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精品小说 > 女仆的日记 > 【女仆的日记】
    【女仆的日记】2018年/8月/25日(清晨六点的钟声传遍了整个庄园)记录人:德莉莎早上七点左右,虽然没有闹钟的提醒,我也依旧按时醒来了。

    我睁开眼睛便看到了眼前的这位小可爱依旧沉睡在自己的梦乡之中,他的双手向前伸出,似乎在抓着什么东西一般。我沿着小手臂看去,发现他正抓着我的两个乳头。

    “长大了一定是一个大色狼。”我忍不住喃喃说道。(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只是一个5岁的小男孩)但是,我很快用手指掩住了自己的嘴唇,然而十分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小少爷。

    最终确定小少爷依旧睡的正香后,我才放下心来。如果让老爷知道我吵醒了小少爷,估计老爷又得骂我了!

    不过,我也不得不感叹小少爷的睡眠质量真的好啊,从昨天晚上9点就开始睡觉了,一直睡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迹象。只不过,睡姿还是有点难看,以后谁会愿意和小少爷睡一张床啊。

    时间已经到了,我也该起来收拾收拾身体了,好迎接醒来的小少爷才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早上我身上的睡衣都会凌乱不堪,而且每次胸罩和内裤都没了。美胸也露出来了,估计又是小少爷乱动的杰作吧,不过,为什么小腹鼓鼓的?还有就是为什么在我的小穴会贴一个创可贴啊?

    虽然我也去找过答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结果。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这种情况了,或许如果那天没有发生这个我才会感到奇怪吧。

    这时,令我小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调皮的小少爷在睡觉的时候也无法改掉他的玩性,居然趁我没有防备,用力握紧了拳头,捏紧了我的乳头。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乳头竟然十分敏感,还好我反应迅速,不然就叫出声了。(难道,我对小少爷有了感觉了不成)小孩的手劲不大,但是为了不吵醒少爷我还是竟可能的慢慢拔出了自己的乳头,然后走下床,去往旁边的浴室洗浴。在这个隔音效果堪称神级的浴室里,我完全不会担心小少爷会醒来。

    洗的同时顺便将体内的乳白色液体排完,之后,我便站在全身镜面前秀了秀身材,然后做起了自己的必修课,有双手按摩自己的双胸。虽然自己的胸已经有C杯了,但是再大一点一定会更吸引人的。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忘记,那就是录像,这样晚上就可以看一看自己有没有哪里做错了。

    做完了一切后,我穿上自己专用女仆服,然后从两侧腋下的拉链里整理了一下胸部的位置,然后拉上。不得不讲,这个拉链的设计真的很方便啊。

    收拾好后,我走了出去,站在床边,静静看着熟睡的小少爷,等待着他醒来,希望将自己最甜美的笑容送给他。

    八点左右,小少爷终于醒来了,揉了揉自己的小眼睛,然后开心的对我笑道:“德莉莎姐姐,早上好!”(虽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但是家教真的很不错)我也很高兴的回应了一个“早”,然后便认真的替他穿好了一身精美的服装,十分的帅气,一看未来一定是一个万人瞩目的大帅哥。

    穿好衣服,洗漱完了之后,我便拉着小少爷的手走出了房间。刚刚走出门,我就看到了在旁边房间的门前站着一位高大的穿着管家服的男子,我连忙对着他鞠了一躬,说道:“古总管好。”

    男子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后,也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我身旁的小少爷,微笑的说道:“冠青,早上好。”小少爷也高兴的摇手喊道:“表叔好!”

    这种称呼很是奇怪,但是毕竟是小孩而且时间也比较长了,老爷夫人们也渐渐接纳了这个称呼了。

    在这里简单说明一下吧。小少爷的名字叫做冉冠青,是老爷和夫人的唯一一位男丁,在二小姐6岁后生下的,真的是晚来得子,当时让老爷高兴的老泪纵横。虽然自己有一个天赋秉异的女儿,但是骨子里还有倾向于男尊女卑的,依旧希望是儿子来继承自己的家产。不过,冉冠青这个名字并不是老爷起,而是古表总管的建议。

    既然说到这里,我也介绍一下古总管吧。古总管在这里已经有六年多了,一直兢兢业业,为人也十分和善,是我的意中人,不过也只是我的暗恋而已。毕竟大家都知道他和大小姐进行着地下恋,只是六年了,还是没成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好了回到正题。对于古管家站在门前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多次,因此我也没有在多说些什么,带着小少爷走下了楼。楼下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都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除了我身旁的小少爷以外,还有就只剩下古总管正在催促的二小姐。

    享用过早餐后,老爷夫人还有小姐们便出门工作了,我也带着小少爷去了幼儿园,之后便开始了我一天的工作。

    (傍晚六点的钟声传遍了整个庄园)记录人:十六夜咲夜看起来是傍晚六点钟到了,德莉莎也被强制入睡了。虽然在德莉莎行动的时间里我在补充睡眠,但是德莉莎这一天的行动我依旧知道的一清二楚。

    既然换人了,那我还是得说一说自己吧。我叫十六夜咲夜,没错我的名字和《东方红魔乡》里的那个女仆同名,而且我的整个外貌也和她大同小异,唯一一个区别较大的地方便是我的胸部了。为什么我会成为这个样子的呢?原因便是我的主人,我的这番模样完全是他改造的结果,我的这个名字也是他起。

    至于我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等会儿或者之后你就知道了。至于我的主人是谁,等会儿你也会知道的。

    站身边的小男孩便是德莉莎口中的那位小少爷,是叫做冉冠青吧。不得不说,这名字真的太贴切了,肯定是主人想出来的吧,期望他超出众人,同时也能清明廉洁。

    吐槽的话也就这么多了,我也该开始工作了。现在是六点刚过,而我此时此刻的工作便是去厨房帮忙切菜,虽然陪不了小少爷了,但是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这是主人的吩咐。

    来到厨房,我便开始了我的工作,将眼前的这对蔬菜肉类切成女厨师想要的样子。不过,进行这工作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几个手艺不错的女仆也在进行。

    哎,竞争对手可是真多!难道又轮不到我了吗!我已经好久没有来一次了!

    工作开始,我一手拿起菜刀,一手拿起一个土豆开始切起来。

    就在这个时刻,一个男人来到了厨房,他相貌平平,但是他身上的那件衣服却是极其显眼,是这个庄园专门定制的管家服。没错他就是古管家,现在我应该称他为古主人。

    按照德莉莎的记忆,古管家是一个兢兢业业的人,来到厨房里肯定是来帮忙的。但是古主人有着古管家一样的外表,但是却和古管家完全不同,而且他来厨房是有别的目的的。

    只见他走到了女厨师长的身旁,用舌头舔了舔她的脸颊,然后双手直接从她腋下的拉链开口处伸进去,轻轻的慢慢的转动起那丰满的乳房。然而厨师长却并没有半点生气,双手依旧马不停蹄的工作着,在古主人的骚扰之下。

    说起来,我们所有人的衣服侧面增加的两条拉链便是古主人的手笔,为了方便他不用脱衣服便可以随时随地享受我们的美乳,而且还不会在特定场合让我们有失体面。

    不过,不管怎么样说,今天可能又轮不到我了吧。

    上一次被主人宠幸是多久之前的事情。记得当时我是在客厅擦着龙老头的古瓶,然后主人就走过来了,直接就伸手抓住了我包裹在衣服里的丰乳,捏的我的胸紧紧的刺刺的,主人手掌的粗糙和温暖立刻从我细腻的肌肤上传了过来,让我立刻起了反应。我本来并没有那么敏感的,还不是因为主人的改造~.我停下手,想转过头对主人说一句话的,但是主人却不给我机会,首先开口说道:“别忘了工作。”

    呜……,可恶的主人,坏主人,这样欺负我,明明知道我不能反抗你的话,而且我只是想说“主人,可不可以轻一点”的。

    我只能强忍着自己身体的敏感反应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而主人也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一手停留在我的高峰上,而另一只手则顺着我的大腿直接插进了我的小穴里,还有主人还咬住了我的耳朵,我一直都存在的敏感点。

    主人的手用力的捏着我的乳房,让我有了一丝微痛,但是不知怎么的我也有了一点难以置信的快感(难道我决定了新的癖好?)。主人的另一只手也在我的小穴里不断的进进出出,用他那粗大的手指不断抹平着我穴内的突起,我感觉到一股热流在身体里集中起来,不断的汇聚在我的小穴,然后终于爆发出来,浇灌在了主人的手指上。

    记得当时我还一度害怕主人会为自己的手被我那淫乱的液体所玷污,但是主人并没有生气,还将手指放在了我那娇喘的嘴中,以证明这并不是什么肮脏的液体。

    多么善良可敬的主人啊。

    但是,世间总有意外,而且也正是意外才会让我感到惊喜,因为主人走向了我。真的走向了我,我并没有眼花。

    只见主人走到了我的身后,然后将我揽进了怀中,双手如两条蛇,向上攀爬着,目标似乎是我的双胸。

    终于来了吗,我亲爱的主人。我的双胸已经急不可耐,顶峰的突起支撑着我的衣服,为你展现着它们的高耸;我的肌肤已经敏感不已,已经无法抗拒你的温度;我的小穴也开始流淌,请不要介意我是个如此淫乱的女人。

    但是,主人已经没有如我所愿,而是在我的双峰下方停下来了,然后解开了那里的唯一一个按扣。说起来,我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居然有按扣,难道又是主人做的?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主人解开按扣后,拿着一端慢慢的拉了出来,然后一根足有两米的细绳从我的衣服中抽了出来。我难以想象在自己身上的这件衣服里居然有这么长的绳子,难道说是暗中捆绑play吗?

    捆绑play是我瞎想的,这根绳子的作用不在于此。只看见随着细绳不断被抽拉出来,我身体上的衣物却渐渐化作了零碎的布片,落在了地上,裙子,小腹一周,手臂处,胸部一周,甚至连白色丝袜也因为抽拉化作两片布料掉落下来,露出了我结拜的大腿。

    此时此刻,我的身上除了一双鞋子,还有一条围裙以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布料了。我的身体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下。

    我看见了,也感受到了身体上的一丝寒意,还有来自身旁几位同样切菜的女仆的视线。

    “你们几个,别忘了工作。”古主人的话在我身后响起。

    听主人的口气,这像是在对旁人说道,但我知道这熟悉的语句不仅仅是对旁边人说的,而且还是对我说的。

    不能违抗主人的命令,我也只好强忍着寒意,羞耻,还是心中如涌出的泉水般泛起的快感,开始继续我的工作。

    我知道主人要动手了,那么会从哪里呢?我的唇吗?我的高峰吗?还是我的小腹?

    然而我似乎从来就没有猜透过我的主人一般,他居然直接蹲下身子,双手掰开我那柔软有弹性十足的美臀,然后对着我的小穴口舔了上去。

    唔……不要啊主人~那里脏~但这只是我心声罢了,现实中的我即使颤抖着双腿,也依旧忍耐着,感受着主人的舌头,感受着上面的颗粒,感受着主人的赏赐。

    渐渐的我的双手也颤抖起来,已经到了完全不敢再切下去的地步。与此同时,主人也是得寸进尺,一根手指直接插入了我的菊花里。

    等一下!那里不行~之后我就沉沦了,喷发的淫液落在了地上形成了水摊。

    幸好,在钟声响起前,德莉莎已经认真排泄并清洁过了,否则此刻的我就要出糗了。

    真的是好坏的主人。

    晚饭之后,我没有什么事情,只需要陪着小少爷玩,一直到他九点钟睡着就可以了。之后的这段时间里我就可以自由行动了。

    回到小少爷的房间,我便开始陪着小少爷一起玩着他的各种玩具,什么积木,模仿,九宫格,鲁班锁,别看小少爷还小,智商还是很高的。这些东西我没无法玩转的。

    说起来,这段时间里古主人恐怕正在他的玩乐吧,和这个家的那些女主人们。

    我记得有一次,白猪(就是这家的夫人)让我八点左右泡一杯咖啡给她,然后八点的时候我便泡了一杯咖啡去了夫人的工作室。

    由于工作室的隔音效果是这里最好的,我并没有知晓里面在发生什么,但是当我推开门后,便看到主人赤身裸体。

    门被推开了,首先反应过来的是我的主人。主人问我进来什么事情,我说我是来给夫人送咖啡的。主人对着身前说了一句:你的咖啡来了。然后便转过身来。

    只见主人反抱着同样裸身的白猪的双腿,主人那根巨大的肉棒不断的在夫人的小穴里狂暴的抽插着。肉棒在那细小的缝隙中进进出出的场景清晰可见。

    白猪显然已经迷离了,小穴流出的液体洒在地上。在主人的呼唤下,白猪才清醒了过来,让我放在她的桌上。但是还是被主人阻止了。

    主人狠狠的抽动着自己的肉棒,然后在白猪一声高吟,我可以明显的看出主人把他那宝贵的精子送进了白猪那肮脏的肚子里。

    主人射完以后,把他的肉棒拔了出来,然后让我用咖啡杯去接住白猪小穴里不断漏出来的白色浊液,一直到完全盖住了整个杯口才让我停下里。

    然后我将加料的咖啡放在了桌上,听着身后两人的对话:“怎么样,有灵感了吗?”

    “哈……有……有了……而且……是很棒的灵感……”

    “那真是太好了。”

    “不得不说,这样的运动真的很有效果啊。”

    “那你开始设计吧,我在玩一会儿。”

    然后在我走向房门的同时,主人和白猪两人便向着桌子那儿走去。

    在我离开工作室,关上房门的时候,我还从缝隙中看到了白猪身体正侧躺在桌上,双手认真却颤抖着在纸上写写画画,然后她的双腿呈一条直线,一脚踩在地上,一脚直冲云霄,然后我的主人一只手抓在那高高抬起的猪腿,让自己的肉棒再一次在小缝里进进出出。

    咦?为什么我写了这么多?为什么呢?

    九点终于到了,即使再怎么兴奋的小少爷也无法避免的入睡了。

    那么我也可以开始我的自由活动了。但是我刚要走出少爷的房间时,便碰见了我的主人。我本以为主人会立刻如同欲望的野兽一般扑在我的身上,将我在走廊上就地正法(兴奋啊),结果主人却让我那也不能去,就呆在少爷的房间里。

    呜呜呜……你讨厌我了吗,主人。

    十一点过了,到我睡觉的时间了。但是此时的我心里却是焦躁不已,毕竟被主人勾起了欲火,现在无处发泄,总不能找小少爷吧。

    可是,主人不来宠幸我,我也不能够去强求,毕竟是我的主人啊。

    我换上我的纱衣睡裙,然后来到床边,侧躺在了床上,看着熟睡的小少爷,然后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身上。慢慢的沉入睡梦中。

    迷迷糊糊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但是在午夜点(我猜测)过后没多久,就听到一声吱呀声,门被推开了。

    由于没有灯光,我完全看不清是谁开的门,也不能知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我心生疑问:这是谁?这么晚了,不会是主人吧?可是我昨天才被主人抱到浴室并宠幸了一番呀?主人一直喜新厌旧,从来都不会连续两天宠幸一人的?

    正在我猜测之际,一个人抓住了我的小腿,然后向下拖了一段距离,使我的脸正好对准了小少爷的脸蛋,接着他的手又攀上了我的大腿,掰开,让我的小穴完全露了出来。

    到底是谁?我不知道,或许是主人,又或许是其他人。若是主人还好,但是如果是其他人,那我不就被糟蹋了吗。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轻声威胁道:“喂,你是谁,别乱来,我主人就在外面,到时候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个人的双手明显听了一下,但是接着就传来了他尖锐的轻笑声。

    绝对不是我主人的声音,我能够确定,也就是说是一个府外之人正在想要侵犯我。不行,我的身体是属于主人的!于是我立刻想要大喊出来。

    但是这个人却抢先一步说道:“主人说,不可以反抗我,也不可以吵醒小少爷。”

    他的话音刚落,我便张开嘴想要叫喊,却怎么发不出声音,仿佛被遏制住了一般。

    同一时刻,男子似乎俯下了身子,双手按住了我的膝盖,然后舌头直接舔在了我的小细缝上。舌头的湿润和粗糙我完全能够清晰感受到,我甚是能够感觉到他那如同小蛇一般的舌头正在不断的钻进自己的小穴中,刺激着里面敏感的肉壁。

    我想要反抗,但是我的身体就像是灌了铅一般无法动弹,双手更是呆在原地无法按照我的意愿行动。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感觉应该是这个变态给的那个指令的缘故。

    我更加疑惑了,我不能反抗的是主人的话,即既要见到主人的面孔,也要是主人的声音才行。但是此刻,只是在前面加了“主人说”三个字,我居然就完全听从了指令。

    我毛骨悚然,感到害怕,毕竟这是很严重的事情,而且我还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给我下达的指令。

    我想要叫出声来,即使不是我的主人,但是我的身体似乎并不管这些,依旧开始了它的反应。然而,由于这个变态的指令,我却下意识的想要去遮掩止住自己可能吵醒小少爷的行动,我搭在小少爷身上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他,而另一只手则捂住了自己的嘴,预防着自己不小心的声音吵醒小少爷。

    那个变态的舔着我,让我感觉很恶心,但是身体中不断涌现的快感却在告诉我,我的身体正在欢呼雀跃,我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变态出现的恰到好处。

    变态似乎没有满足,将我的腿收回原样,使我再一次成为侧躺状态。然后我明显感觉到床塌了塌,能够确定那个变态爬上了床。我居然和这个变态同床共枕!

    我面对着小少爷侧躺着,而那个变态则躺在了我的身后,他的双手从的腋下绕道了我的胸前,然后直接抓了上去。由于有纱裙的保护,变态的双手并没有直接接触到主人的美胸,但是双手揉动带着纱裙的摩擦激起了千涛浪一般,我的乳沟立刻充血,然后就被变态的双手给占领了。

    可恶,我不应该有感觉的!可是!可是……变态更嚣张了,双手抓着纱裙直接就撕成了碎片,动作幅度很大,而且撕碎时的刺啦声也听的很清晰。

    我本应该下意识的去遮掩才对,但是我没有,我却下意识的去安抚小少爷,让他继续安睡。

    接着,我便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变态已经做到这一步了,那么下一步是什么我完全能够猜到的。我该怎么办!我不能反抗他,但是我的意识却能够正常思考,也就是说只是不能行为上反抗他对吧。

    那么我说话应该没问题吧。虽然我知道口头反抗恐怕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我微微转头,狠狠的说道:“别以为,你能够嚣张到什么时候,等我能够行动了,我会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打断,将你的肉棒一片肉一片肉的切下来。不要猜测我敢不敢,我作为女仆,一切都能够办到。”

    我说这一段话的声音很小,但是这内容连我自己听了都心惊胆战的。我想,这个变态一定会停手的。

    但是,这变态似乎毫无顾忌,双手再一次攀上主人的固有山峰,还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里。

    “呜呜呜~”我拼命的捂住嘴,防止自己的声音跑出来。明明吵醒小少爷已经成了我唯一的救命稻草,但是我却做不到。

    变态的肉棒挤进我那狭小的通道,虽然感觉主人的一般大小,但是我依旧没能够很好的适应,真的太大了。难道这个世上还有像主人一样的怪物吗!

    怎么办,胸被抓了,小穴也被占领了,而且身体上也渐渐有了反应。我是主人的东西却在别人的怀中有了反应,可恶。变态的动作很大,肉棒如同打桩机一般在我的小穴里抽插,飞溅的乳液洒落了一地,双手更是不断揉捏着,上下的晃动着我的双峰。可我却无法反抗,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如此剧烈的动作床怎么可能不因此而晃动。晃吧晃吧,在剧烈一点,将小少爷吵醒最好。但是我拿不争气的手又开始行动了,时而轻抚,时而微微抬起头,用着各种方法不让小少爷。

    最后,他终于在主人的小穴里爆发了,将她那肮脏的浊液吐进了主人的神圣的宫殿里。我也爆发了,圣洁的液体也浇灌在他的肉棒上。

    之后,他拔出了肉棒,然后走下了床,对着我用尖锐的声音说道:“多谢款待。”离开房间。

    我被玷污了,呜呜呜……但是,事已至此,我又如何是好,除了隐瞒还是隐瞒,毕竟我不想被主人抛弃。

    至于我身体这番模样,还是让德莉莎去操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