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灵风 > 萧炎偷东西?
    进入那处,隐蔽洞的灵风,一只手撑着墙壁,身形一阵摇晃,随后剧烈咳嗽起来。

    脸上的血色褪去,面如白纸,半倚着身子,靠在墙面上,灵风慢吞吞的,踉跄的走到了深处。

    缓缓坐下,盘起腿,秘法的时间早已过去了。

    灵风现在无疑是,一个极度的的虚弱期,就算是普通斗皇,灵风估计都不是对手,一旦动手,伤上加伤,很容易给身体留下后遗症,在以后的突破,形成阻碍和屏障。

    强行睁开眼,白色的瞳仁,消失不现,一双熟悉,深邃的漆黑色眸子,一只是璀璨的金色,一只是无暇的青色,有几分怪异之感。

    服下几颗治疗的丹药,灵风缓缓闭上眼,双手划十,指尾相连,炼化着丹药的药力。

    隐秘的山洞里,身着紫衫的男子,脸色苍白的静静修养着,洞外的风声,呼啸在洞之内,嗡嗡作响。

    天色已黑,山峦之外,一轮浅浅的月,高挂其上,漆黑的丛林之中,虫鸣声,吼叫声,此起彼伏。

    山洞之中,灵风直起身子,挥了挥拳,感受了体内的力道。

    无奈的笑了笑,秘法的后作用,太严重了,服用丹药,加静养了两个时辰有余,还未完全恢复。

    现在这副身体,最多使用五六星斗皇实力的样子。

    叹了口气,灵风也没想到,首次使用秘法,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损伤,不过效果很不错,使用秘法后,甚至能匹敌一些六星斗宗的样子,不愧为灵族秘法。

    这道秘法,效果是按血脉浓度的高低,来看成效的。

    灵风现在的血脉浓度,他也没测过,有了修魂决这样的功法,灵风认为血脉浓度之类的事情,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他只需要借着熟悉剧情,不断的寻找异火,然后吞噬,实力自然,就能够蹭蹭的往上涨!

    扫了扫识海里,那四尊被自己吞噬的差不多的灵魂光团,灵风嘴角一挑,不如灵魂力也一并突破了。

    吞噬了青莲地心火的修魂决,无疑是进阶了,但修魂决过于神奇,灵风压根感受不出修魂决现在是什么阶级的,只知道现在明显可以吞噬,这四尊原是七品中阶炼药师的灵魂。

    这次异火吞噬之后,灵风感到了一股难言的韵味,仿佛自己的身体,重新由自己完全掌控,联想先前的举动,灵风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就受到了副作用的影响,居然还深陷其中,一点也没感受到。

    幸运的是,吞噬的灵魂不多,要不然自己不就成了杀人不眨眼,见美女就傻眼的队伍。

    顿了顿,既然想到要把灵魂力突破了,那就做了!

    再度盘腿坐下,双手结起复杂的印记,炼魂开始!

    原本坚如磐石的,四尊只剩下十分之一的灵魂源,在进阶后的修魂决的作用下,再次松动。

    让灵风不觉松了口气,这次,灵风选择了四尊一起炼化,四尊灵魂源上,一丝又一丝的光线,一个接着一个成了壮大灵风灵魂的养料。

    看着即将被完全炼化的四尊灵魂源,灵风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够

    手掌一翻,一尊玉瓶出现在在手中,掀开瓶口,一道光影迅速逃窜,灵风轻哼一声,金色火焰铺洒而出,被击中的光影,痛苦的大叫着,灵风充耳不闻,将光影拘到面前,双手再度快速结印起来,让人眼花缭乱,金色火焰中的鹫护法,一缕缕灵魂力被抽离,炼化!

    到了!

    灵风面色一正,双眼似乎变得清明不少,面色仿佛红润许多,身上也多了几分朦胧之感,看上去更加神秘莫测。

    灵魂力向外扩撒而去,整个云岚宗都被包括在内,任何事物都逃不过灵风的侦查,疗伤的云山,床前盘坐着的纳兰嫣然,山林中某尊进食的凶兽,全在灵风灵魂力的掌控之下。

    山洞里灵风张开双臂,这种感觉真好,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收回灵魂力,原本深邃的眼眸,变得更加深邃,深不见底,他人莫能测!

    抖了抖有些酸的身子,心神一动,灵风便出现在洞之外,看了看天色,似乎不早了,纳兰家的晚宴应该开始了。

    身影闪烁间,几个起落,犹如鬼魅,向着帝都赶去。

    帝都,纳兰府,加玛帝国狮心元帅纳兰桀的府邸,纳兰老爷子先前身种烙毒,病入膏肓,后经来自中州,身份神秘的魂玉公子献上一枚丹药,毒素尽去,实力也全然恢复,为纳兰家再添一名斗王强者!

    大厅里,灯火通明,觥筹交错,来来往往的人群,一个个脸上含笑,互相举杯问候。

    整个大厅脸上笑意最浓的,就数纳兰老爷子了,从宴会开始,敬酒就没停过,就算纳兰老爷子,实力恢复,也不至于这样,至于为什么,或许只有那些敬酒的人知道了。

    大厅的一处,米特尔家族的人集中在这里,为首的一名老者,头发花白,面色隐隐有些严肃,气势显得十分威严,一看便知,是位不小的掌权者,米特尔腾山!

    老者身旁还有着一名女性,一袭紧身的红色裙袍,雪白的狐裘披肩,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眼若含情,释放的魅力,让不少的的男子偷偷向这边瞟来。

    老者看了看大厅里,满脸挂着笑容的纳兰桀,轻哼一声,说道:“这老头,不就是凭借自己孙女,和那小子搭上线了吗?得瑟个什么,还云岚宗的高徒呢?干这勾当!”

    随即转向一旁的魅惑女子:“雅妃,你的任务想必你知道了,尽量和那名魂玉接触吧,要知道,哎,家族中原本是想你和木战”

    女子站在原地,眼波流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媚意的眸子里,是淡淡的无助。

    灵风的速度不多时,就到了纳兰家的府邸之上,灵风其实一点不喜欢这种晚宴,这是贵族的玩意。

    在这片斗气大陆,居然还有这种“习俗”,灵风就无奈了,真不知道这群老家伙想什么,搞个晚宴,得瑟?炫耀?脑子里有病!

    灵魂力扫了扫,随即精神一怔,身影一落,出现在纳兰府门外的柳树下。

    晚风习习,柳絮清扬,一位身着月白色长袍的女子,倚靠在树干之上,曼妙的身姿,曲线迷人,精致绝伦的脸蛋,冰肌玉肤,微风卷起的裙摆,裸露出的一截雪白的小腿,让人忍不住探究其中。

    嘴角一挑,身影一闪,出现在女子的身旁,醉人的体香,徐徐而来,贴着女子精致的耳垂,小声道:“嫣然,是在等我吗?”

    突然的亲密动作,让女子身上气势一冷,熟悉的嗓音,又让女子一愣,面色一红,转身看着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白色的儒雅长衫,笔直的身躯,往往冷酷的脸上,换上了一副暖暖的笑意,虽说并不搭配,但嘴角的笑,让人如沐春风,深陷其中,这幅画面,似乎让女子想起了,仅见过两次的那名少年,那映入心灵深处的笑容,和眼前的缓缓重叠。

    灵风看着眼前,有些痴了的女子,心里一荡,大手一伸,揽过月白色长袍包裹着的芊腰,美人入怀,灵风轻吸一口气,女子的腰间,柔的像团水似得,女子的胸前抵在灵风的胸膛上,让灵风不禁微微起火,大手微微用力,望着女子微微张开的唇,心里微微火热的印了上去,冰冰凉凉,微微一卷,甜甜的。

    正当灵风想要深入其中时,怀中的女子却大力推开灵风,退后几步,面色羞红的踹着气,灵风望着不远处的女子,小声说道:“嫣然,你知道我对你”

    话未说完,女子就娇踹嘘嘘的回到:“我知道,给我一段时间,若是三年之期后”

    还有些话未说完,或许,三年之期后,那名答应自己会来云岚宗的少年,还未到的话,那么,便忘记他吧

    灵风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三年之期吗?

    似乎快到了,还在等我当时的约定吗?我来了,可你却认不出了!

    想着想着,看向树下的女子,眼神越发温柔了。

    夜色醉人,柳树前,情之一字,怎叫人看得透!

    “大胆,竟敢到纳兰府偷东西!”

    突然地喝声,让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两人,猛然惊醒。

    灵风庞大的灵魂力顺势而出,捕捉到一道黑袍中的身影,速度极快,不下于中阶斗皇,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灵风一愣,不会是海波东那老头吧?

    萧炎指使曾经的冰皇海波东,来偷七幻青灵涎?

    太夸张了吧!

    灵风恶意的想着,萧炎可是主谋啊,在大天朝,可是要负民事责任的!

    海波东的速度自然没人拦得住,灵风也不会没事干,帮纳兰家捉贼!

    看场好戏,何乐而不为?

    PS:请个下午假

    今天哥们好像怂了

    一上午,完全提不起兴趣码字

    只好晚上回来再码,我现在一码字,就觉得全身酸,我晕....

    大家就别等了,SORRY,和明天的一起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