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业界大忽悠 > 005 强大的探查术
    张凯骚包的将自己装扮了一下,这才出门。

    “系统,你说,就哥这长相,找工作那还不轻松,是吧?”张凯再次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形象。

    “系统:请问如此帅气的你,在哪高就!”

    张凯:“…………。”

    刚走下巷子楼,就撞见急慌急忙往家赶的隔壁邻居。

    “李大妈,你这是怎么了?捡钱了?”

    “小凯啊!我告诉你啊,神了都。”

    “什么神了?”

    “天桥上,大仙在给人算命,神了,看看别人的脸,就能算出运势,说的还真准。”

    “那您这是?”

    “回家取钱,早上出门买菜没带那么多钱,我要给我孙子算算。”

    张凯一听就乐了,他可不信有什么大仙。

    “李大妈,钱留着买点好吃的,那种迷信的东西,少掺和,一定有假!”张凯好心的提醒着。

    “你可别乱说啊,小心祸从口出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啊。小孩子无心的无心的!”

    张凯见李大妈神神叨叨的,彻底无语了,“你知道人家是道士还是和尚,你就阿弥陀佛。”

    “不说了!我先回家!咦小凯啊,这钱你掉的吗?”

    我去!不会真这么玄乎吧!张凯内心嘀咕着。

    系统傲娇的声音传出。

    “你以为本系统带来的幸运+1是假的啊?”

    “呵呵,李大妈,不是,我看你今天眉宇间,红光萦绕,必是好运来临,这50块钱,就是证明!别去算命了,你孙子自有福源,你不必探究,别浪费钱给骗子了!”张凯笑着说道。

    “你小子,说的跟真的似的,还文绉绉的。等我一会,大妈也带你去算算!”

    “免了,我今天要去面试!您忙,您忙!”

    张凯笑着闪人,晃荡在悠长的巷道内。

    没走多远,李大妈一拐一拐的就呼啸而来。

    “小凯,走!大妈带你去求条明路。”

    “行了,大妈啊,我有正事!”

    “少吹牛了!跟大妈走!”

    大妈很热心,死拽着张凯。看着李大妈热心的模样,说真的张凯都有些感动了。人家真心对自己好啊!

    一路拉拽,来到天桥,张凯一眼看去,还真是!一白胡白发的老头,一身道士袍,就这身行头,道风仙骨的样子,显然这货行骗是认真的了。

    这里还有不少人在围观,看热闹,大爷大妈们好似都很闲!此时一年轻人正在算命,小头连连点着。

    探查术!

    刘耿,鸠市九阳县贺桥村056户。

    出生日期:1955年11月2日。

    学历:文盲

    职业:农民

    家庭:妻子陈霞,儿子刘柱

    年收入:71254元。

    “我去,一个文盲,半条腿入土的老头,年收入这么高,一个月嘚有六七千了吧。”

    张凯傻了眼,扎心啊。自己口袋就200多,这尼玛找谁说理去。

    这位大仙见刚才入套的大妈来了,立刻对着面前的小伙说道。

    “小伙子,你父亲此时应该就在这鸠市,方位在东方,你只要有耐心,一定可以找到。”

    找人?张凯一个探查术丢了出去。

    刘柱,鸠市九阳县贺桥村056户。

    出生日期:1995年6月22日

    老子骗人儿当托啊?我去,你丫的父子,组团来老子地头忽悠?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我要是找到我父亲,我一定再来感谢你。这是卦金!”

    3张红票子就递了过去。

    “说好两百,就两百,多给的我可不能要。拿回去。”大仙一脸高人风范的说着。

    围观的人一个个惊讶的看着。“大仙人品高尚啊。”

    “是啊!多给钱都不要。”

    李大妈也来劲了,“怎么样,大妈没骗你吧!”

    张凯只直翻白眼,农村人套路也不浅啊!

    “系统看相的有什么技能吗?”

    “有,可你买不起。”

    “我只要瞎胡诌就行,不要看懂,能说就好,李大妈家境不好,要是钱被骗了怪可惜的。”

    “初级面相知识200积分就够。”

    就他了。

    【初级面相知识,兑换成功】

    听到这个声音,张凯笑笑大摇大摆走到那托面前。演技立刻飙起。看上去是一脸的高深莫测。

    “大兄弟!从你面相来看,不是父母失散之相啊?你是不是搞错了?”

    “瞎说什么呢?”刘柱那是一脸的憨厚样啊。

    张凯笑笑。“不才在下对相术也算小有所成,我给你说说。”

    “小伙子,面相学博大精深,可不是你这小毛孩子能领悟的。”大仙见张凯砸场子,也不生气,笑着说道。

    他自己都不信什么面相,论忽悠,他笃定自己能忽悠的这小子怀疑人生。

    张凯踱着步,老神在在的,那是张口就来。

    “面相分三庭,三庭代表一个人的少年、中年、晚年的运气。简单而言,上庭代表智慧吸收期,中挺代表智慧发挥期,下庭代表人生的收成期,上庭位居前额,同时还代表15岁-30岁与父母缘分,思想智慧等。”

    【情绪收集中……】

    不少人被张凯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这小子好像真懂唉。说的比这老道还靠谱的样子。”

    看哥不忽悠瘸你!

    张凯看了看积分,你们惊讶就对了。

    “而你上庭两侧位置饱满,则代表能够得到父母庇护和栽培,在根据面相看。你生辰应该是1995年6月22日,今年才23岁,所以你父母都还健在。在看你左右耳垂。你父亲应该是老年得子,宝贝的紧才对,失散一说,无稽之谈”

    【情绪收集中……】

    “你,你怎么知道我生日!”刘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然而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对,不对,我父亲确实失踪了。”

    【情绪收集中……】

    围观的众人一个个惊讶的看着,不可思议啊。这小子真能算出来。李大妈已经惊的合不拢嘴了。这小子真会看相?摸了摸兜里那张捡到的五十块钱,那表情叫一个精彩!

    张凯还没爽够,继续瞎扯道:“根据你的面相,印堂中有灰白之色,你高堂今天诸事不顺。大灾没有,但小灾不断,我看你还是早些回家看着你父亲为好,别真出了什么大事。”

    “放屁,你胡说!”

    咔哒!道风仙骨的大仙,坐的座椅一条腿突然断开。老头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

    坐在地上的大仙,惊讶的看着张凯。这嘴尼玛的开过光吗?

    竖立的招牌,又在这一刻倒了下来,砸的老头晕晕乎乎的。

    【情绪收集中……】

    刘柱惊恐的看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张凯,惊讶莫名。

    围观人群一脸的茫然!什么情况?

    “呵呵,你怎么还不回家,我说真的,你父亲今天会一直倒霉,若得不到你的照扶,他噩运不断,要是出了大事,你后悔莫及。”

    张凯话音刚落,大仙哎吆一声,刚爬起的身体再次摔倒,一个站立不稳,脚下一个踉跄,这下可摔的不轻。

    刘柱见了也顾不得其他,立刻上前扶起自己的父亲。

    “唉,你不回家照顾你父亲,还在这里做好人好事,有心了啊,有心了啊!”

    【情绪收集中……】

    刘柱扶着父亲,惊恐的看着张凯。他确信此人不可能认识自己,可自己生日他是如何知道的。难道真看相看出来的?

    而且此时,自己的父亲还真霉运不断,围观人不知道,他可清楚啊!这简直准的让他怀疑人生。

    “大师,大师,怎么才能救我爹啊。”

    “救他不难,但俗话说的好,受人钱财才会替人消灾。我若无缘无故出手,不和规矩坏了行规。”

    “多少钱。”

    “600不二价。钱到灾除!”

    灾字出口,一阵风刮过。算命摊子因为三面蒙着布,此时那老头又没坐在那里挡风。兜风力可就大了,直接被掀翻。哐当砸在大仙身上。

    “爹,你没事吧!”

    “爹?”一时间围观群众,那是惊讶莫名。这是父子?

    【情绪收集中……】

    吃瓜群众们一个个无语的看着张凯,这尼玛高手在民间啊。

    本来还准备忽悠张凯的大仙,也是吓傻了。张凯还没怀疑人生,他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在这么下去,自己小命都被这小子说没了。那还犹豫什么!麻溜掏出钱啊!身上的钱是一股脑的交到张凯手里,小一千了。

    张凯笑笑,抽出六张红票子,其他的递了回去。“说好六百就六百。我收的不是钱,而是破灾的媒介!说了你也不懂!”

    【情绪收集中……】

    还媒介,你丫有本事你别用!

    李大妈惊的无以复加,这钱也太好挣了吧。

    而其他人一个个呵呵直乐,愉悦无比。这可都是能变成积分的情绪啊!

    见张凯收了钱,刘柱恭敬的说道:“求大师解惑啊。”

    “嗯,其实很简单,你父亲霉运缠身,需要冲喜。你去那边彩票点,买点刮刮乐,把你们身上的钱都花掉,应该能中一个百元大奖。一旦中了,厄运自然解除?”

    “大师身上的钱必须买完吗?”

    “必须买完!否则中不了。”张凯笃定的说道。

    弹了弹六张红票子,悠然离开。

    【情绪收集中……】

    一群人看着张凯离去的背影震惊着。这不会是真的吧,不少人都没走,李大妈也是,等着这大仙去买刮刮乐。继续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