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351 因果轮回,她是归宿(三更)
    临江岸边,凉风习习。

    刘尽忠派来的医生替柳丝思处理好伤口以后,便识趣地离开。

    江扶月站在台阶上,迎风而立。

    柳丝思坐在她脚边。

    两相沉默。

    “不早了,回吧,明天还要去学校。”江扶月准备离开。

    “你不问为什么吗?”柳丝思站起来,脸上还有伤,表情却十分平静。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杀他。”说到这里,女孩儿声音低下去,眼中有了明显起伏。

    江扶月音调如常:“人都死了。”

    问或不问有意义吗?

    柳丝思:“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可怕?”

    江扶月深深看了她一眼,不予置评。

    “我到家的时候,我妈已经被他打死了……就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已经习惯忍气吞声的女人以为只要熬过去就好,可这次她熬不过去了。”

    “都说杀人偿命,可他喝了酒,如果走正常途径,只能算冲动杀人,或过失杀人吧?判不了死刑的。”

    江扶月:“所以,你给他判了死刑。”

    柳丝思莞尔一笑:“是啊,我让他付出代价了。可他咽气的那一刻,我这里……”她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也空了。”

    “我想着,好歹进A营训练一场,一次实战都没有,未免太遗憾。地下黑拳是个好东西,一旦上台,只管击倒对方,生死不论。”

    “我以为自己挨不过一场,却没想到五连胜。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不要命’才是制胜法宝。拳手不怕更强的对手,也无惧更凶猛的进攻,但他们怕玩命的疯狗。”

    月光下,柳丝思嘴角上扬,语气轻松:“所以,我赢了。”

    江扶月静静听她说,看她时笑时叹,脸上却没有多余情绪。

    由始至终,她都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柳丝思。

    既没有同情,也没有怜悯,冷静得不可思议。

    突然——

    “你不用向我解释这些。”

    柳丝思睫羽轻颤,目露茫然。

    江扶月:“你和你父母之间具体发生过什么,起因为何,经过怎样,我都不关心。”

    柳丝思蹙眉。

    “听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无所谓我信或不信。你在做什么,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女孩儿抿唇,轻声低喃:“是他活该……”

    江扶月嗓音淡淡:“你如果还想继续上学,天亮之前去找刘叔,他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说完,大步离开。

    柳丝思对着她背影大吼:“你是不是怀疑我?!”

    江扶月脚下一滞,原本她不想应的,可到底还是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你到底为什么请假离营?”

    柳丝思浑身骤僵。

    最后,江扶月丢下一句:“好自为之。”

    她不说,不代表不怀疑;不提,不等于没看见。

    柳丝思前脚请假回家,柳开兵后脚就打死了老婆,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倘若她真心求死,当天就该没了,又怎么会出现在拳击台上?还熬过了整整五天?

    江扶月不戳穿,是因为她知道——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而人也不是非好即坏。

    柳丝思敢这么做,那就要有瞒天过海、掩盖一切的本事,江扶月不会替她擦屁股。

    电话拨通:“刘叔,把守在三柳街的人全部撤回来。”

    那头一顿:“什么都不用做?”

    “不用。”

    “那收尾……”

    “不该我们管。”那是柳丝思该操心的事。

    倘若她能安然无恙度过这一劫,江扶月倒还高看她两眼。

    岸边,柳丝思掬起一捧江水,又放下,又掬又放,来来回回,不厌其烦。

    突然,她仰头看向天边的弯月,眼中浮现笑意,夹杂着几分又爱又恨的崇拜。

    “你好厉害呀,什么都骗不过你的眼睛呢!”

    “不过没关系,我没想骗你,因为那种渣滓本来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而无条件选择忍耐不懂反抗的人也不值得同情……”

    凉风袭来,吹散了女孩儿的尾音,随着雾气飘荡在浩渺的江面上,最终消失不见。

    只余一股阴寒,融入暗夜,平添森冷。

    ……

    第二天《临淮日报》首页最显眼的位置刊登了两则社会新闻,轰动全市。

    第一则:《市刑警队联合三大部门同时出击,捣毁临淮最大地下黑拳窝点》

    第二则:《三柳街出租屋内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初步调查系妻子于丈夫酒瓶内投毒,不等丈夫毒发,自己先被家暴致死》

    比起第一则新闻,第二则显然更容易吸引大众眼球,网上讨论度居高不下——

    “这是一个忍无可忍不想再忍,却还是逃不过死亡宿命的悲惨故事。”

    “这个女人投毒一定是想自救,可惜还是救不了自己,幸好最后一波带走仇人,也不亏。”

    “这哪里像夫妻?简直是仇人。”

    “上个月C市杀妻骗保案,上上个月K市前男友割喉,这个月刚开头又出了这么一桩,九月没有奇迹了[微笑][再见]”

    “不婚不育保平安。”

    “每天get一个恐婚小技巧。”

    “一个人不香吗?非要找个谋财害命的一起过日子,脑袋秀逗了!”

    “……”

    网上舆论刚发酵,下午临淮官博就贴出了警情通报。

    据调查,男死者柳某兵与女死者李某华是夫妻,李某华常年遭受柳某兵的家暴,忍无可忍选择下毒。

    当晚柳某兵确实喝下了毒酒,但不等毒药发作,就开始对李某华实施家暴,李某华被重伤头部致死,最后柳某兵也毒发身亡。

    经法医检验,两人死亡时间大约在六日前,民警接到邻居报警,破门而入的时候,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并散发恶臭。

    据悉,两人死亡时间相差不超过半个钟头。

    真相大白,舆论逐渐平息,很快网友的注意力又被其他的新鲜事吸引。

    彼时,临淮一中传出上课铃声,响彻整个校园。

    高三三班下午第一节课是数学,徐泾夹着教案走上讲台,身边还跟着一个过分纤瘦的女同学。

    颜值不如新转来的郁凯欣高,冷冷淡淡的样子也不太爱笑,漆黑的眼睛掩藏在一片齐刘海下,看上去有点瘆得慌。

    “徐老师!咱们班又来新同学啦?”

    徐泾:“也不算新,这位同学之前是六班的,这学期转来我们班上。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女生抬起头,随即漾开一抹笑,刹那间什么“冷淡”、“瘆人”都不存在了,眼角眉梢都充盈着暖色,明明是个阳光开朗的小可爱嘛!

    “大家好,我叫柳丝思。以前在六班,这学期转来三班,希望可以和大家友好相处,共同度过高中最后一年。”

    啪啪啪!

    大家送上掌声,表示欢迎。

    柳丝思的目光穿过大半个教室,与最后一排角落里的江扶月撞个正着。

    她笑了笑,眸中希冀涌动,像渴望得到表扬的小孩儿。

    江扶月唇瓣轻启,却并未发出声音。

    但柳丝思看懂了,她说的是——欢迎。

    万秀彤:“江江,新同学好像在看你诶,还对你笑。”

    “是吗?我以为她在看你,对你笑。”

    “啊?”万秀彤一愣。

    真的吗?

    嘻嘻,有点开心。

    ……

    下午放学,蒋涵和葛梦早早等在教室门口——

    “丝思你终于来上学了!我们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

    “这两天你跑去哪里了?打电话不接,去你家找也没人,我们都快急疯了!”

    再见好友,柳丝思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怔忡。

    这个暑假她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仿佛已经过去小半辈子,即使面上不显,心里也多了几分沧桑。

    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

    “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啊。”她学着以前的说话方式,温温柔柔,带点白莲味儿。

    很好,没有破绽。

    “哎呀,都是姐妹,说这些干嘛?”

    “回来就好!还有,你居然转到三班和月姐一起!这也太刺激了吧!”

    柳丝思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从此,风平浪静再与她无缘,波澜迭起才是她今后将要面对的人生。

    不过,她乐意!

    昨晚,刘叔问:你待何去何从?

    她是怎么回答的呢?

    哦,她说——

    从今往后,月光照到的地方,就是归宿。

    ------题外话------

    三更,三千字。

    柳丝思爹妈死亡真相开放式,大家全凭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