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精品小说 > 火焰之歌 > 【火焰之歌】(2)
    【第二章火的觉醒】半个月以后,婉仪的生日如期而至。

    婉仪因为倾国倾城的相貌,而无法像普通人一样大宴宾客,接受好友的祝福。

    婉仪贵为公司的董事,平时在公司里说一不二,独来独往,身边自然更没有亲近的人。

    虽然住在京城,与娘家也不过是城东与城西的区别,但是嫁出去的女儿好比泼出去的水。

    婉仪的娘家人除了捎来一份贵重的生日礼物与生日祝福,也并没有其他表示。

    婉仪不禁内心感到一丝落寞。

    那天正是周一下午4点,烈和从北京大学出来后,径直走向了停车库,准备开走他新买的奔驰轿车,原来烈和在北京大学物理系担任客座教授的职务。

    烈和一直心系母亲的公司,而放弃了在哈佛进行顶级的火焰研究机会,一回到国内,就被北京大学破格特聘为客座教授。

    他有空就去上几次课,培养一些聪明的中国学生。

    烈和上课幽默风趣,喜欢启发学生思考,再加上俊朗的外形,深受学生的喜爱,他的办公桌抽屉里总是塞满了女大学生给他写各种各样的情书。

    烈和认为如果继续在国外继续研究的话,那么研究成果终究是外国的,烈和作为一个中国人,他不仅为了母亲,更有着炽热的爱国情怀。

    一毕业,他就断然拒绝了哈佛的高薪聘请,离开了美国。

    哪知道他在美国的优异表现早已经吸引了一个大组织的目光。

    烈和累极了,他为了婉仪的生日做了许多工作,等到这一天终于到来的时候他却已经筋疲力尽。

    他驶向了前往郊区的公路,笔直的公路让烈和放松了警惕。

    他打算开启奔驰的自动巡航系统,然后打个小盹。

    以前开自动巡航的时候,烈和还不怎么放心,现在经过无数次的实验之后,烈和已经内心已经无限地放松。

    就这样,烈和的手离开了方向盘,开始打盹。

    就在烈和打盹时,奔驰汽车在空旷的道路上悄然地开始加速,这是有预谋的吗?一辆超级大货车逆道而行,奔驰车稳稳地快速前进。

    正在熟睡的烈和,却没有半点察觉到死神即将的到来。

    轰隆隆,烈和被两辆车相撞的巨大声音吵醒了,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气囊已经弹出,两辆车产生了巨大的爆炸,火光冲天,一股股黑烟升起。

    这时候别说是一个人了,就是钢铁,也会被这样的碰撞和高温撕裂熔解。

    烈和一下子失去了意识。

    如果烈和这个时候还清醒的话,他一定会诧异这时自己身体的变化。

    他肚脐上的八卦发出红色的光芒,同时快速地旋转,犹如同一个漩涡,将一切的火与热量吸收到他的体内,他的经常锻炼的健美的身体肌肉泛出如同火焰的光芒,头发也变为微红,瞳孔也变为了美丽的红宝石色。

    他现在的状态,就犹如金刚不坏神功附体,激烈的碰撞竟对他没有一点损伤。

    不过最终还是因为激烈的碰撞和燃烧,再加上劳累,烈和的特殊状态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便又消失了。

    等到烈和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烈和奋力地爬出了碰撞的地点,急忙掏出他备用的诺基亚手机拨打了2的电话。

    这诺基亚手机原来是婉仪送给他的2岁的生日礼物,虽然烈和现在使用的是苹果的产品,但是他却一直把这部诺基亚手机当作是备用机带在身上。

    没想到在这等危急的关头,苹果手机早已燃烧殆尽,诺基亚手机为烈和的死里逃生立下了大功。

    正所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烈和经过这等浩劫,等待在他前方的又将是什么呢?是深渊?还是更多的未知?烈和躺在协和医院的病床上,对自己身上的伤痛并不挂念,只是不禁为了努力策划的一切付之东流而感到惋惜。

    婉仪回到家中,而烈和迟迟没有归来,料定烈和一定出了事故,就开车去寻找,终于打通了烈和的诺基亚,得知了他在医院的消息。

    婉仪心急如焚地赶到了医院,看到烈和只是皮肤少许烫伤,心中这才放下了一口气。

    烈和握住了婉仪的手,轻声说:“我把你的生日搞砸了。”

    婉仪安慰道:“人没事就好。”

    烈和在医院了养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参与办桉的民警都觉得烈和的生存是一个大大的奇迹,以为是奔驰安全系统的功劳。

    至于准备好的礼物,烈和准备等身体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水平,等这件事情过去以后,过半个月再给婉仪一个惊喜,补办生日。

    烈和正处于少年与青年之间,虽然他的心智成熟,但是他对于男女之事还是无限憧憬,对于母亲,他虽然有欲望,但是更多的还是尊敬,但是面对着北京大学来自五湖四海,年轻靓丽,才华横溢的女大学生他内心也不免骚动。

    在这其中,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来自欧洲大陆的黛妮,她身材高大,相貌无比精致,纯净的眸子,金色的卷发,肤色是白种人特有的那种绝伦的白皙,还有一身S形的身材,跟婉仪相比是另一种略带俏皮可爱的美。

    当她微笑起来的时候,世界的一切彷佛要被融化。

    她是北京大学外语系的系花,同时又对物理研究特别感兴趣,经常去旁听烈和的讲课,深深地被烈和的魅力所俘获。

    黛妮经常去请教烈和关于火焰自旋的问题,而烈和也详细地向她解答。

    烈和内心也钦佩黛妮的文采和美貌,黛妮总能提出创造性的问题,再加上勤奋钻研,黛妮虽然不是物理系的学生,却倒成为了烈和最好的学生之一了。

    黛妮,虽然身材较婉仪要稍逊一点,但是站在普通人的群体中,绝对是鹤立鸡群的存在,相比与婉仪,黛妮更多了一分少女的娇羞与稚嫩,更有一种邻家小妹的亲切感觉。

    在北京大学一年一度的舞会上,黛妮鼓起勇气向烈和发出了邀请,没想到烈和却因为家中的重要事务而拒绝,这让黛妮心生沮丧,干脆连舞会也不参加,独自留在宿舍。

    哪知烈和竟然一连消失了好几天,内心更感觉空荡荡的。

    烈和内心也是喜欢黛妮的,只是碍于师生恋,不敢表白。

    等到烈和出院以后,烈和对于人生有了新的体悟,他觉得人生应该真实地度过,而不应该白白地浪费了时光,违背自己的内心,等到死去那一天再后悔。

    烈和又重新地回到学校执教,黛妮又一次见到了烈和,内心欣喜万分,正所谓是久别胜新婚。

    欧美女子性格直率,黛妮直接扑入了烈和的怀中,哭泣着说,我联系不上你,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烈和轻抚着黛妮长长的秀发,轻声安慰,就如同一对情人一般。

    周围的人早已对校园情侣拥抱见怪不怪,只不过黛妮是外语系的系花,所有路过的男生内心无不忌妒羡慕。

    烈和向黛妮表白了,称自己很欣赏她,希望与她交往。

    黛妮听到这里,内心更加欣喜,没想到美梦成真,羞涩道:“老师,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随即羞涩地闭上了双眼,烈和抚过她的秀发,向她娇嫩的嘴唇吻去,两人如同干柴烈火,久久地缠绵在一起,烈和充分地陶醉在少女的芬芳中。

    不知怎么的,他竟又想起了他美艳无双的母亲。

    在重新筹划母亲生日期间,烈和和黛妮确立正式的关系。

    烈和请求学校将黛妮升为助教,同时将两人的关系告诉了婉仪。

    婉仪很为他们感到高兴,说“烈和,你要好好地对待黛妮,这么好的姑娘,真不知道上哪里找。”

    但是在婉仪的潜意识当中其实早已将黛妮视为假想敌,每次看到黛妮总要和自己比较一番,潜意识地想胜过黛妮,这一切只是婉仪自己还没有察觉罢了。

    不过婉仪确实少了不少与烈和的共处时间,不过为了烈和的幸福,婉仪也就不计较。

    在这期间,烈和收到了一封包装精美的,上面刻印着火焰图腾的信封。

    烈和打开了信封,里面有一封信件,一件信物,还有一张地图,信件上写着,火焰组织已经察觉到了烈和的特殊感应,说上次的事故说明烈和是拥有火焰力量的人之一。

    上次的事故不是偶然,希望烈和能够前往火焰组织自古以来的圣地光明顶,待炎华首领向他详细说明,并授予他机密。

    当烈和读完信件,信件突然着火,顷刻在烈和面前烧成了灰烬。

    烈和此时早已经有八成相信。

    烈和将此事和信物告诉了母亲,婉仪看到信物,觉得此事不假。

    但她一想到烈和一加入火焰组织,就会如同泥牛入海,此生只怕恐再难见面,心中极大不舍得,而且火焰组织的人神出鬼没,九死一生。

    烈和见到母亲的神情,就已经明白了母亲的想法,故作不屑地说道“这恐怕又是什么恶作剧吧”,其实内心却已经相信,以烈和的知识,他知道在上次车祸中逃生且毫发无伤的概率有多小。

    婉仪的神情阴阳不定,口中喃喃道,除非是拿到火焰杯,火焰杯。

    烈和问母亲“什么是火焰杯?”

    母亲急忙道“没什么,没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太阳照常从东边升起,烈和除了有了一个女朋友陪伴身边以外,过着和以往一样的平凡生活,母亲的生日补办庆祝如期而至,这次烈和也没有驾驶奔驰,他已经换上了低调的本田。

    烈和为母亲精心地准备了可口精致的几样菜肴,为母亲献上了蒂凡妮的烈焰之歌,还有他制造的袖珍宇宙。

    烈和陪伴母亲甚久,当然了解母亲的喜好。

    婉仪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彷佛又回到了小女生被人疼爱的时代。

    过了一会,婉仪轻轻地将烈和的烈焰之歌又转递回了烈和,缓缓道“烈和,你名叫烈和,这烈焰之歌只有你的气质才适合佩戴。”

    婉仪温柔地看了看烈和,咬了咬嘴唇,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婉仪喝了喝烈和专门从欧洲买来的92年的拉菲,缓缓道,烈儿,为娘今天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烈和没想到他和母亲生活这么久,母亲还有事情隐瞒着自己。

    这也怪不得婉仪,本来闺房秘事,普通女子难以脱口,婉仪虽然接受现代的教育,思想开明,但是内心其实还是有保守的一面的。

    要不是今天被烈和彻底感动,也决然不会全盘托出。

    接下来,婉仪一五一十地将为何她与李平结婚,之后为何离婚,之后又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人选,一切只是因为自己的超级美穴的事情告诉了烈和。

    烈和一边听着一边震惊,天下竟有如此奇事,但是经过前几天的事故,烈和也是有些相信了。

    烈和心想到,那信件上说自己是火焰力量的拥有者,自己与娘亲感情自不用多说,不知可否由自己来帮助?但是一想到乱伦是天下之大不韪,心中不禁谴责自己邪恶想法,但是那想法就越是压抑越是弥漫在内心。

    烈和为母亲的命运感到悲伤,母亲美艳动人却不能示之与人,更无法得到爱情真正的滋润,想到这里他攥紧了拳头。

    婉仪一直与烈和聊到深夜,聊到伤心之处便停下哭泣,两人相互依偎,好似一对苦命鸳鸯。

    烈和向母亲说道“娘亲,我去带你去光明顶,一定能给你找到今生的伴侣,得到爱情的滋润。”

    婉仪苦笑道:“现在有烈儿的陪伴,我已经死而无憾了。至于未来爱情的滋润,只怕是难上青天。烈儿,你总归要娶黛妮,离开我,和黛妮一起生活,你虽是火焰力量的拥有者,你我感情也是十分深厚,但是你与我乃是母子关系,即使法律上允许我们结合,但是我们世家便再也没脸面再江湖上混了,你我都会因为乱伦被世家派来的高手刺杀”

    “更何况不仅是整个世家,恐怕整个江湖都将把我们除之而后快”

    “即使我们能找到隐居的地方,但是我们终究无法在这现代社会生存,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烈和听到这里,神色黯然。

    不仅是因为婉仪的言语,他明白婉仪的言语看似冠冕堂皇,只不过是在找大大的借口罢了,其实真正的根本原因是婉仪她自己出生于传统世家,内心的伦理观念根深蒂固,即使接受了现代教育潜移默化,但她对于自己的爱还无法冲破伦理的桎梏。

    “烈儿,除非你能拿到火焰杯,成为火之意志者”

    “什么是火焰杯?”

    烈和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欣喜,好似在黑暗中寻到了一丝光明。

    “具体如何获得火焰杯,娘亲也并不知道,不过只要你能够获得火焰杯,你就将成为火的意志者,如果成为了火之意志者,那么你就可以像燃烧的烈火一样,脱离一切的拘束,那么你与娘亲的结合,世俗社会便不会多说什么了”

    “同时,娘亲也不用再蒙着这难看的面纱,火的意志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人敢对火的意志者的女人轻举妄动。那些臭男人说见了为娘一面死了便也值了,但是倘若真正让他们被凌迟处死,便肯定会吓得半死,不会接近娘三尺之内了。”

    烈和心想,那实在是妙极了。

    其实他又怎么会知道,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争夺火焰杯,终究只是一个幻想,无数人铩羽而归,概率比中福利彩票还要低得多,婉仪这样对他说,只不过是说说罢了,也是一个借口。

    婉仪知道火焰杯的难度,就是要烈和放弃了娶她为妻的心思,不过说到得意之处也不免幻想翩翩。

    但是烈和在内心已经暗下了决心,要前往光明顶一探究竟。

    说到累处,两人相依而眠。

    隔日清晨,烈和先醒了,他吻了吻娘亲的额头,开着他的本田轿车终于还是准时到了北京大学。

    他简略地将自己和母亲的故事告诉了黛妮,当然母亲是超级美穴没说,只说母亲需要火焰的力量疗养伤痛,他告诉黛妮,自己虽然爱着她,但是他更爱着自己的娘亲。

    只因为黛妮是他亲密的人,并且烈和与黛妮相处有一段时间了,知道黛妮的为人,这才将他想与娘亲光明正大结婚,夺得火焰杯的事情告诉了黛妮。

    他说他准备三天之后就要前往。

    如果黛妮能够接受的话,就一同前往,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就不得不先分手,等到他回到京城再说了。

    黛妮不想失去烈和,但是黛妮在内心中还是无法接受这样乱伦的行为。

    黛妮出生与欧洲高贵的贵族世家,对于这些传说也略有耳闻。

    内心想,我如果与他同去,如果他没有得到火焰杯,那么他无法与娘亲结婚,就会和我结婚。

    倘若他真的夺取了火焰杯,成为了火的意志者,那么也许就是天命吧。

    黛妮先感到大为震惊,之后略加思索,就同意了三天后与烈和一起同行。

    下午回到别墅以后,烈和向母亲说明了自己想去光明顶一探究竟的计划,婉仪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她知道烈和一定是为了火焰杯而去的。

    她告诉烈和,自己愿意一同前往,烈和说可能会有危险,其实内心仍希望娘亲陪同,因为或许拿不到火焰杯,能让娘亲能找到拥有着火焰力量的意中人。

    婉仪说火焰力量的势力是会保护好人的,坚决要一同前往,烈和也不就多说。

    三天后,他们准备好东西,驾驶着路虎,从京城启程,拿着这迷你可爱,通体火红的小阳具——火焰信物,直奔光明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