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可爱到头掉 > 059(崽都生了)
    第59章

    就如青年说的那样,那块牌子上的刻文滑过一道光的时候,归云门就立刻知道了。

    归云门为什么在玄学圈子里有这么高的地位?

    如果将玄学大师们解释为,是通读风水玄学,懂得看相、开光、解灾、捉鬼的人。

    那么归云门就更像是,上可通神灵一般的存在。

    归云门远远驾凌于他们之上!

    这个牌子就是归云门中,一个小玩意儿。

    但它传递的信息,可不小。

    白浮在屋中盘腿半小时,想要试图寻找师叔口中所谓的灵气。

    结果灵气没找到,底下人倒是火急火燎地进了门。

    “咱们门里,有个牌子动了,似是有门人遭遇了什么危机……”

    白浮一听,当下起了身往放牌子的地方去了。

    为什么底下人要报来给他听呢?

    主要是白浮年纪虽小,但却是归云门中的嫡系弟子。

    在他上头的什么师叔、师伯、师娘……一律全不都不管事。

    老东西们愉快地把杂事分给了底下的小弟子,因而白浮才养成了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白浮跨出门,心里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想念那位太师母呢。

    自打那日,他和师叔师伯他们交代了之后……他们一个个的,都闭门不出了。唉,到最后也没说,将来是否还要去拜会太师母……

    “您瞧,就这儿。”

    白浮闻声抬头看去,只见一块巨大的牌子上,上面有无数个点。这些点被串联在一起,仿佛一张星网。

    只不过星网是灰暗的,上面只有一个点正在闪烁不停。

    白浮凑近一看,脸色微变:“这个点对应的牌子,当初是由师祖带着走的,快,快去通知师叔他们……”

    “是!”

    原本闭关不出的老东西们,这会儿全都聚了起来,针对师祖在外面究竟是不是遇到危险了,得是多么牛逼的东西,才能让师祖遇到危险云云,展开了一番讨论……

    白浮自己坐在门外的台阶上,小声地叹了口气:“……琢磨这么多年,灵气没琢磨明白,不知道上哪儿学的官僚习气。开会要开三小时……”

    白浮鄙视。

    另一头。

    混沌们对着荆酒酒和白遇淮,倒是已经服服帖帖了。

    荆酒酒回头和白遇淮说:“我们回家吧。”

    小机器人:?

    小机器人:“等等,任务还没有做完呀。”

    荆酒酒点头:“嗯,可是我找到我爸啦。”

    小机器人张张嘴,颓丧地垂了,呃,它的脑袋僵硬的,垂不下去。

    也是……连奖励都已经拿到了,那还有什么完成的必要呢?

    就是只是……

    荆酒酒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为什么是二分之一呢?”

    “什么?”白遇淮问。

    寻找神址任务完成1/2,就好像说话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一样。

    荆酒酒望着眼前的巍峨宫殿,怎么也想不出来,另一半神址应该在什么地方。

    算了,还是先回家吧。

    荆酒酒不太喜欢这个地方。

    郁然走过来,低声问:“准备回去了?”

    荆酒酒点点头:“身体已经重新塑好了,周大师的儿子也找到了,还找到了爸爸。”说到这里,荆酒酒眼底的光微亮了些。

    郁然表情也刹那柔和了许多。

    荆酒酒说到这里,突地又想起来一件事:“哦,只是还有……周大师的儿媳和孙女,也是死于邪神。我和白遇淮猜测,可能有人,就是那个曲易道长他的祖上,故意放了不少邪神像,流入市场……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遭了这个罪呢。”

    郁然面色冷了冷,但随即就又温柔了:“崽崽要去一个个找出来吗?”

    “……还是找到吧。不然,会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像周大师一样家破人亡呢?”

    “崽崽真善良。”郁然抿了下唇。

    他现在已经能触碰得了荆酒酒了,其它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郁然低声说:“我让混沌载着你我,一同回家好吗?”

    一起回家。

    荆酒酒抿了下唇,低低应了声:“嗯。”

    小机器人坐在背包里可急坏了。

    就这么走了?

    荆酒酒扭头看了一眼混沌世界中的远方。

    那里隐约还能瞥见许多扭曲挣扎的鬼魂……他们都是如周大师儿子一样的人物。

    荆酒酒有点可惜:“这些鬼魂是没有办法收拾掉了,倒是那条河……能直接吐出去吗?吐出去,地府是不是就能恢复了?”

    “不是那样容易的。”白遇淮低声道,“它不是阳间的河流,吐出来,会阴气四溢,河水倒流,引得日月也颠倒……”

    荆酒酒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郁然默不作声地将他们的模样扫入眼中,见荆酒酒无论说什么异想天开的话,白遇淮都低低应声,仔细和他娓娓道来……心底的不快这才减了一分。

    这么庞大的一个混沌,无法轻易搬家。

    它长在这里,几乎快要与山林融为一体,它已经许久没有化形,肚子里又装着土地、宫殿……俨然成了一个小世界。

    于是荆酒酒就选了抓他们来的混沌。

    这混沌蔫吧地把他们装到了肚子里,老老实实地载着他们离开这片绵延的山林。

    它哪能想到呢。

    怎么把人抢来的,还得把人还回去,不,还得运更远……

    这边往京市走。

    那边一群老头儿老太太,也终于开完会下了山。

    白遇淮的别墅里。

    “都找齐了吗?”

    “齐了。”

    “那就撤。”

    “等等。”有人笑道,“这里可是归云门的人居住的地方。”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就是想说,要是能顺带拿几样归云门的东西走,不是也很值得吗?”

    道长冷声道:“我早就看过了,这里放的玄学物品少之又少,除了小鬼脖子上的牌子,根本没一样是归云门的。”

    青年一手拎着小鬼圆圆,一边轻嗤道:“这位白先生,对他养的鬼果然看重得厉害……听说是荆廷华的儿子。早年拿去供了邪神那个。”

    后头也有人闻声应和道:“我见过照片。”说着,他低低一笑,带了点别的味道:“是挺好看的。”

    “邪神喜欢漂亮的吗?”有人好奇地问。

    道长低声道:“一个人身有多种气运,漂亮是他的气运,聪明也是他的气运,财富、健康种种都是他的气运……荆家那个儿子,就等同于将天底下最好的气运,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你说邪神喜不喜欢这样的贡品?”

    青年接声:“我都喜欢。”

    他们三言两语地说着,打开门,准备大摇大摆地走出去。

    可就在这时候,“喀嚓”一声轻响。

    “什么声音?”

    “照相机?”

    “谁在拍我们?!”

    他们本能地缩了缩脚。

    “白遇淮是个明星你们忘了?可能就是狗仔……没什么关系,走!”

    他们话音刚落,就听见一段警笛声由远及近了。

    “……”他们头皮一麻,齐齐转身,想也不想就往别墅里躲。

    他们是怕沾上警察的。

    警察,承天地间的方正浩然之气。

    寻常阴损手段都伤不了他们。

    如果正面撞上,没准儿他们还得去坐牢,毕竟他们身上都不怎么干净,都还留着案底呢。

    他们匆忙找到了别墅的地下室,躲进去,还画了数道符放置在门口。

    他们却没想到,平时盯着白遇淮动静的狗仔本来就不少,这边警车一来,那边马上火速奔来了无数媒体。

    甚至搞起了在线直播。

    “白先生是出门度蜜月了是吗?”

    “这边是进贼了吗?”

    “请问是谁报的警呢?”

    一帮人躲在地下室,就这么听着外面越来越热闹。

    “有病吗?怎么这么多人?我们还怎么跑?”

    “全弄死?”

    “你疯了!你全弄死,国家就盯上你了!你当你现在真成神了啊?子/弹一打,你也得死!”

    “这他妈就是明星?明星身边就跟这么多人的吗?”

    他们打死也没想到,如此缜密的部署,最后毁在了狗仔的手里!

    “不用担心,他们找不到人,自然就会离去的。”道长沉声安抚道。

    他们这一等,就等到了第二天。

    天光刚大亮的时候,一行人穿着像是古装戏里一样白色的,仙气飘飘的衣服,来到了白遇淮的别墅外。

    本来都觉得没劲儿了的记者们,一下子又提起了精神。

    “哎,你们什么人啊?”

    “都是老头儿老太太,练太极的?”

    “跑人家门前练什么太极……哎卧槽?!”

    他们张大了嘴,眼看着这行打扮统一的老年团,脚下仿佛踩了什么轻飘飘的东西,就这样轻轻地,越过了围墙。

    老年团们个个神色肃穆,从怀中掏出了纸张、木头。

    那扇大门对于他们来说,就形同虚设。

    他们稳步步入门内,身上肃杀之气渐浓。

    记者们:???

    草。

    见了鬼了吗?

    老头儿老太太们在地下室的大门前停住,俯身轻轻松松一拍门,毁了符文。

    “还我师祖!”他们厉喝道。

    里面的人惊得摔了一跤。

    那门缓缓打开来,里外终于相见。

    归云门的人一看,满地小鬼!

    何等阴损!

    身上还背着数尊神像,莫不是偷的?

    实在可气!

    里面的人骤然惊恐。

    归云门……归云门的老东西竟然一个不落全都来了!

    不就是动了个小鬼吗?

    “白遇淮……白遇淮不在这里!”有人抵不住这样的威势,低低辩解道。

    “胡言乱语!”大师伯一甩袖子,怒声道。

    “你不信,你不信问这小鬼!它是白遇淮养的!”

    大师伯怒目看过去。

    圆圆趁机又咬了一口那青年,喉中尖声道:“滚……出去!别碰……我妈的东西!”

    老头儿老太太们都是一愣。

    “这……师祖都成它妈了?”

    “咋的,还和鬼连崽都生了呢?”

    “师妹先不要昏!忍一忍!”

    ……

    记者在外面抓耳挠腮,什么东西都听不清,就在这时候,却看见一大朵足以遮天蔽日的乌云突然飞了过来。

    白遇淮坐在混沌的嘴里,往下一扫:“……家里出事了。”

    话音一落,白遇淮就直直纵身一跃。

    他身上的大衣被风吹得衣角翻飞,像是迅猛锐利的鹰张开了翅膀。

    别说记者没反应过来了,就连荆酒酒都惊愕地微张着嘴,本能地攥紧了手指。

    白遇淮稳稳当当地落了地,看也不看周遭的乱象,三两步跨进了大门。

    酒酒的东西在里面。

    白遇淮眉眼森冷。

    还有那些小鬼。

    都是酒酒一点点养起来的。

    混沌里,荆酒酒将手指掐得紧紧的。

    而就在这一刻,他脑中叮的一声响了起来。

    【检测到宿主的新愿望,新任务生成中……】

    【任务1:重建地府

    任务2:重建神址】

    【任务奖励:获得神明之躯】

    荆酒酒:?

    我要这玩意儿干什么呀?

    那道系统音像是知道他的想法,用冰冷的口吻,却硬生生说出中年男人的猥琐味道:【doi多少次都不会坏。】

    荆酒酒:?

    我刚才看着白遇淮跳下去,脑子里想的就是这个愿望吗???

    荆酒酒被自己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