩的恩怨一笔勾销,本世子便不追究你的过错了,如何?”

    王北玄一愣,面露难色。

    水里很容易抓鱼吗?真当自己是浪里小蛟龙啊。

    沈宁水性高明,也不敢说能在水里直接抓到鱼,毕竟鱼才是水里的行家。

    至于王北玄,是通水性,至于水中抓鱼完全是吹牛显摆。这下子糟糕了,牛皮吹破了。

    “世子殿下,我是很乐意下水抓鱼的,但是石狗湖的鱼较少,而且口味不佳,这样吧,登船靠了岸,我立即命人去准备最好的鱼!”王北玄解释道。

    司马海云顿时脸色阴沉,他已经给了台阶,对方竟然毫无领情,真当他王府世子好欺负吗?

    就在他要发怒时,沈宁帮衬道:“世子,王公子说的不无道理,而且湖水较冷,烤鱼之事不急。”

    司马海云点了点头,沈宁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王北玄松了一口气,瞥了一眼沈宁,并无感谢之意。

    沈宁笑了笑,不以为意。

    真当他好心吗?他是把自己在这场算计中的痕迹抹掉,事后王北玄出事,王霄调查此事时,现在沈宁替王北玄说好话,到时候就能成为沈宁的遮掩。

    而这时,羊肉串已经烤好了。

    司马海云早就被肉香迷得馋虫大动,忙跌冲过去大开朵颐。

    沈宁拿起一些羊肉串,送到了王北玄面前。

    “王公子,尝一尝。”沈宁笑道。

    王北玄打量着他,冷笑道:“没有胃口,我很担心你会下毒。”

    沈宁耸耸肩,叹道:“王公子,在下不知哪里得罪了你,毕竟在下才初到彭城没有多少时日。若是因为晴空的缘故,那是父母之命,而且因为沈家遗子之事,现在李将军对我极其不喜,这桩婚事能不能成,谁知道呢。若是因为我杀了沈家遗子,我想换作王公子身处当时的环境,也该这么做吧。我只是为了活着。”

    王北玄听到沈宁的解释,看出他在求饶示弱,心中甚是得意,便道:“你这番话说的还算中听,赵宝玉,来到彭城就该守规矩,这里可不是青州。另外,不要以为攀上了世子,就能耀武扬威。世子的胃口一旦变了,你也就不能狐假虎威了。李晴空这么优秀的女子,你可配不上,还是早日死心。”

    “王公子说的极是。”沈宁恭敬道。

    王北玄这才接过羊肉串,尝了一口,顿时眉头一挑。

    怪不得司马海云要和他交好,这味道真美味啊,以前吃到的食物简直无法比拟啊!

    沈宁又拿起一些羊肉串,笑道:“王公子慢用,我去给晴空送些,她也没尝过这种美食呢,想必会喜欢。”

    王北玄听后连忙伸手,道:“给我吧!”

    他岂能放过这次献殷情的好机会?

    沈宁脸上一怔,露出不情愿的神情,犹豫了一下后点点头,把托盘递给了王北玄。

    王北玄越加得意,此时的他越加觉得沈宁是个怂蛋,为了和自己缓和紧张关系,已经屈服了。

    自己可是上品世家的嫡系身份,对方想要在彭城立足,必须巴结自己!

    就这样,王北玄拿着羊肉串上了二层。

    沈宁转身叫上司马海云和张辽,也一同上了二层。

    到了上面,王北玄正向李晴空献殷情。

    “晴空,这羊肉串极其美味,你尝一尝,一定会喜欢的。”王北玄双眼火热看着李晴空。

    李晴空正站在船栏前赏景,目光转到王北玄身上,歉声道:“多谢王公子好意,但我没有胃口,不用了。”

    说完,李晴空扫了一眼刚刚上来的沈宁,只见对方正走了过来。

    沈宁靠近后,随口笑道:“晴空,王公子既然送来了,还是尝一尝吧。”

    李晴空一愣,眼中流出惊讶神色看着沈宁。

    沈宁面不改色,心中却知道,自己为了实行计划而装怂已经引起了李晴空的警觉。此女果然聪明过人,察言观色厉害。

    那么,你是拒绝,还是上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