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灵风 > 火力全开,真正实力!
    洞内沉浸在实力暴涨,喜悦之中的灵风,听到洞外的声音,挑了挑嘴角到:“既然来了,就去死吧!”

    说话瞬间,身影微动,出现在洞口之外,洞内的紫色身影才缓缓消散,这绝不是斗皇的速度!

    甚至连一些斗宗都媲美不了,这样的时间差,残影都能保持这么长的时间,不可想象!

    灵风静静地悬浮在空中,身后却没有熟悉的金色斗气双翼,九星斗皇,足够灵风不借助外力,拥有和斗宗一样的能力!

    灵风对面的,同样是停在空中的鹫护法,一名货真价实的魂殿斗宗!

    身旁萦绕着黑色的雾气,包裹在臃肿黑袍里的,身影怎么都看不见,依稀可见的是,透过黑雾的,那双渗人的红色的阴邪眼睛,身旁旋绕的黑雾中,几条犹如黑色巨蟒的锁链诡异的ChanRao在黑袍人的身上,锁链之上是复杂的符文纹路,看上去极为玄妙。

    灵风就这么静静的,直视着鹫护法,这样的机会可不多,魂殿的人,出场绝对是整个斗破最帅的!

    这现场版的景象,就是号称某美的好莱坞,也做不出这样的特技!

    灵风身上凌厉的气势,让身旁空间微微荡漾起来,这便是一名强者应该拥有的!

    黑袍里的鹫护法,无法自制的阴深深的大笑起来:“果然是神奇的功法,你这股气势,不逊色于斗皇巅峰,只要拿下你,殿内肯定会给我最丰厚的奖赏,哈哈!”

    灵风就这样默默地,盯着鹫护法在傻傻的笑着,就像看一只耍戏的猴。

    良久,才淡淡的开口:“你觉得,你一定能拿下我吗?”

    灵风的话,让鹫护法黑袍下的身影一愣,才回到:“桀桀,你以为你逃得掉吗?我魂殿要的人,还没有捉不到的!”

    揉了揉额头,灵风戏虐一笑,调侃道:“是吗?那药尘怎么说?”

    鹫护法那阴沉沉的笑声,像是被噎住了,飘荡着的黑雾轻微抖动起来。

    像似被灵风激怒了,公鸭嗓子的难听声音再次响起:“桀桀,想不到你还知道药尘的消息,等我拿下你,逼问出来,又是大功一件!”

    说完,身旁的黑色雾气,剧烈抖动起来,就像沸腾的水,雾气中的黑色锁链,仿若潜伏着的食人凶兽,反射出的黑色鳞光,让人不寒而栗。

    望着划破空间,急速驶来的犹如毒蛇般的锁链,灵风袖袍一甩,金色火焰爆涌而出,狠狠地撞在黑色锁链上。

    虽无声响,灵风整个人却在空中,退后十余米才停下,感受了下劲道,胸口微微有些闷。

    黑色的锁链在被击退后,又隐藏在黑色之中,泛着寒光的锁链尖端,就如同毒蝎的尾部,一旦扎中,回天乏术!

    鹫护法没有立即再次出手,“桀桀,想必那就是九幽金祖火了吧,威力果然不凡,没想到殿内居然连这也留给你了,真是疏忽!”

    话音一落,两条锁链同时从两侧划破空间,夹击着灵风。

    灵风微微一笑,果然魂殿的就喜欢下暗手,金色火焰凝聚成一把几尺的火焰长枪,挽了一朵金色枪花,身子一侧,留下一道残影,出现在鹫护法身旁,淡淡道:“裂魂枪!”

    夹杂着灵魂力的金色长枪,狠狠地戳向黑袍的头部,就在差毫末就得手时,黑雾中,却是出现了另一道黑色锁链,重击在金色长枪上,灵风退后八步有余,鹫护法才退后一小步。

    而在原地的残影,早被两条锁链穿了个通透,听到后方传来的破空声,灵风头部一低,腿部微弯,两条锁链贴近灵风脖颈旁划过,生冷的寒意,让灵风的脖颈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正当灵风愣神之时,又一条黑色锁链,对着胸膛处的心脏狠狠地刺了过来,带起哗哗的音爆声。

    灵风面色一变,金色长枪挑在胸前,锁链击打在长枪之上,凶狠的劲气,让灵风猛然吐了口血。

    攻击还没完,另外两条锁链则是突然回头,凌厉的尖端对着灵风咆哮而来。

    灵风避无可避,喝道:“月影步!”

    脚下在空中划下一道Z字形,身后仿佛出现了一轮清冷的月。

    灵风原地的紫色身影,缓缓变淡,在锁链刺穿胸膛之时,化作月色的光辉,而本人,却是出现在攻击范围之外。

    暂时脱离危险的灵风,在一旁揣着粗气,嘴角的血液缓缓滴落而下,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鹫护法!

    嘴角一挑,站起身子,脚下狠狠一踏,空间道道波动。

    眨眼间出现鹫护法身旁,金色长枪散去,火焰包裹着拳头,砸向黑袍中的身影,看着对着拳头而来的黑色锁链,灵风微微一笑:“月影步!”

    瞬间出现在鹫护法背后,双手结成一个圈,体内斗气暴涨,喝道:“灵族传承技:灵意拳!”

    金色的拳头,带着毁灭的气息,砸在了鹫护法的背后,将其砸出到十米开外。

    灵风也闷哼一声,嘴角又流出了血液,看着远处砸飞的身影,心里一叹,即使用上了,号称灵风最强组合技的传承技的第一式,也拿不下他吗?

    重重的咳了两声,血液都流到紫色的衣衫上,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的身影,黑色的雾气淡化了不少,显然刚才那一拳也不好受。

    黑色的雾气中传来阵阵笑声,只不过比起先前有些虚弱,“想不到,想不到,众所周知的灵族少主,居然会斗技,所有人都被你耍了!哈哈”

    灵风也不回答,作为一个看过全文斗破的人,没人会忽视斗技的能力,越级,越阶,只要有斗技,便有可能!

    灵风九岁斗者,实在太差劲,他比别人提前一年练斗气,却花了将近六年的时间才斗者,这怎么可能,古族之中,稍有天赋者,七岁斗者也不稀奇,以灵风的血脉浓度,早就应该是斗者。

    为什么?除了打好根基外,灵风早就在学习斗技,他有一个把他当宝的父亲,数不清的斗技,只要是他父亲有权限的,他都能学,族长没有权限的斗技,有吗?

    灵风学的都是成长技,即你能领悟多少,就能发挥出多少的实力!

    这些斗技,全是地阶之上!

    灵风前世是名大学生,他不傻,相反他很聪明,防范于未然,隐藏在暗处,扮猪吃老虎,背后给小鞋穿,农村包围城市,地下道里决胜负才是王道。

    人,藏着一些东西,总是好的。

    要不是今日,被鹫护法发现了,恐怕还没人知道,灵风会斗技!

    不知何时,远处的鹫护法,已经站起身子,身旁环绕的黑雾越来越浓,向外扩去。

    不一会,染黑了一片天,云岚宗的弟子们,隔着远远的看着那处地域,散发的气息,让他们瑟瑟发抖,黑色的雾里,就像匍匐着一只狰狞的巨兽,血口一张,便能将他们吃下。

    身上气息越来越恐怖的鹫护法,大笑着说道:“今日就算是毁了这些我收集的灵魂,也要拿下你!”

    感受到鹫护法身上的气息,灵风叹了叹气,鹫护法的实力或许在二星左右,但加上魂殿的诡异手段,三星斗宗估计都拿不下他。

    现在使用了秘法,实力逼近四星,自己凭借着异火和诸多高阶斗技,才能与他缠斗,现在他实力大涨,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看着张狂大笑的鹫护法,灵风吸了口气,嘴角的血液早已干了,淡淡道:“你居然找死,就怪不得我了!”

    缓缓闭上眼,喃喃道:“灵族秘法:灵降!”

    再次睁开眼时,却是恐怖的白色瞳仁,ChiLuo裸的白,无神,无情,仿佛一切与他无关!

    身上的的衣衫微微鼓起,淡淡的气势,却让远处的鹫护法,惊恐的大叫了起来:“怎么可能,这股力量不下于五星斗宗,怎么可能?啊!”

    在鹫护法咆哮的同时,使用秘法的灵风,无情出手,金色的火焰,化作一片金色海洋,涌向鹫护法,周围的黑色雾气不堪一击,猛然紧缩,发出嗤嗤的声响,鹫护法整个人,在金色火焰里灼烧着,身上的黑袍早已不见,一道白色的灵魂体,在金色火焰里,痛苦不堪的大声喊叫着。

    此时的灵风,眉头微微一皱,手掌一挥,远处躲在一旁,惊惧看着这一幕的雪白发老者,如遭雷击,被硬生生砸落几米,大吐一口血液,随即捂着胸口,快速遁去。

    看着金色火焰中的鹫护法,灵风从纳戒中,取出布满禁制的玉瓶,一招手,不理会鹫护法的叫声,将其困入其中,瓶口抹上一层金色火焰。

    灵风的身影在空中晃了晃,白色的瞳仁环顾间,朝着一处隐秘的山洞飞去。

    PS:我没耍大家哦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