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DIO魔馆调查报告 > 第三十一章(夜间生活)
    “要,要不然再等一下。”

    我冷汗直冒,胸腔内开始剧烈鼓动,慌张到了极点。一旦踏出这一步的话,就回不了头了,或许我应该再最后挣扎一下?

    其实我已经针对吸血鬼准备了秘密武器,但总觉得现在也不是什么好的时机,如果我假装说自己饿了想吃点东西,打开包里的瑞典鲱鱼罐头,那么DIO肯定会离开。

    但相对的是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也都不能要了!我也不能要了!

    ……或许应该诚实面对自己的谷欠望。

    承认吧艾琳,其实你想被他那样对待……

    我闭上了眼睛,长叹息了口气。

    选择克服恐惧,也是一个挑战自我的过程。

    ……

    …………

    从凌晨太阳尚未升起的时候,度过了一整个白天。快乐的时刻往往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饥肠辘辘的时候,终于又迎来了夜晚的来临。

    我很怀疑DIO所谓的奖励和惩罚都是同一件事情,不管我有没有做出正确的解答,结局都是同一个。

    不然我怎么会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呢?

    腿软,哦不对,是全身都软……

    人类和吸血鬼体格差距太过巨大,我感觉他可以轻易折断我的骨头,正面对打的话,几乎毫无胜算,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就算是普通亚洲女性和欧美男性类比而言,结果都是显而易见的。

    为什么我之前要想不开呢?现在我终于理解了,DIO所说的有很多时间来了解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我他妈差一点就死在了床上……

    此刻我饥肠辘辘,就像死鱼一样瘫着,完全不想动弹,连欣赏对方的美貌的精力都没有了。

    而他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精神也不错。他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面对生无可恋的我,他用那双大手把玩着我的头发,开始了一个新话题,还算温柔地出声道。

    “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过去,那也来和我聊聊你的事情吧……你的能力是天生的么?”

    “算是吧。”

    我疲倦地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不要我问一句你才回答一句。”

    他似乎对我的消极态度不怎么满意,“说点有意义的内容,除非你立刻就想开始下一次。”

    “……我出生于民国期间,因为战争的缘故,和父母一起逃难离开了自己的祖国。”

    ……我承认他的威胁很有效,我把脸埋进枕头,不得不和他聊起了自己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的过往。

    其实一旦开口了,倒也不是那么的难,虽然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倾诉的人,不过还是很流畅地说了下来。

    “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有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那是个很艰难的时期,父亲变卖了所有家产,给了一个美国人一大笔钱,让他带着我们全家偷渡离开。”

    “我的能力其实很早就已经产生了,在我懂事之后,我总是能够精确找到别人刻意想要藏起来的东西,找到大家的秘密,发现他们的不堪之处,因此周围的所有人都有点害怕我,后来我就尽量不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让大家渐渐淡忘了我‘不正常’的地方,像个普通孩子一样。然而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们的船被日本人在海上拦截,躲在货仓里的人们都被发现,他们把父亲和弟弟当场拖出来杀死,母亲和我被抓住带走……为此我不得不和双亲说了这件事,他们并不愿意相信我,甚至厌恶地认为我在说不吉利的话,强迫我改口。”

    我停顿了一下,虽然想起这些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但依然自嘲般笑了笑道,“……他们以为那样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多么天真不是么?但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逃走的机会只有一次,我们提前得到消息,日本人要过来了。因此他们把无论我如何都不肯上这艘船的我丢在了码头,带着弟弟离开了。”

    “哦,然后呢?”

    DIO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他把我搂在怀里,轻轻啃咬着我的脖颈,愉快地问道,“他们都死了吗?”

    “……死了,您好像对此很高兴?”

    “那样的家人,都死掉不是好事吗?我想你也了解到了,我毒杀了我的人渣父亲,那可是我短暂的人生中所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他的尖牙刺破了我的脖颈,轻轻舔舐着渗出的血液。

    “你的能力是一种天赋,你应该为此感到自豪,因为你与那些凡人是不一样的……”

    ……类似的话某位秃头的教授也这么说过,我们是进化的变种人,变种且自豪。

    我忍受着那种奇妙的疼痛中带痒的酥麻感,又继续道,“……不能说是好事,因为我其实并不怨恨他们,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对于那样的结局。因为我在上船前说的那番话被很多人听到,有人为了活命,向日本人供出了有个有特异功能的儿童,我就被带走了,送进了非常特殊的研究所,那里有不少和我一样的孩子,而不同之处是他们都被注射了各种实验试剂,像是试验品的小白鼠一样,每天都有人发疯,每天都有人死去。”

    “后来呢?”

    他打量着我道,“你活下来了,并且现在似乎还过的不错。”

    我要是过得不错的话就不会遇上你了……我暗暗腹诽了一句,感慨地回忆道,“谁不喜欢这样的能力呢?我就像是一个预言家一样,他们用仪器增幅了我的大脑,一直让我预测一些关于战争的事情……如果我故意说谎或者出错的话,他们就会用惩罚我,让我痛苦和尖叫,那种监狱一样的生活持续了很多年,我一直试图逃跑,但我的危险直觉又在不断阻止我,告诉我怎么避过灾难。注射实验血清的孩子们陆陆续续都死了,但无论死去多少孩子,都不断有更多会补充进来,只有天生具有超能力的我活着长大了,后来,终于有一个男人过来破坏了这个研究所,他干掉了里面所有的研究员,带着我离开了这里。”

    “哦?那个男人是谁?”

    DIO露出了相当感兴趣的表情,不仅仅是对于我的故事,也对于那个破坏了研究所的男人。

    “是个比较极端的变种人领袖,不过那段时期他对我而言就像救世主一样,我很感激他为我做的一切,虽然后来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们分道扬镳了。”

    “那么他现在在哪里?”

    “监狱。”我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面无表情地回答说,“他又搞砸了,被他的老朋友送进了专门关押高度危险变种人的监狱,我想短时间内他是逃不出来的吧,希望这次能让他好好反省一下……”

    “你的语气听起来你们似乎有过一段。”

    “是的,虽然现在我已经可以和他的儿子约会了。”

    是真的,他的儿子真的约过我出去玩,但因为他实在是太幼稚了,甚至送了我一只精挑细选的电子表作为礼物……

    我一口气把水喝光,顺便把擦拭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

    “所以现在还要继续谈谈我前男友的事情吗?”

    “我不至于去问这么不绅士的问题。”

    他痛快地结束了这个话题,然后开始穿起衣服,出声对我说道,“去洗洗干净,然后我带你去吃饭。”

    “马上去!”

    他说这个我就不累了!按照时间算起来,我确实应该吃饭了,不知道蝙蝠侠有没有抓到小丑,毕竟白天的时候还听到外面传来很多次爆炸。但根本就没有空隙去看电视新闻,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夺走,DIO绝不会让你有精力分心。

    其实我觉得哥谭这个城市意外的与他相配,但不想给蝙蝠侠制造更大的负担了,他还是别留下比较好。只是我依然没有考虑好是否要和他一起去埃及,他的魔馆和这里相比简直像个中世纪城堡,我真的不喜欢中东。

    当然,这些事情之后再说,重要的是先填饱肚子,然后再好好想想怎么和他说拜拜……

    如果不考虑别的话,他应该是个不错的情人,英俊,大方,很懂女人,但在那完美的皮囊之下,却隐藏着无法计算的危险。

    我拖着酸软的身体进入浴室,把自己仔仔细细里外洗了个遍。吹干头发,垫着脚小心翼翼地回到房间,发现DIO已经穿上了他那身极具个性的黄黑色皮衣,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新闻。我少许松了口,然后从新买的衣服里取出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顺便看了一眼电视屏幕。

    “小丑绑架了哥谭警局局长的女儿,在最后通牒的剩下四个小时中,蝙蝠侠将面临一个重大抉择……”

    新闻主持人正在焦虑地播报着晚间新闻,警告着市民们不要外出,警方正在全力抓捕小丑。我心里忍不住抱怨,蝙蝠侠哪里都好,就是不杀人的原则其实不应该适用所有人,但我可以理解他不想跨过那条线,毕竟他也需要维持自己的理智,不让自己堕落。

    DIO似乎饶有兴趣地看了会电视,等我我把衣服穿好之后,他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注视着我说道,“那么我们出去散个步吧,你还走得了吗?”

    “有点难……不过我会克服。”我如实回答道。

    “哼……真是贫弱,不过算了,上来吧。”

    他突然勾起手臂,示意我坐上去。

    我不由一愣,于是便按照他的意思,侧身坐到他的手臂上,然后他抬起手,就像扛着的是一个孩子一样,轻松无比地带着我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