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灵风 > 悠哉的日子!
    蓝还是那么天,白还是那么云,清还是那么水,闲还是那么人,疼还是那么蛋!

    灵风嘴里咀嚼着碧绿色草根,估计也就灵风敢这么随口乱吃,斗气大陆上的又不是什么青草之类,说不定,随地一处,就是一株制毒的好材料,灵风怕什么,神经之粗不是一般可比,请叫哥:摇摆哥!

    天崩地裂,火山爆发,我自怡然不动,笑看苍生巨变,众生凋零,我自摇摆!

    噗的吐出嘴里有些苦涩的草根,距离那日又过去了两个月,灵风到迦南,已经有半年左右,现在的修为是三星斗宗,三个多月一星,勉强吧,要论这个世界上,谁的天赋最强,无疑是萧炎!

    后期斗圣,修为增长跟玩似得,半个月涨一点,一个月又涨,几个月一星,人家闭关十几年,都涨不了一小阶,萧炎硬是生生修为上涨,在接近四十岁,灵风估计在三十七八岁,就六星斗圣了,萧炎十五岁以前不算,就是说二十三年,就成了大陆上有数的强者!

    灵风父亲多少岁,几百,一千,灵风也不知道,反正他知道,萧炎练了二十三岁,硬生生可以把他父亲虐了,这是有多变态?

    萧炎原著中除了各种艳遇的妹子帮助外,运气,实力,心性,都是必不可少的,这点灵风倒是不抹杀,要是他成了萧炎,灵风可以宣布,薰儿他不要了,实在追不上,焚决这东西谁敢练?

    任意一个地球人,敢吗?

    你敢拿刀捅自己,你敢割脉,你敢玩**吗?

    谁敢,别说你是杀手,别说你是修真者,你忍受得住被炙热的高温,一点一点,烧的只剩下骨头,还苦苦坚持吗?

    什么?你敢?

    逗!灵风一口口水吐死你,你是什么玩意?你当自己是萧炎?你练过信春哥?

    凌迟听过吗?焚决这玩意,就不是人练得,别说你会金钟罩,你就厉害了?

    算毛线啊,除非你能像灵风一样,先天获得一种排名靠前的异火,接连吞噬其他异火,不然,扔了吧,焚决这玩意,和垃圾没区别!

    灵风一直想知道,萧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他是地球哪位大神?

    各种自虐,还越虐越开心,灵风只能说句,佩服,凹凸曼都没这么厉害!

    焚决这功法,要是灵风没有九幽金祖火,他看都不看,你滚吧,这东西,你拿出来,不就是取笑人的吗?

    你要是自己敢练,怎么不练?拿出来坑人!

    焚决这东西,整个大陆,就四种生物敢练,其一,萧炎,其二,有异火的人,其三,异火本身,其四,修为起码在斗宗以上,能够无碍先收服一种异火!

    灵风不敢练,那是必须的,他就是个穿越众,没有那么强大的内心,他敢拿刀捅自己,他也敢杀人千千万,他实在没勇气,被异火烧的只剩下骨架,然后又生出来!

    他做不到,如此般,他更愿意自我了断,他不愿意去过多的羞辱萧炎,他就是佩服他这么一点!

    对自己狠!玩命的狠!

    谁敢这样的虐待自己,这样的人,无论怎样,总能站在大陆的顶端,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叹了叹气,可惜,这样一个人,却是莫名其妙的被夺舍了,也是,这样的人,才会被那么“奇妙”的东西看上!

    要不然,那玩意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萧炎是强者,灵风不否认,他一直觉得他不是强者,他是智者,他用脑袋玩转大陆!

    强者的第一要素,有我无敌!

    灵风从不这样认为,他善于理智思考,魔雨捉他的时候,他想都不想,直接不反抗!

    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皆是虚妄!

    所以灵风的心里也渴望实力,异火!

    只有实力达标,智力才能派上用场,这也是智者出谋划策,强者掌大陆的原因!

    金色的火焰冒出指间,隐隐约约倒映着灵风的面庞,金色,晃得耀眼,异火,美丽的致命的东西!

    对灵风来说,异火更像是收藏品,他期待着自己,收集齐了二十二种异火的景象!

    各色异火,萦绕在身旁,仿佛火中君王,这是灵风一直以来,一个美好的梦,只是这个梦,灵风总觉得触手可及,并不遥远!

    要是能收集陀舍古帝就好了,陀舍古帝本身就算得上是一种异火,之后吞噬了二十二中异火,才成的帝!

    也就是说,单一的异火而论,不提融合后的,本身就有二十三种!

    只不过,这份榜单,排在第一的是虚无吞炎!

    这或许更加合理一点!

    斗帝,还有得等啊,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小斗宗,不得不说,真不够看,斗宗多如狗,换句话说,也就是,斗宗这玩意,跟狗没区别!

    灵风想着想着,怎么就觉得这句话,被他理解的彻底变味了!

    管他的,斗宗就是狗,现在自己也摆不掉这破名声,怎么,练得练得就和狗一个德行了?

    去他的!

    懒洋洋的躺在山谷一处的小草坪上,收回异火,右手按着节拍,颇为韵律的敲打着节奏,有一搭没一搭,心里一个人独自哼着歌!

    灵允儿坐在灵风右侧,盯着灵风的侧脸,脸上浅浅的笑意从未消失,淡淡的兰花香,徐徐扩散开来。

    环绕在灵风四周,点点溜进灵风的鼻翼,灵风的心境,倒是越发平静了,仿佛波澜不惊的湖面,一丝水波都不存在,清澈见底的湖底,连一只鱼儿都预盼不得,整片湖泊,死气沉沉,波澜不起,这样的心境灵风觉得更加适合他,迟暮花甲的老人,自有一股难言的韵味!

    清了清嗓子,太久没开口,倒有几分不舒服,半撑起身子,原地挪了个方位,望着身旁人儿,雪白裙衫包裹的双腿,头缓缓地压在其上,软软的,颇有弹性,被灵风突然的动作一惊,人儿的脸蛋上蒙上一层红粉,灵风惬意的枕在圆鼓鼓的大腿上,一阵舒适,这种日子,才是灵风喜欢的,整天优哉游哉,睡个下午觉,身旁有个美人,什么也不想,晃晃悠悠的混日子,慢慢等死

    偷得浮生半日闲,我自怡然自乐中,难得的一天,灵风一没修炼,二没炼丹,整个身子仿佛瘫软一般,动一下都不想,世家子弟就该干这事嘛,天天修炼,不腻歪吗?

    喝点小酒,听个小曲,醉生梦死,浮生半梦中,偶尔过过这种纨绔子弟的生活,心境修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蹭蹭蹭的上去了,突破不就水到渠成了?

    气人心脾的兰花香,灵允儿这女人和灵风到是挺配的,半天不说话,两人也愿意腻在一块,心意相通这高境界倒是达不到,相互慰藉还是可以的。

    在深山老林里,呆了大几个月,灵风差点就以为自己是深山野人了,算算日子,似乎要不了多久,内院的一个选拔赛就要开始了,应该是选出强榜前十,然后前十名将获得到天焚练气塔,最底层接受心火锤炼的资格,突破斗王!

    额,他们似乎没那机会了,那之前,灵风就要去取陨落心炎了,耽搁了这么久,还真是,薰儿那丫头,估摸着也应该斗王了,也不知道那丫头,才天焚练气塔里,待的怎么样,第六层,貌似不少强榜的学员都在那里,自己提醒过那丫头,想必她也不会束手束脚,藏这藏那的!

    双手用力,摁在草地上,身子跳跃而起,望了望蔚蓝的天空,回过头,对着整理着衣裙的佳人说道:“是时候,回内院了!”

    佳人整理的动作一滞,眸子稍显留恋的环顾着山谷,慢慢直起身子,姣好的身材,显露无疑,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这女人,还真是乖巧,说什么,做什么!

    相视一眼,最终望了望,居住了大几个月的静谧山谷,估摸着一走,就被那群魔兽,糟蹋的不成样子!

    PS:花花,收藏,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