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反派全家改造计划[年代] > 第 18 章(停手)
    长水县县城并不算大,县城里一发生点什么,便能够立刻小规模地传开,有时候只消稍有一些风吹草动,便会有不少机灵的人敏锐地察觉出了变动,并做起了相应的准备。

    之前不少人都为之瞩目的便是畜牧站里载进去的那一车猪,还有那里头之前搭起的猪圈。

    虽说后来那位市里来的技术员开着车往各个村里送去了不少猪,可也还剩下了一些养在了畜牧站新建的猪圈里。

    要知道,这活是需要有人来干的,就凭畜牧站之前的人手,稍微估量一下,便知道肯定干不来。

    长水县的畜牧站承担的工作很多,每年要配合屠宰场收猪、监督管辖区域畜牧情况、对动物出现的病情进行简单治疗等,哪有功夫每日安排人养猪?而这就产生了人员需求。

    虽然畜牧站的工作很接地气,三不五时要下乡,还得天天和鸡鸭鹅猪牛打交道,且工资定的死,没什么增长空间,可毕竟是个吃商品粮的机会,就是不打算找正式职工,先混个临时的位置,那也是抢先一步占据了先机。

    正当众人暗波涌动,就等着头一个报名的时候,那凝聚着众人期待的猪,就这么被那位技术员再度拉走,才勉强搭起,还没能维持几天的猪圈,便又这么关上了门。

    有人后续去打听,便听说是都送下面村里了,大多人对畜牧站的工作没那么多的执念,便也没再往细里打听了。

    ……

    这段时间以来,吕大队长深深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春风得意马蹄疾。

    要知道,大河村一向各种表现那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次上县城里开会,他就活像是个混子,混迹在其他村庄的大队长中间,生怕被领导点到。

    不说远的,就说几年前报粮食产量的时候,他们村还因为上报的粮食产量太低,被重点点名说过一回。

    可自打上回到县城里喜提“养猪英雄”表扬之后,他的日子便一下就顺了起来,尤其是一等养殖员到位,那更是直接起飞,现在每次他到县城开会,那都得顶着众人羡慕的眼光。

    每每这种时候,吕大队长便会捧好自己的杯子,故意走得慢腾腾地,好好地转悠一圈,而后露出满意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哎呀,还真别说,看着众人带着酸味的表情,他这心里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不过和这份喜悦一起来到的,还有沉沉的压力。

    尤其是在廖技术员把县里的那些猪牵到大河村后更是如此。

    他现在每天晚上辗转反侧,就怕宁振涛把这么多猪给养坏了,到时候养猪英雄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还成了养猪祸害!

    那位城里来的技术员倒是对宁振涛满口夸奖,那说得比当初那李站长还夸张,就差没说宁振涛是文曲星下凡――这话是要吕大队长觉得最震撼的。

    人家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宁振涛是浪子回头换了个人呀!

    想到这,向来认真负责,虽说身负队长职务,但每天总是把工分干满的吕大队长也不耽搁,背着手就往猪圈那去,不行,他还是得去看看,要不他不放心!

    ……

    宁知星脸上蒙着块对折的毛巾,这毛巾是之前宁振涛给她的新毛巾,正好能派上用场。

    县城里能分到的毛巾都没有成年和儿童的大小区分,统一的型号,哪怕是在对折的时候,对于脸本身就偏小的宁知星来说,那也是大的,都能连下巴都包得严实。

    之所以不怕闷不怕热用毛巾捂着自己,那都是因为前方的两人正在进行的操作。

    就在宁知星不远的地方,宁振涛和廖旭东并排蹲着,一副研究模样地琢磨着眼前的植物,而和这副平和画面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旁边的独轮车,下面用石头垫着保持不倒,里头装着的是哪怕隔着距离看上去都不太妙的东西。

    事实上这东西也没有什么可怕,只不过是积好用来做实验的农家肥罢了,但因为里面构成的不同,那独有的腐臭味道还是要人敬而远之。

    宁振涛和廖旭东憋气久了,便也对这东西不那么敏感,刚刚还随手绑在鼻子的布条已经摘了下来。

    农家肥在国内的使用,事实上可以追溯到很多年前的农业时代。

    大河村所在省份的地形特点,还有多年前不断变迁的地理渊源,使得传统的农业和畜牧业在当地一直不是特别发达,对于农家肥的使用,便也有所局限。

    一直在城市里长大的宁知星起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是在看到《科学养猪技术集锦》中关于经济价值这一篇章时,才想到了这个关键点,而这恰恰是现在就能用上的。

    谁让化肥现在才推广没几年,且在可以看到的几年内,都因为额外的经济开销很难成为使用的主流产品。

    正好,那几本书里有一篇关于养猪的文章提到了农家肥的使用,宁知星便主动地拿到小叔面前,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不,问题一出,宁振涛也解决不了,他哪知道为什么当地不用?便熟练地将这问题丢给了自己的“行走外挂”廖旭东。

    廖旭东一听问题,不由地陷入了沉思。

    他之前在上课时,便听了一位外地的老师说他们那的养殖规模,在听到说国家政策下达后,他们那边能做人一户人均一头猪以上时,他都听懵了,这在本地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他说实话,当时只觉得是村民们嫌辛苦嫌累,或者是觉得养猪的收益不高,毕竟猪是要吃粮食的,之前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可能费心养活猪?

    可现在一看,那时候的猜测竟是恍若描边大师般只中了一点边角。

    粮食是问题没错,可这归根结底,就是付出和回报的问题,当养猪给人的感觉是不能回馈更多的经济价值时,谁会想要养猪?

    廖旭东深觉自己这到大河村实践那就是啪啪打脸的过程,认知一次又一次地被颠覆。

    他前段时间还嫌弃其他人说他“什么都不懂”呢,还真没说错,他什么都不懂,一门心思以为教好他们怎么养猪就行,却没有想到为什么他们都兴趣乏乏,不乐意养。

    于是在宁知星的推动下,这农家肥短期实验便开始了。

    廖旭东主动从城里搬了一堆书,当时眉飞色舞介绍着书籍来源的他,并没有看到他身后宁振涛那震撼、痛苦又挣扎的小眼神。

    廖旭东看完了最后一位“选手”的表现,和宁振涛交换了下眼神,已然能看到彼此眼底满满的欣喜。

    要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可失败了不止一次!

    农家肥这东西的用法,若是去找任何一个常用这玩意的老农民,对方都会轻轻松松地量出用量,可问题要他们给个准确的比例,那他们就面面相觑给不出了。

    而他们能找到的文章里,同样写得很“大概”,上下随随便便就是几百斤的差距,对于具体的用量范围也都是模棱两可。

    当时看到这些,廖旭东就是当头一盆冷水浇下,一时有些迷茫,而这时候,一直陪在旁边的宁知星举起了手。

    “小叔,是不是又要做实验了?”

    “什么实验?”

    宁振涛简单地解释了一下:“就是我和阿星之前研究小猪爱吃什么饲料,吃什么饲料长得好,就给他们编了号,分别试了试。”

    廖旭东细细地听,眼神也跟着越来越亮,要不是宁振涛挡在前面,他都想直接把宁知星抱起来玩个举高高了。

    起步的顺利,不代表进行的顺利,实验的过程还是走了不少弯路,发酵的时间、使用的方式、具体的用法,样样得要琢磨,好在他们在宁知星的“帮助”下找到了不少可以用来参考的资料,更是在她“有意无意”地话中妙手偶得了不少灵感。

    而现在,终于到了收获的时间。

    廖旭东站了起来,伸手扶了扶腰,他虽然也是农村娃娃出身,可当年被送去读书后,除了每年假期时,便很少下地干活,最近的劳动量已经是之前一两年的总和,再加上常常要蹲着,不可避免地有些腰疼。

    不过这手一扶,便立刻腰也不疼腿也不酸了,他想的是要马上回去好好写个报告,先找几个地方实验。

    廖旭东:“这次阿星可真是帮了我们不少忙,得记她一个大功。她可真是我们的小福星。”

    随着了解,他自然也发觉,在宁家这叔侄中,是宁知星更好学一些,而宁振涛则是耐心又细致,愿意替小侄女解答一切问题的好老师。

    她既能乖乖地待在一边,从不因为被冷落没人关注哭闹,又能听着他们讲天书般的内容讲一个圈,还能提出不少看似天马行空,但其实细想很有可行性的方案。

    他也是再一次明白了小王当时为什么会惦记着小姑娘,还想着要拿个糖过来,这当爹的谁不想要这么个贴心小棉袄呢?就是有这么个小侄女、小妹妹也很不错。

    而且,他觉得知星……廖旭东看着宁知星陷入了沉思。

    宁振涛瞥了他一眼:“这是我们家的小福星。”

    他早就看穿廖旭东了,这人上回还用糖哄知星呢!

    宁振涛收拾着身边的东西正欲去洗个手陪知星看书,昨天晚上那篇文章还没讲完,那就被大哥把知星给截胡了。

    这大哥肯定是在嫉妒他,这就用了当爹的权威抢人,否则知星肯定更爱和他待在一起。

    不过到了白天,知星就又跟着他了,谁让他比较有文化,知星爱学习呢。

    带着小尾巴正打算去把自己弄干净,一回头,宁振涛便瞧见了正在往这张望的吕大队长,对方那眼睛瞪得老大,恨不得变成长颈鹿的样子,要宁振涛吓了一跳。

    宁知星:“吕伯伯好!”

    “嗯,你也好,你今天也陪着你小叔呢?”吕大队长刚刚已经在这看了好半天了。

    吕大队长来得不算勤快,可基本每回都能遇到宁知星在的时候。

    他也撞见了好几回,宁振涛和廖旭东在讨论问题,捎带着旁边的宁知星,小脑袋一点一点地,时不时地丢出个问题。

    那氛围要他望而生退,每次瞥了一眼就迅速撤退。

    刚刚找不到人之前他已经先去猪圈看了一下,这一看要吕大队长吓了一跳。

    这才多久没见,这猪看着就像是比来的时候胖了几圈!那身上肉满满的样子,要吕大队长看着满脑子就都是菜谱。

    他没进去看,只是稍微用目光测算了下腰围,要是这么长下去,恐怕今年人人都要分不少肉。

    只是怎么这么快呢?

    吕大队长不由地问出了口。

    听见这问题宁振涛便笑了:“大队长,这猪从所里运出来的时候是多多喂了的,后来一路到咱们这,就精简了不少,肚子都空了,看着自然就瘦了,其实没变那么大,刨了肚子就知道差别了。”

    “不过这回送来的这猪种确实好,比咱们本地猪看着要长肉,一样的粮食喂下去能多出个少说几斤肉,我听技术员说,这种猪能比咱们现在养的猪多个几十斤肉还不止。”

    “这么多!”吕大队长咋舌,一吸气才感觉到都有些口水出来了。

    他也一样馋肉。

    还有宁振涛这张口就来,有条有理的样子,好家伙,还真跟以前差别越来越大了!

    廖旭东也笑着说:“大队长,还有个好消息和你说,我和振涛这研究了一下,咱们村呢对厩肥的使用率还是不高,刚刚你看见的就是我们的试验地呢,我等回去和上头打报告,先在大河村实验看看,就是得辛苦您,再凑出一个半个劳动力,来搭把手运费沤肥。”

    “什么厩肥?”

    宁振涛和廖旭东已经有默契了,他顺理成章地接着往下说了,看到那吕大队长被说懵了的神情时,他又膨胀了。

    宁振涛右手一扬,指点江山,数据一个接一个丢,之前自己搞不懂的词汇也往外甩,最后收官念念不舍地来了一句:“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吕大队长没听懂,不过不打紧,他懂得抓关键词:“就是说这玩意用了,能让田里出更多庄稼,咱们平时种菜种果树也能用对吧?”

    宁振涛准备好的话被迫咽了回去,心里的小人立刻捶地。

    大队长他怎么就不问呢?再问问,他都会解释的啊!

    再看到廖旭东点头确认后,吕大队长立刻抚掌长叹:“这可不是一般的好事,这是天大的好事!”

    虽然刚刚他还馋肉得厉害,可这能让人不饿肚子的根本不还得看粮食吗?

    他伸出手重重地拍了宁振涛两下:“振涛,你这孩子,真是不错!”

    之前因为步子迈大而生出的忐忑渐渐不见了,他现在相信,他们村的宁振涛,真出息了!

    宁振涛刚刚才沮丧,现在又立刻抖擞起来了,正等着大队长再夸,就听见大队长一边说着话一边溜了。

    “既然你们这没事,那我也就先走了,技术员,有什么好消息再通知我。”

    ……

    午间休息的时间不长,但却也足够做不少事情。

    宁振强穿过山间的小道,在一拐,直接踩上了落在地上的树叶处,树叶被挤压时发出了不轻不重的声音。

    山间的路全靠人力开拓,走的人越多,这路便越像样,像是宁振强现在选的这条,明显平日里走的人不算多。

    这条路也就能在太阳还没落的时候走,否则再晚一些,那树叶间隙落下的光都不见了,衬着走路的声音,就会陡然惊悚起来。

    总算到达了目的地,宁振强伸手和面前的男人打了个招呼,直接把背在身上的包放下。

    站在对面的男人个头很高,约莫有宁振强大哥的高度,肤色黝黑,笑起来时便立刻露出一排白牙,长得便是一副健朗模样。

    “老胡,今天你带了什么货?”宁振强熟练地将包里放在最上面的衣服拿了出来,这才露出下面满满的货物和几张票,“上回你要的肥皂我给你带来了,这有几张外汇券,你看要先拿去还是我想办法给你换别的券,衬衫两件,鞋一双,其他的下次再给你带。”

    老胡有些惊奇:“振强,你最近带得挺多,是急着用钱吗?”

    宁振强只是笑笑:“正好去了市里一趟,周边那几个老客户你也知道的,我就把东西换了换,县城还是换不太上价格。”

    他最近确实有件事需要钱,不过这就没有必要和生意伙伴说了。

    老胡是距离大河村距离颇远的高山村人,高山村位于周边最高的山上,当地的环境比大河村这还更不适合发展农业,村民主要靠打猎和山货交易为生,这些年虽然也开始种植,但条件限制,产量一直提不上去。

    两人结识的原因,得追溯到宁振伟的师傅,当年宁振伟的师傅身体很好,各地都走,在有些封闭的高山村那认识了不少人,后来这些人便也都成了宁振伟的顾客,每逢红事白事,只要家里条件宽裕又有好木料的,便会找宁振伟打点东西。

    宁振强当时年纪还不大,就对读书没有半点兴趣,宁奶奶喜欢节流,他则更喜欢开源,通过几次送货,和老胡私下联系,便这么开始了交易。

    他胆子虽大,但也要考虑家人,起初这交易,只是单纯的以物换物,后来恰逢那年气候不好,高山村粮食匮乏,家里也缺钱,他便小心翼翼地将触角伸到了城里,开始了自己的中间商生涯。

    只是宁振强说胆大也胆大,说谨慎也谨慎,一直以来小心行事,没从中获利太多,只是和几方各取所需罢了。

    尤其是近一年来,宁振强行事就更小心了,还不是约固定日子见面,得在约定的地方放了暗记才会碰面,上次为了给小侄女倒腾半只野鸡,他是又借了宁振伟的名字以送柜子为说法去带的野鸡回来。

    老胡熟练地把两方带来的东西交换,他不会算数,直接是用凤仙花汁沾点计数,算够了差宁振强的钱,他便把包背起,算着下次要补给宁振强的东西。

    交易久了,有些话便也在不言之中,他信宁振强不会糊弄他。

    中午的时间很短,再加上二人向来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唠嗑,宁振强拿起包正要走,就被老胡叫住。

    “振强,有个事,我寻思不对劲,得和你说说。”

    “什么事?”宁振强看着老胡的表情不太对,眉眼也跟着露出了凝重。

    老胡抓了抓脑袋,要不是和宁振强这么多年交情,也算是铁哥们了,他可不会做这坦诚的事情:“是这样的,就昨天,你们村来了一个人,叫徐二,我估摸着你也知道,他是我们村大婶子的远方外甥。”

    听到徐字,宁振强眸光微闪。

    那位大婶子是高山村德高望重的一位老人家,她亲生的兄弟姐妹就有七个,自个又生了六个,再加上父母那边的亲戚,自己生生地撑出了个枝繁叶茂的大家庭,要说起来和她沾亲带故的人家可真不少。

    老胡咋舌:“他上来就说要他要收山货,还说能给公道价,就赚个辛苦钱,让大家有什么皮毛、山货都往他那送……”

    之前一直和宁振强这么鬼鬼祟祟交易的他,在看到徐二那光明正大的态度时很受冲击。

    “他说他这是帮大家倒腾换点什么东西来,只赚个跑路辛苦钱,不瞒着大家,不信也可以跟他去市里,关键是他从前都没咋来过我们村,对我们村产什么说得头头是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婶子同他说的。”

    老胡这说话就有些撇掉责任的意思了,他可不想让宁振强觉得是他从中作贵。

    那徐二说话大包大揽,一副什么都能解决的模样,又有着大婶子在,很快便要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

    “只是我这心底呢,寻思哪哪都不对,你说这咋能这么光明正大呢?”老胡叹了口气,“只是振强,他要是这么干,我这之后就难弄了,村里的人没明问,但隐约是知道我之前有渠道弄东西出去的,我看他这给的价格挺高,咱们……”

    宁振强略一思忖,心里那便很是觉得不对。

    他每次去市里县里卖东西都要不得一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全都在打听消息。

    他可没听说这事可以光明正大这么说,再说了,现在鼓励生产,粮食都减产呢,怎么可能这就支持大家交易?

    他看向老胡,神情凝重:“老胡,你信我吗?”

    “那肯定信。”

    “这事我觉得不对,他这像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就扎进来,咱们这事先停了,之后看着能行,我再喊你,也没准是他那有什么消息我没打听到。”

    宁振强和老胡又交代了几句,这才小心翼翼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