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芙蓉春暖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小囡报仇
    叔裕当然知道阿芙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浴房,但是万万没想到她就坐在这样咫尺之遥的地方。

    他只当她因为孩子的事恼他怪他,也不敢靠近,只是颇为渴求地打量着她,有些讪讪地抱起澄远:“你这个小家伙,怎么这么聪明,嗯?”

    一边跟澄远说话,一边打量着阿芙的神色,试探着往屋里来:“这风这么大,阿娘不能着凉,知道不知道?”

    阿芙心里也乱,一时不知如何动作,叫叔裕有时间进了屋,带上了门。

    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永远也不能感同身受。尽管婉婉是阿芙最亲近的婢子,她也无法体会阿芙的心情。

    她到底觉得,二爷和姑娘好好的,才是正经。因此看着叔裕进屋来,她打心眼高兴,殷殷切切地搬了凳子,放在阿芙的椅子旁边。

    叔裕赶紧坐下。

    夫妻并肩坐着,一岁多的儿子在两人中间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怎么看都是一副和和美美的图景。

    可是阿芙表情淡淡的,澄远再聪明也没到能给叔裕当捧哏的时候,叔裕一个人,不由得有些孤掌难鸣。

    他鼓足勇气道:“这几日你自己睡着,怕黑不怕?”

    话一出口就暗骂自己蠢,这话说的,图谋不轨的目的也太明显了。

    他倒不是猴急猴急要跟阿芙睡在一张榻上,真是能每日看看她,便满足了。

    澄远睁着好奇的大眼睛,阿娘跟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和颜悦色,眉眼弯弯,怎么跟阿爹说话的时候冷若冰霜?

    阿芙道:“不怕。”

    她说的太平淡了,平淡到叔裕完全没有能接茬的点。

    他只得讪讪闭了嘴。

    同他并肩坐着,阿芙自己心里也煎熬。

    她委屈的慌,但又说不出来。毕竟那是叔裕从前的过失,如今殊难追责。

    至于前阵子没了的孩子——叔裕不说,阿芙也看得出他有多难过。

    阿芙觉得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甚至比对她还要大。

    她不想再折磨自己,起身欲走。

    叔裕忙道:“哦对了,今天上午,马跃的事,御旨下来了。”

    阿芙骤然响起王熙死前说的王丞相相关,张口想告诉叔裕,还未出声,便听叔裕接着道:“他贪污卖国一事坐实了,大哥哥与乔将军战死一事,也与他联系了起来。基本上,一切都达到了我们的预期。不过他没能牵出什么背景来,我却不信当年区区一个福安郡守能胆大至此。也不知是刑部尚书来俊臣没审出来,还是审出来,却刻意压下....”

    阿芙忍不住问道:“那....是如何处决的?”

    “前两日本是要令马跃夫妇和离,只杀马跃一人,贵妃娘娘披发痛陈,太后娘娘大怒,最后还是拗不过乔贵妃,决定将他夫妻两个一同斩首.....”

    阿芙一惊。

    她是知道张太后有多喜欢白雅岚的,能逼着张太后杀白雅岚,她不敢想乔贵妃的意念有多执着。

    “另外邹郡的事也报上去了,一样什么也没查出来。不过太后下旨暂时停用新苗法,另外因为凝之这件事处理得好,特升为工部尚书,补马跃的缺,这两天就要到京城了。”

    阿芙点点头道:“凝之哥哥办事情的确是稳妥,虽然他之前历任地方,我想中央的事务他也一定能够胜任的。”

    叔裕见阿芙终于愿意说话,大喜过望,急忙搜罗着有什么新鲜事,好跟她说。

    “.....大姐姐经过晋珩和舒尔的事也算是想明白了,前几日迎了羊夫人的牌位来。顾博士也算是体会到她的诚意,亲自去为舒尔寻觅良配,最后选定了国子监一位姓梓的学士....”

    他一半是心意所致,一半是借意,牵了阿芙的手道:“阿芙,多亏了你。若不是你从中调解,大姐姐和姐夫恐怕一辈子都僵持着了。”

    阿芙抿抿唇,终究还是从他手里把手收了回来,淡淡道:“事情都有缘分,也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让大姐姐转变的。”

    这话听的叔裕心里惴惴不安,“事情都有缘分”,这是指两人之间吗?

    他正寻思着,外头周和硬着头皮道:“二爷,大姑娘回来了,跟老爷和姨娘吵起来了,三爷请您过去呢!”

    虽说裴蔓想明白了,可是杀伤力还是很大,又是和阿爹吵起来,叔裕不敢不去,不得不起身道:“阿芙,我过去一下.....”

    谁承想阿芙也站起来:“我同二爷一起吧。”

    许久不见那位蔓儿了,谋了她女儿命的毒妇,活了够久了。

    叔裕没往那块儿想,心里是又喜又慌。喜的是她一起过去,慌的是,她好久没喊他“二爷”了........

    总之两个人还是一块过去。叔裕怕风吹着阿芙还没修养好的身子,拿了大氅将她裹在怀里。

    阿芙推他,他也不松:“你生我气便生,自己的身子可不能马虎。”

    她心里无奈,便也罢了。

    离红木厅还好远,就听见裴蔓的声音:“阿爹,那个马跃再贪,也没必要谋仲据的性命。这背后定然还有主使,您就不想知道吗?”

    裴景声苍老无力又冷漠的声音响起:“我说过了,你们想干什么,随你们去,不要逼我。”

    “现在不过就是叫您在我们拟好的折子上签字....”是季珩的声音。

    “你们干你们的,为什么非要把老爷卷进去?”是蔓儿尖细的声音,“老爷年纪大了,寻个安生都不行吗?”

    阿芙攥紧了拳头。

    我让你寻个安生,我让你后半辈子都安生。

    叔裕留意到了,神色一动。

    他转头去寻婉婉的目光,后者刻意避开。

    叔裕心里一沉。

    阿芙都想起来了。

    这显然不是最好的时机,家里家外都乱。

    不等他理清思绪,两人已行至堂内。

    见叔裕夫妇一同到来,众人都有些吃惊。

    裴蔓过来牵住阿芙的手,心疼道:“叔裕,你怎还扯着阿芙过来。好妹妹,听姐姐的,你身子不好,先坐下。”

    阿芙不知哪里来的心劲,攥紧了裴蔓的手——这个鲁莽而骄蛮的裴大姑娘,不知为何好像是她最可以依靠的人:“姐姐,蔓儿害我女儿,你要帮我!”

    裴蔓一惊,先看向蔓儿,后者神色一变,又看向叔裕:“二弟,你知道么?”

    叔裕心乱如麻。他当然知道。

    当时阿芙怀着一胎双生子,男孩活了下来,女孩就此夭折。

    他当时在外面打仗,知道的时候,澄远的满月酒都过了。

    接着阿芙就跟他闹和离,搬了出去。

    他虽然把这事查了清楚,可是裴景声偏帮蔓儿,他不愿驳了父亲的老脸,也只是杖毙了蔓儿的身边人,警告过后,便罢了。

    如今阿芙这一胎的女儿再次流产,他心痛之余,却从未想过再找蔓儿报仇——在他心中,这事情已经了了。

    看着叔裕犹豫,裴蔓恨铁不成钢,当着众人给他当胸一拳,又气急败坏的给了季珩一掌:“你们啊,阿芙和阿羡,多好的姑娘,你们这些混蛋!”

    她毫不怀疑阿芙的话,根本不跟蔓儿开口自辩的机会,对裴景声说:“阿爹,这件事我也不把你卷进去了,我好歹是裴府的嫡女,我自发卖了这个害你孙儿的贱人,总没僭越吧?”

    裴景声动了动嘴角,仿佛想说什么,终究又是没出声。

    蔓儿这下慌了,拉着裴老爷的胳臂道:“老爷,老爷,当时是已经责罚过妾身了呀,一罪岂能多罚呀老爷!”

    听了她的哭喊,阿芙眼睫一动。

    是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