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小说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469锦囊,鬼医之名!嚣张的何家!(三合一)
    中年男人也没想到会听到杨花的这句话。

    他手里还抱着那盆花,目光看向杨花,脸色沉下。

    “宝珠。”杨莱抬头,放在轮椅上的手微抬,抓住了杨花的手腕,他抬头,朝杨花微不可见的摇了下头。

    杨花没有看杨莱,目光依旧盯着中年男人手中的花盆。

    杨莱想伸手拽一下杨花。

    没想到手腕忽然有些麻,抓着杨花的手瞬间松下来。

    手垂在了轮椅上。

    他看着杨花径直走到中年男人面前,一句话就梗在喉头,身上汗毛竖起。

    那是何家人啊!

    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杨莱瞬间就想到了事后该怎么带杨花离开国内!

    杨花已经到达中年男人面前,伸手拿过来中年男人手里的花盆。

    中年男人目光一厉,伸手,刚要去碰杨花的手臂,忽然间手臂一麻,感觉一时间什么劲儿都使不出来。

    在外人眼里,他就是半抬着手,就这么看着杨花拿走了他怀里的花盆。

    杨花抱着花盆,看向中年男人,“抱歉,这花对我来说很重要,不卖。”

    她往后退了一步,脸上的冷色消失,又恢复了以往的模样。

    中年男人看着杨花,他手上还是使不出来一点儿劲,甚至连抬脚都觉得困难,杨花脸上甚至还有一些憨憨的样子。

    中年男人说不出来话。

    他很安静。

    杨莱不知道中年男人说不出来话,抓着轮椅的手微微发紧。

    中年男人带来的两个护卫也在等男人的命令。

    他没发话,他们二人也不敢动手。

    气氛似乎是千钧一发。

    “干妈,”屋内,江鑫宸出来,他手里拿着杨花的外套,并不为中年男人所动,只跟以往一样,走过来把杨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您不冷吗?”

    随着这句话,紧张的气氛忽然间松下来。

    中年男人动了动手指,他终于能动了,但体内的内劲还是非常虚,他看了看杨花,又看了看江鑫宸,目光在江鑫宸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会儿。

    大概一分钟后,他才开口:“如果你这盆花要卖,随时联系我。”

    他收回看杨花跟江鑫宸的目光,直接往外面走。

    中年男人一走,杨莱悬在心口的气瞬间松下来。

    他让杨九推着轮椅,客客气气的把何先生送出去。

    回来后,他看着杨花,沉声道:“你们跟我一起进来。”

    屋内,杨照林跟杨夫人也闻声出来,看着面色严肃的杨莱,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杨莱没说话,只抬头对杨照林跟江鑫宸道:“你们俩去楼上。”

    江鑫宸跟杨照林对视一眼,然后一起去了楼上。

    杨照林刚刚一直在书房,不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下午回来见到过那位何先生,关上书房的门,他拧眉看向江鑫宸:“怎么了?”

    江鑫宸挠挠脑袋,也不太清楚,“那位何先生好像是要买花。”

    又买花?

    杨照林若有所思。

    楼下。

    杨夫人还不清楚怎么回事,“那位何先生到底想干嘛?”

    “他今天来,不是为了买你的花,”杨莱看向杨花,声音愈发的严肃,“是冲着宝珠那个花盆来的。”

    买下花房所有的花,只为了杨花那个花盆而已。

    “宝珠的花?”杨夫人目光下移,看着杨花手里的花盆。

    这花她记得,杨花在湘城收到的快递。

    这硬土她曾经还怀疑过能不能种出来花。

    两个月过去,这花刚出了苗,茎苗很细,微微泛着白,像是露出头的绿色吸管,有些许红色跃动,杨夫人研究过不少花种,但没见过杨花手里的这种花种。

    杨花手里抱着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杨夫人的话,她才回过了神,“这是火雪莲。”

    “火雪莲?”杨夫人一愣。

    她听过三级保护植物天山雪莲,火雪莲却没听说过。

    但有“雪莲”二字,应该也是名贵品种。

    “宝珠,你这雪莲真的不能卖吗?”杨夫人知道事情的轻重,能让何家人大费周章的过来,这花应该不简单。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杨莱也郑重的看向杨花。

    杨花摇头,她手紧紧攥着花盆,十分坚定:“不能卖。”

    杨莱跟杨夫人都听出来了杨花的坚定,两人都陷入沉思,如果不卖,以后何家再发难……

    “宝珠小姐,你为什么不卖?”杨九不由看向杨花,他是真的不理解,“这何家我感觉不像会是善罢甘休。”

    杨花心情也沉。

    如果是其他药材,卖也无所谓。

    但这雪莲,她好不容易培养出来,怎么可能会卖。

    这是孟拂的命啊。

    她抓着花盆的手更紧了,何家她不知道是什么家族,但他们既然是冲着这花来的,应该是认出来了这盆花。

    果然,大城市还是不方便。

    杨花起身,她从兜里摸了两个锦囊出来,一个给杨莱,一个给杨夫人。

    “这是什么?”杨夫人低了头。

    “你们俩随身带好,这两天,在我回来之前,这锦囊不能离身。”杨花摇头,然后看着杨莱跟杨夫人,“大哥,嫂子,我明天一早就把花送走,其他的你们不用管,会没事的。”

    说完,她直接上楼。

    楼下。

    杨九收回目光,他虽然紧张,但也好奇,“杨总,宝珠小姐种的什么花啊?竟然何家人都想要?”

    杨莱跟杨夫人面面相觑。

    两人显然也不知道杨花的事。

    不过都想起来杨花之前说的话,她说自己有职业。

    是种花。

    再联想之前杨照林说孟拂的时候,这夫妻俩这会儿才惊觉,杨花跟孟拂好像看起来……

    不是很正常的样子。

    杨莱把锦囊收回兜里,他想了想,询问杨夫人,“你的花房都有谁来过?”

    他这一问,杨夫人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杨莱是想找出谁透漏了花房。

    “就家里这些人,等等……”杨夫人连忙掏出来手机。

    翻到自己的朋友圈。

    朋友圈有之前自己发的一条消息。

    里面拍了花房,杨花的那盆花在角落,十分的不起眼。

    杨夫人立马删了这条朋友圈,抬头看向杨莱。

    杨莱让杨九带人最近多注意一下,见杨夫人看着自己,他微微摇头,“应该没事。”

    何家。

    中年男人直到下车,才感觉到体内的内劲慢慢恢复。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刚刚在杨家,实在是太怪异了,他怎么突然就浑身失去了力气?

    中年男人自然没把这些跟杨家人联系在一起,只当自己练功出了些岔子。

    恢复实力之后,他才深吸一口气,去找何曦珩,整个人却十分畏惧。

    此时已经接近九点。

    “少爷。”他站在房间,低头。

    何曦珩抬头,温和的目光下面,看得到残忍:“东西呢?”

    “那一家人不卖,”中年男人忍着惊惧回复:“他们要自己留着。”

    “不卖?”何曦珩笑了,容色依旧温和。

    明明是十分和煦的笑容,年男人却害怕到牙齿打颤,他连忙道:“少爷,您放心,我一定把它弄过来!”

    今天他实力忽然消失,才没敢动手。

    翌日。

    一大早,杨花就带着花盆离开。

    今天何家人没有过来。

    一切似乎又恢复到原样。

    孟拂依旧在实验室忙碌,李院长的实验室很忙,不过实验室的人都是负责处理数据的事情,并不知道推进器的图纸这种核心内容。

    辛顺前两天还带小萌新熟悉实验室的流程,后面这段时间,就跟在孟拂身后打转了。

    孟拂兜里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低头看了看,是徐莫徊。

    M夏:【东西到了。】

    孟拂眼前一亮,东西到了,那就可以开始杨莱的疗程了。

    她拿着手机,给徐莫徊回复——

    【老地方。】

    她们说的老地方,是那家老饭馆。

    孟拂把手机握起,发了个消息,跟李院长请了假,然后把手边的事情昨晚,跟辛顺说了一句,“辛老师,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辛顺抬头,他“嗯”了一声,然后看着孟拂的背影,有些奇怪,“你刚刚是在跟人发消息?”

    孟拂拿了外套,正拉上袖子,闻言,朝辛顺扬眉,“是啊。”

    “可……”辛顺拿出自己的手机,非常疑惑,“我们的手机在这里是没信号的啊?”

    孟拂:“……?”

    她面不改色的又拉起另一个袖子,“辛老师,以后早点睡。”

    辛顺一愣。

    孟拂不急不缓的拉起另一个袖子,“我刚刚说的明明是‘不是啊’。”

    辛顺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吗?”

    孟拂很正经,眉眼依旧淡定:“没错。”

    在一边忙着数据,把所有一切听在耳里的孟荨:“……”

    孟拂瞥孟荨一眼,然后拿上口罩,一边把帽子扣上,一变给自己戴上口罩。

    在出研究室的时候,与一个人正面相撞。

    不过孟拂身手敏捷,对方没能撞到她。

    她朝侧身让开对方后,把另一边的口罩也拉起来,没有抬头,直接离开,带起一阵冷香。

    门口,青年微微拧眉,看着她离开的方向。

    正在实验室怀疑自己耳朵的辛顺看到青年,连忙过来,“关同学!你终于来了!快过来看看这个算法……”

    关书闲并不如他名字那般书香气味重,眉眼反而有些桀骜不驯,他一边去拿自己的外套,一边看了眼实验室,眉眼意气不再,声音也有些丧颓:“实验室来了新人?”

    “嗯,来了个厉害到跟你差不多的新人,就刚刚才出去,你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她吗?”辛顺要给关书闲科普,“我跟你说,她绝对比你女神好看十倍,不,百倍!也比你女神厉害……emm,三倍吧,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关书闲兴致缺缺的,“哦。”

    辛顺看着关书闲这样,恨铁不成钢,“天涯何处无芳草,你怎么就吊死在一棵树上了,人家任大小姐都不带正眼看你!”

    “你胡说什么?谁吊死一棵树上了,”关书闲抬头,他顿了一下,“老师这次布置的新任务……”

    “咱们新成员已经解决了,”辛顺凉凉瞥他一眼,“要你何用?”

    关书闲一愣。

    孟拂这边。

    她自己打车到巷子口。

    然后一路步行到那家酒馆。

    酒馆门边早就停了一辆蓝色的外卖车。

    孟拂看了一眼,她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这外卖车还是黄色的。

    她拂开门帘进去,然后笑眯眯的跟正在打酒的老奶奶打招呼:“王奶奶。”

    王奶奶扶了扶老花镜,看到了孟拂,笑了下,“孟小姐到了。”

    酒馆深处,徐莫徊正在跟余文打电话,“对,老地方,还有几单没送完,你过来送。”

    看到孟拂过来,她挂断电话,一脚踩在凳子上,并不淑女,并用下巴点着对面的椅子,“坐。”

    孟拂随手拉开椅子坐下,抬头看向徐莫徊,扯下口罩,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古朴盒子。

    她把盒子拿到自己身边,并不打开,只漫不经心的敲着盒子。

    “是什么?”徐莫徊眉眼很淡,目光放在盒子上,未移开。

    孟拂把盒子拿在手上,她手指细长,白皙精致,把玩着古朴的盒子,像是工艺品,含糊道:“你别管。”

    徐莫徊挑眉,伸手给孟拂倒了一杯茶:“行,不管。”

    “嗯。”孟拂把盒子收回到兜里,慢吞吞的拿起倒好的茶,又瞥向王奶奶那边。

    徐莫徊眉心一跳,“别想了,祖宗,我可不想招惹你们家那位。”

    她又给孟拂添了一点茶水。

    孟拂瞥徐莫徊一眼,慢慢吐出两个字:“出息。”

    徐莫徊朝她扬了扬杯子。

    孟拂指尖敲着桌子,工具拿到了,还差最后一味药材,她心里惦记着自己的东西,跟徐莫徊没有多聊,歇了一会儿就离开。

    她走后,徐莫徊才收起笑容。

    她看着孟拂的背影,微微眯眼,最后拿着手机,拨了个越洋电话,“mask。”

    mask那边,他嘴里咬着烟,让人给他上药,“嘶”了一声,才道:“怎么样?”

    “她演技好,我看不出来,”徐莫徊靠着椅背,“但……她要的盒子上的花纹我确实看见过。”

    徐莫徊陷入沉思,当初她脱离那里,身上中了好几颗子弹,颗颗致命,她也记不清当时怎么活下来,只知道有人救了她,她看不清那人的脸,但看到了那人身上的花纹。

    那是蓝调一族的花纹。

    很模糊,但……

    跟孟拂让她去拿的花纹很像。

    “我早就说了,”mask又嘶了一声,他去拿这盒子,废了很大力气,“你没有发现群里的人,除了是追杀榜上的人之外,都有过致命伤?你中弹跟死亡只差一线,我被五辆战斗机包围只剩一口气,长官深入反叛军内部重伤被丢尽全是鲨鱼的海域……”

    mask一一细数。

    徐莫徊惊觉,她一直以为这个群是巧合。

    眼下mask一说,她似乎摸到了一些头绪,徐莫徊猛地抬头:“那,她、她是……”

    “不知道你怎么想,”mask抬手,让上药的人离开,他一摸自己的紫毛,找了根烟咬上,“我觉得她就是鬼医,咱们群里,其他人都有迹可循,只有大神一个——”

    说到这里,mask声音也沉下来,“你听过蓝调传说吗?”

    徐莫徊拿着杯子,眼眸微微眯起。

    “偷天换命。”mask道。

    代价很大。

    其他的不用mask说,徐莫徊也能猜到。

    天网上那位神出鬼没的鬼医。

    “可,”徐莫徊舒出一口气,即便提到这里,她还是有一点没明白,“她为什么要救我们?”

    救了他们,还把他们聚集在一起。

    最匪夷所思的是,mask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他们能跟路易斯和平相处。

    路易斯看到他都当作没看到。

    mask又重新趴下来,声音懒洋洋的:“你去问问她,拿出你的气势。”

    徐莫徊丝毫不觉得羞耻,“说实话,不敢问。”

    mask:“……呵。”

    杨家。

    夜晚。

    一个黑衣人避开监控,悄悄来到花房。

    花房的门紧闭。

    最后一盆花都被杨花带走了,杨夫人没有添加新花,整个花房瞬间空下来,园丁也放假回家了。

    黑衣人看着空无一物的花房,眉头一皱,又离开。

    不多时,他到达外面,朝中年男人弯腰,“先生,花房空了。”

    中年男人转过身,眉宇间是十分恐怖的厉色,“空了?怎么空了?!”

    黑衣人“噗通”一声跪下。

    中年男人低头,他咬着牙:“还不去给我查!”

    黑衣人忙不迭起身,回去找人询问。

    不多时,中年园丁被扔到黑衣人面前。

    园丁不敢爬起来,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

    中年男人实在看不上他这样子,低头,忍着厌恶道:“杨家那盆刚萌芽的花呢?”

    “宝、宝珠小姐一早就带走了。”

    “带哪里去了?”中年男人眸底酝酿着一场风暴。

    园丁摇头,声音惊恐:“不、不知道。”

    中年男人体内内劲汹涌,园丁整个人似乎被放到了开水中,皮肤红得不正常,“只有老爷跟夫人知道……”

    中年男人收回气势。

    园丁慢慢恢复了原样。

    黑衣人把园丁拖下去,中年男人转头,“去查那两个人在哪。”

    玉林包厢。

    段老夫人手里拿着佛珠,淡淡抬头看向对面的杨夫人,“喝茶。”

    “您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杨夫人手里把玩着杨花给她的锦囊,低着头,显然不想跟段老夫人多说,也不想看她。

    段老夫人只看着她:“你跟我儿子还有孙子说了什么,让他们不接我的电话?”

    杨夫人倒是新奇,她抬头,嗤笑,“他们不接你电话,你去找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拉开椅子,直接站起来,“没事的话,我走了。”

    往门外走。

    却被段老夫人的人拦住。

    “你到底要干什么?”杨夫人转身,推搡间,手里的锦囊掉下来。

    段老太太弯腰捡起来。

    杨夫人深吸一口气,她转身,“给我。”

    段老太太随意看了眼锦囊,随手递给身边的人,然后看向杨夫人:“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神经病!”杨夫人真的是不想看到段老太太。

    她冷冷看了段老太太一眼,推开拦着她的人,直接离开。

    几个保镖看向段老太太:“老夫人?”

    段老太太神色没以往那么好,她摇头,“循序渐进,明天去杨家,给她还东西。”

    她让人把锦囊收起来。

    说到底,不过也是借机多跟杨家人碰面。

    卫生间。

    杨夫人洗了把脸,转身,刚要走,后颈一痛,忽然间晕倒。

    再次醒来,她躺在一个房间的地板上。

    房间很昏暗,血腥味跟霉味很浓。

    面对着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

    杨夫人抬头,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中年男人,她瞳孔瑟缩了一下,“何先生?”

    中年男人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夫人,眉眼冷漠:“杨花在哪?”

    杨夫人冷眼看着面前的人,“不知道。”

    中年男人抬手,身边,黑衣人拿着带着倒刺的钩子走过来。

    他内劲没被压制。

    中年男人再度看向杨夫人,“杨花在哪儿?”

    杨夫人看着昏暗的灯光下,带着倒刺的钩子,眸光深处,寒意跟恐惧升起,她开口:“不知道。”

    中年男人淡漠道:“动手。”

    黑衣人极其冷漠。

    钩子直接扎入杨夫人的琵琶骨,尖锐到刺痛灵魂的疼痛感生起,杨夫人额头背后冷汗瞬间冒出来,双手都在颤抖,她咬着牙,却没出声。

    “真是硬骨头,劝你最好合作点,告诉我杨花在哪,”中年男人显然习惯了这种极刑,他低头,阴毒的看向杨夫人,“你会少受点苦,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杨夫人冷冷看着他,依旧不说话。

    她早年跟着杨莱走南闯北,什么苦没吃过。

    能忍得下来。

    中年男人再度抬手,又是一轮折磨。

    不知道过了多久,密室血腥味浓了起来。

    杨夫人已经昏迷了。

    黑衣人看着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开口,“这人是首富的夫人,这里出了人命,还是普通人,家主那边可能过不了关……”

    中年男人眉色沉下来,“废物,把她丢回去!”

    “砰——”

    黑色的车听在酒店不远处,将昏迷不醒的杨夫人随手丢在路边。

    不远处。

    段老太太的就停在路边,将这件事看得清清楚楚。

    中年男人随意看了眼段老太太停下的车,并不害怕,甚至讽刺的勾了勾唇,直接上车,扬长而去。

    段老太太身边,年轻男人牙齿都在抖:“老、老夫人……那是……”

    杨夫人的衣服他们都认识。

    他们都也出来了,那辆黑色的车,那是何家的标志。

    “老夫人,他们怎么惹到了何家?!”好班上,司机才回过神,喘出一口气,惊骇难掩。

    这一年,何家嫡系一脉风头很盛。

    他们颇受兵协照顾,行事也极为嚣张,连苏家都不怎么管他们。

    苏家为大,但他们低调,任家家主身体不好,不太惹事。

    也就何家这一脉行事极其嚣张。

    段老太太此时也看到了这一幕,她只看了一眼,就闭了闭眼,手里转着佛珠,另一只手还拿着锦囊:“把车开过去。”

    车子停在杨夫人身边。

    段老太太却没下车,只降下车窗,把手里的锦囊丢在杨夫人身上。

    她原本是想要借机会拉拢杨家,看中了孟拂的潜力。

    眼下杨夫人惹到了如日中天的何家人,段老太太瞬间收回自己的心思。

    不再想着跟杨家修复关系。

    她升起车窗,再度闭眼:“走。”

    司机看着几乎奄奄一息的杨夫人,压低声音:“老夫人,可少奶奶她……”

    段老太太声音冷漠,“不用管她,快走。”

    她转着佛珠的手在颤抖。

    ------题外话------

    ……

    写了个一万二,血槽空了,来张月票我们继续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