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灵风 > 小露一手!
    场上依旧上演着,大人殴打小孩的无良戏码,吴昊对面的“小孩子”显得那样脆弱无力。

    仿佛手里拿的是一株柳枝,自己迈着魅惑的步子,摇曳着纤细的腰肢,准备迷惑着对面的血色巨汉,就是这样,灵风眼里,上演的就是,如此般的限制级戏份。

    迦南外院就像,一个大型的养猪场,养了一群家养的小白猪,物竞天择,哪里都有争斗,于是乎,这群家养猪中,出了几名头猪,也就是跑出猪圈的极端分子,出了猪圈,化形成功,白山,吴昊,小妖女皆是如此,这些逃离猪圈的三人,自然而然,成了这群人的偶像。

    至于薰儿和灵风,还有灵允儿,则是从外界而来,不包括在这些人之中。

    迦南外院,把这群所谓,各地的天才保护的太好,磨平了菱角,失去了脾气,依靠着自己,那么一点点天赋,苦苦挣扎,终究成不了什么大气,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内院,当这群习惯了和平,平和的日子,进了内院,内院,是怎样?

    现实的过分的地方,势力错杂,纷繁交错,弱肉强食。

    你若强,就能欺负别人,获得美女的青睐;

    你若弱,只能在他人脚下匍匐,傻呆呆的看着别人,怀抱着你喜欢的美女,心隐隐作痛,那又怎样?

    没人会去可怜你,这是封闭的内部区域,挣扎到死,若是一飞冲天,御风化龙,凌驾于众人之上,也不是不可能!

    机遇和危险并存,这样的地方,才是内院真正的意义!

    内院也因此而存在,迦南自古天才出内院,也是必然的结果!

    中什么因,得什么果!

    外院和内院,差的真不是,小小一点点,外院的可以说是,一只温顺的兔子,内院全是狮子,狮子搏兔,但,你见过兔子博狮子吗?

    狗急会跳墙,兔子再怎么急,也跳不过内院的墙,入了内院,虽说会被打压的不像兔样,但也算是成长的宝地一块,兔子说不定,也会有变成狮子的一天!

    内院,才是迦南真正的核心,外院,不过是过家家罢了!

    两者不可混为一谈,燕雀和鸿鹄,焉能比较?

    内院,造人,造才,外院,毁人,毁才!

    看着场上的一面倒,苦于纠缠,死死抵抗的倒霉蛋,灵风心里哀叹一声,别过脸去,打不过,也不至于,枪都拿不稳吧!

    话说,就这么点杀气,都挡不住,这辈子是进不了内院了,估计就混的再好,也就是个外院导师。

    算了,人各有志,灵风也不同情心泛滥,只是吐吐槽学院的制度,养傻了一群人!

    场上的那名倒霉蛋,被一把血色巨剑架在脖颈上,面色一白,颤抖着身子,无奈的投降了。

    下场时,面色一松,好像刚才面对了,什么洪荒巨兽级别似得。

    灵风看着,一阵没出息,恨铁不成钢,恨兔不成狮,打不过,输了就算了,别连最基本的强者要素,也给一并扔进垃圾堆了。

    灵风想得实在太多了。这世界上,只有少部分人,才能真正称雄,其他的人不过是陪衬而已,强者,是有弱者的衬托,人人都是强者,又有什么意义?

    杞人忧天,说到底不过是多管闲事,或许,灵风自己都没发现这个怪毛病!

    场上的吴昊,默然不语,也不下场,转过身子,手中的血色巨剑,猛然间抬起,划出一道破音声,隔着远远的,指向灵风所在之处,嘶哑的声调响起:“你,可敢一战?”

    淡淡的一句挑战宣言,彻底点爆了场上的气氛,无数看灵风不爽的学员,此时,爆发了最大的嗓门,此起彼伏,居高不下的嚷叫着。

    “血修罗,教训他!”

    “让他知道什么叫厉害!”

    “离开薰儿!”

    “滚出迦南!”

    灵风饶有兴趣的望着,角斗场中血色袍服的身影,长得不帅,一人站在那里,自有一股威势!

    多久了,自从上次,古妖挑战过他后,再没人主动挑衅过他了吧!

    周围各种烦的叫喊声,让灵风一声冷笑,哼的一身,庞大的灵魂力,铺洒而出,掩盖全场。

    这一哼,仿佛一道惊雷,在这些人心中响起,身子不自主的冒出寒气,一道哼声,强悍至此!

    随意一哼,满场寂静!

    栏杆处一身白衣的白山,难以置信的望着,椅子上那道悠闲的身影!

    怎么会?他是谁,这样的实力?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实力?

    一道哼声,就让自己忍不住颤抖,他还没自己大,这样的实力,可能吗?

    场上一道道惊叫声,接连起伏的吸气声,一个个,目光惊惧的望着灵风!

    灵风玩味一笑,这些人,真当自己是泥人吗?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论自己,虎或许可以容忍,兔子在自己的领地上,但决不允许兔子的撒野!

    人,总喜欢把,别人给自己的宽容,当做水源,无限挥霍。

    做事,总得有底线,这群人,似乎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

    看台一处全场位子最佳处,一身火红袍服的老者,不确定的喃喃道:“好强大的灵魂力,这小子,要是炼药师,可不得了!”

    左侧的琥乾,也是一脸震惊,接着道:“这小子,居然隐藏了修为!”

    不管,四周的人是怎么看自己,灵风直起身子,在全场的注视下,对着场中的身影,淡淡道:“你,还要一战吗?”

    血袍中的人影,沉默半晌,嘶哑的回声传来:“动手吧,让我看看你有多强!”

    灵风甩了甩袖袍,正准备动手,苍老的声音喝道:“动手,你们当这里,是你们家吗?”

    无所谓的撇撇嘴,灵风早知道这老家伙,要出手,就没准备打起来。

    叹了叹气,回到原位,身子懒洋洋的躺在椅子里。

    这吴昊,确实比白山强太多,起码不是心思狭窄,阴险狡诈之人!

    刚一落座,身旁冷清的声调入耳:“你的修为,现在在什么阶段?”

    歪着头,近距离的注视着,这张精致如画,眉若冰雪的俏脸。

    环顾了下四周,似乎都对这问题,挺有求知欲,咯咯两声,笑道:“反正,你不是我对手!”

    身旁的薰儿,白了她一眼,显得颇为娇媚,薰儿对这个问题,也是很好奇的,她一直不知道,灵风的确切实力,只知道比她高上不少!

    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改天试试!”

    灵风愣住片刻,意外看着若无其事的灵允儿,点点头,调笑道:“好啊,输了别哭!”

    灵允儿也不回话,将头转向另一边,不再理他。

    灵风怔了怔,无奈一笑,这女人,太不给面子了,直接无视了,还青梅竹马。

    薰儿在一旁,轻笑一声,显然,灵风吃瘪的模样,她很喜欢。

    回头恶狠狠的瞪着薰儿,薰儿丝毫不以为意,莞尔的继续轻笑着。

    后方的萧玉,看着调笑的两人,面色一暗,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薰儿和灵风,有说有笑的谈笑着,这一次,学院的人,学乖了,没人出声。

    看来,适当的显露实力,效果不错,免得一群多嘴男,叽叽咋咋,比女人还麻烦。

    远处的白山,不敢直接表示什么,微微垂下的头,眼珠都染上了血丝,这样的人,他拿什么去抗衡!

    PS:这章有点水....

    还是花花,收藏……

    哥去厕所了...

    最近吐槽多了,感谢喷子的提醒,心情不好,晕,明天就好了

    给各位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