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言情小说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728章 我想开始拍马屁你介意吗
    “一会儿等典礼结束,叫上你男朋友,一块到我那吃饭,我亲自下厨给你们做,你男朋友哪呢?”

    走进礼堂,毛楠说。

    她是那种人,热情,不想太多。不会怕自己租的房子小,来了挤,让朋友看了嫌弃,也不会怕自己做的菜不够好吃不够丰富。

    总之尽力。

    “这个”林俞静这边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呢。

    一旁,毛楠的弟弟毛峰先开口,说:“还是外面吃吧,姐,我不是之前有提前去上班嘛,我拿工资了,我请,咱们吃顿好的。”

    “那也行。”毛楠想了一下,开心说。

    林俞静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如果毛楠问了她一个很难答的问题,不必焦虑,也不必思考

    因为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自动变成过去时。

    林俞静就这么跟着毛楠家三个人找位置坐了下来。这样挺好,否则她一个人,还真有点不安。

    “我弟弟在合资公司上班,等转正了,工资比我都高。”带着几分自豪,毛楠坐下后继续之前的话题,说:“不过他其实还没洮洮厉害”

    毛楠转头夸了一句弟妹。姑娘长得不算好看,但是给人感觉很顺眼,踏实且阳光的既视感,叫做穆洮洮。

    “那她是在”林俞静配合了一句。

    “在深大有个ufo社,你你男朋友跟你说过吗?是这里几乎所有学生都想进的社团。”毛楠神秘兮兮说道。

    早知道就不搭这个腔了林俞静选择摇头。

    “那可不是普通社团,那里头,产公司。”

    在“司”字上转了个音,毛楠接着说:“洮洮就是那个ufo社出来的,之前在社团的广告公司做,现在毕业出来,跟另外几个人公司的人一起,准备做公司呢,以后就是大老板。”

    “不是啊,不是老板,姐,我们那叫创业合伙人。”穆洮洮尴尬地冲林俞静笑了笑,说:“老板是我们的执剑人。”

    说起执剑人三个字,穆洮洮的脸上全无半分趣意,而是一脸的认真和崇敬。

    给林俞静感觉,如果她现在开口,说上几句平时习惯了的关于江澈的坏话,面前这个沉稳有礼的姑娘,很可能当场跟她吵起来。

    你们是不知道他实际的样子啊。林俞静心里感慨了一下。

    而事实,不光穆洮洮,现在ufo社的人,在最初的元老一代离开后,剩下的人几乎都是她这样子的他们因为自家的执剑人而自豪,而满怀热情和憧憬。

    “对,这个剑人,执剑人,你男朋友肯定跟你提过”毛楠有些兴奋说:“就算他没提过,你肯定也知道你猜是谁?”

    “猜猜不着。”林俞静好烦啊,她很喜欢有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新朋友,同时很担心自己在公司的实际身份慢慢会暴露,当场感觉有些无奈。

    毛楠:“宜家江澈。很有钱,还很帅,我跟你说”

    “他一会儿会上台演讲。”穆洮洮笑着接了一句。

    “对,所以我才请假也要来啊,要不你以为呢,就我这破弟弟”毛楠说着,说着,突然两眼放光,转向穆洮洮,说:“对了,洮洮你应该经常能见到那个江澈哦?”

    “有时候。”穆洮洮有些糊涂,说:“最近因为提案创业公司,有一起开过两次会。”

    “那他有女朋友了吗?”

    “有的。”穆洮洮哭笑不得,毕竟自家男朋友这位姐姐,向来对刘德华、张国荣、黎明、古天乐,也都有点想法,她说:“一直听说有,好像是盛海哪所学校的,叫,叫”

    林俞静刚已经准备随时跑路了。

    见穆洮洮说不出名字,她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好险啊,所以江澈这个人,实在是讨厌。

    “我记得,叫林俞静,盛海城市建设学院的。以前我们这有人认识她同班同学的。”

    前排一个穆洮洮的熟人,也是姑娘,头止不住的笑,接了句茬,估计刚才一直在偷听。

    “”林俞静。

    “哦。”毛楠感觉有点儿失落。

    一旁她弟弟和弟妹俩都看着姐姐在笑,倒也不担心。

    “你看吧,我之所以一直相亲都没有成功,就是因为像这种好男人,都是早就被占了的”毛楠拉了林俞静的手,全没有注意到,棒球帽和口罩之间的那双眼睛,已经整个慌神了。

    “那个什么小妖精,真精啊,你看你,也漂亮,可就傻,就不如那些小”毛楠突然抬头,看着林俞静。

    “你,盛海毕业来的哦?”

    不等答案,毛楠摆手,转过去,默默想了一会儿,开始嘀咕,“不可能啊,明明就是跟我一样受欺负的新人,不对,是现在比我混得还凄惨不可能吧?那种身份,怎么会到我们公司当个小职员哦?”

    林俞静:“”她手被她拉着呢。

    “那个江澈大几啊?”没管林俞静,毛楠转头,问穆洮洮。

    “大三,马上大四。”穆洮洮看情况有些困惑,但还是如实答了。

    “嗯。”毛楠转来,看了看林俞静,似乎觉得她很虚幻,又转过去,“我跟你们说个事哦,毛峰,洮洮我这个同事呢,她男朋友是深大大三的,她也叫做林俞静,人也是盛海建筑学校毕业的”

    她说这段话的声音极小,极小。

    但是穆洮洮和毛峰的神情反应,极大,极大,两人整齐地慢动作转过头,看着林俞静

    “而且,她今天也跑来了,你们觉不觉得,事情好像哪里有点不对?”毛楠又补了一句。

    两个人都点头。

    “那个”穆洮洮也是走神了,歪着头看了看林俞静的眉眼,又看了看她的身形。

    曾经,林俞静为了弥补异地求学的遗憾,来深大和江澈一起上过课,被偷偷围观过。

    其中就包括穆洮洮。

    “感觉,有点像。”穆洮洮小心问:“所以,是么?”

    其实答案已经摆在那里了。

    要不然,面前这个人戴帽子口罩干嘛?

    林俞静弱弱地点了一下头。

    “欢迎,林同学你,来看执剑人演讲吗?怎么没有和”毕竟是ufo社出来的精英之一,穆洮洮很快恢复了一些,开始小心寒暄起来。

    “他不知道我来。”林俞静说。

    “啊?那是因为”

    “等等。”毛楠打断了她俩的对话,看着林俞静,说:“我突然想开始拍马屁,你介意吗?”

    “你别闹啊,毛楠姐。”林俞静哭笑不得,说:“其实,他的事,都跟我没关系。”

    “屁嘞,你就是来体验生活的,不,微服私访,哎呀咱公司不会就是你家投资的吧?”毛楠得吧得几句,还好,音量都控制住了。

    “完了。”她突然神情僵一下,然后眼神放光,“我还好,毕竟有浇水捞鱼的感情在不过,我们公司,大概有人要遭殃了,叫她们欺负人,还想抢别人的领导岗,还给穿小鞋突然好想公司”

    毛姑娘估计在林俞静来之前,也是过得挺惨的,当场还有些莫名兴奋。

    她已经疯了。

    穆洮洮苦笑着继续她的寒暄,说:“所以,林同学你今天这样来,是”

    “咱们是自己人哦?”林俞静突然问。

    “啊当然。”穆洮洮笑着说。

    “我来看看有没有奸情,呃,不对”,林俞静尴尬一下,说:“就是,他不是给女同学约了做舞伴嘛,我就忍不住,来看看”

    穆洮洮点头。

    “捉奸?!我帮你。”毛楠激动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