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灵风 > 出发,青山镇!
    生气,灵风很生气,三天,就这样,三天就莫名其妙的过去了。

    这三天,每天除了去看看薰儿,没办法,薰儿使用秘法后的虚弱期实在不短,什么都没干!

    这三天,乌坦城里,萧家和加列家族沸沸扬扬的疗伤药之争,终于落下帷幕,以萧家大胜告终!

    萧家,真真正正成了乌坦城最大的势力,呼风唤雨,一言定局势,也不是什么夸张的话,萧家,现在就是乌坦城的土霸主,土皇帝。

    这三天,灵风也听到不少的的消息,一周后,迦南学院的招生队伍,就要到乌坦城招生,总算是让整个乌坦城的人换了个话题讨论。

    迦南学院,被加玛,出云等三大帝国包围着,属于**的一尊势力,原著中,迦南是雷族的邙天尺建立的,那老头实力好像是斗尊巅峰,最后好像半圣了吧,迦南也算得上是雷族的分势力了,只不过雷族貌似没管过而已。

    雷族,就灵风来看,也不怎么样,灵族虽为古族末流,但实际上,古族,魂族,雷族,炎族,药族,石族,灵族这七大古族中,除开古族和魂族,其他古族实力相去不远,雷族,炎族稍强,药族,石族稍后,灵族为末。

    但,假设,雷族想灭灵族全族,即使成功了,雷族也可以退出古族阵容了,起码是元气大伤,估计就比萧族的下场好点。

    所以,雷族什么的,灵风也没放在心上。

    到时候,让族中打个招呼,自己半路就行了。

    叹了叹气,环顾了一下自己住了将近一年的屋子,还怪不舍的,将东西都收拾好了,推开房门,是时候走了。

    门前是着青衣的少女,淡雅,空灵,脱俗,三千青丝上系着一根绿色的发带,在风中轻轻舞动着,就像掉落凡尘的精灵,却纤尘不染,神采照人;俊俏的脸蛋上,有着少许病态的苍白,却让仙子多了几分娇柔,让人想要好好抱着怀里呵护,腰若扶柳,熠熠生辉,一双灵动的眼眸里,几许情义,几丝悲伤,俏生生的立在那里,整个偏僻的院子,恍若镀上了一层色彩,人,也能润景,景反过来称人!

    灵风的鼻子ChouDong着,眼眶略微有些湿热,嘴里想喊出点什么,却哽塞住了,堵在喉咙里。

    静静走向少女,伸出大手,还未收拢,少女已扑进少年的怀中,眼眶红红的,润湿了少年胸前的一片衣襟,两人就这么静静地搂着,或许,有人问,什么是永恒,那么,我想,这便是!

    灵风略带伤感的走出萧家的大门,回过头,透过一层层的屋子,仿佛看到一名青衣少女,注视着自己。

    对着萧家的大门挥挥手,甩甩衣袖,转身间,滴落下一滴眼泪,湿了一片土地,不带走一片云彩。

    远处的院子里,少女似乎心有所感,落下一滴清泪。

    为什么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或许,这里有我爱的人。

    离去的灵风,心里悄悄地应答。

    一天,灵风和林老离开乌坦城已经一天的时间了,灵风的脑海中,还是时不时想起青衣的少女。

    闭上眼,灵风曾提醒过自己不在去想,但,有些事,总是控制不住。

    特别是,思恋,思,是思念;恋,是爱恋。

    青山镇,灵风再次踏足了这片土地,抬起头,甚至能看到不远处郁郁葱葱的魔兽山脉。

    看到魔兽山脉,灵风想着是不是穿过它的时候,在烤只魔兽吃吃,就不吃蛇肉了,怪恶心的。

    迈入青山镇的灵风,景象自然与上次不同,现在是正午,艳阳高照,毒辣的阳光,炙烤的地面发出阵阵的湿热气,路上大多擦肩而过的豪放佣兵,皆是ChiLuo着上半身,露出古铜色的肌肤,和鼓鼓的肌肉,汗液顺着佣兵的体表流淌着,男人,就应该如此!

    灵风可没这么牛掰,他的体表覆上一层淡淡的斗气膜,不仔细看,真注意不到,这么热的天,灵风自然受不了,这要是在前世,早就和这些佣兵一样,脱掉外衣了,但是,当你开了空调,还有必要脱衣服吗?

    走在街道上,身后是寸步不离的林老,这么热的天气,灵风和林老滴汗未流,一点不受影响,这样的奇异现象,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才怪,但那些人也知道,这两人的组合是不好惹的。

    因此,没什么不长眼的来找灵风的麻烦,倒是有着不少穿着XingGan,行事火辣的路上女子,对着灵风抛媚眼。

    显然,她们对灵风这样的富家公子哥打扮的俊秀少年很感兴趣,一点也不介意,和这名岁数不大的少年发生点什么。

    就这样,灵风一路“艳遇不断”的走到了一家药店前,“万药斋”。

    看到这三个字,灵风微微一笑,药店的生意依旧不错,排着长长的队,在这样火热的气氛下,佣兵们还是七嘴八舌,喋喋不休的讨论着什么。

    “你知道吗?十天后狼牙佣兵团要招人了,进魔兽山脉进行一次大型的捉捕计划。”

    “早知道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有小医仙姑娘。”

    “是啊,我们好多天没见过小医仙姑娘了。”

    神色一变,灵风看了看在治疗的人,果然还是上次的那名老者。

    出事了!

    随即笑了笑,果然,不是缘分问题,是运气问题。

    就说嘛,自己怎么可能和这老头子有什么缘分,他不介意,我还嫌弃了。

    看了看万药斋的匾额,冷笑了两声,灵风和林老继续往前走着。

    夜色渐浓,离万药斋不远的一处旅店里,灵风端坐在床榻上,修炼着斗气。

    修炼这事,每天可不能落下,人是一种惰性的动物,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存在同样的想法,

    道生一,一生二

    这道理灵风懂,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这句名言,也是灵风记得牢牢的。

    撤去手势,灵风向后,慵懒的瘫软在床上,体内的斗气又雄浑不少,不过距离九星巅峰还差点。

    斗王可不是那么好突破的,还有的熬啊。

    躺在软绵绵的锦被上,休息了片刻,灵风跳下床,整了整白色的单薄纱衣。

    推开窗,皓月当空,群星闪烁,黑乎乎的院子里,铺上一层银白色的月色光辉。

    看着左方不远处的万药斋的所在地,心里一震,不要出什么事,要是没让我见到书中的主角,你们的下场,可是会很惨的。

    不多会,灵风出现在万药斋内居住的地段,灵魂力爆涌而出,快速的扫过这片区域。

    五品高级的炼药师,已经能初步运用自己的灵魂力了,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小范围感知。

    原著中,萧炎救韩雪的一幕,正是运用了六品炼药师强大的灵魂力,才击败了那个什么妖蛇夏莽。

    将整片区域的情况纳入自己的脑海,灵风注意到一间古色古香的屋子外,居然有两名守卫。

    几个跳跃,落在这个院落里,屋外的守卫看到灵风的突然出现,正准备开口叫人,灵风闪到他们面前,两记手刀,守卫就倒下了,将他们丢在一旁。

    这两个人不蠢,知道看到人就叫,而不是直接像白痴一样上来捉拿。

    推开木门,屋子里有种淡淡的香气,嘴巴一闭,呼吸止住,灵风让自己身上出现一道斗气膜,才开始呼气。

    这是炎禾草的粉末的香味,本身无毒,还有助于睡眠,但若是与另一种药物相遇,便是剧毒。

    连灵风处理起来,都有点小麻烦,当然,灵风一直觉得开鼎炼药就是个麻烦事!

    屋子一看便是女子的房间,干净,清新,还有种少女淡淡的幽香,门的右手侧还有一座梳妆台,摆放着一些水粉,屋子里最多的是各种白瓷的瓶瓶罐罐。

    看到这,灵风百分百就能确定这是他要找的人的屋子,走到床前,被子里似乎包裹着JiaoXiao的少女,灵风将手伸过去,准备拉开被子。

    后方却是一阵掌风声,手臂一转,在“哎呀”一声中,捉住似乎是女子的手腕,冰冰的,细细的,十分润滑。

    灵风笑了笑,转过身,看着被自己捉住手腕的女子。

    转过头的灵风看着眼前的少女,眼前一亮,少女不高,堪到他的胸前,一身朴素,简简单单的白色衣裙,脸蛋不算绝色,却也精致,隔得很近,灵风甚至能闻到她身上的淡淡药香味,少女的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腰带,让灵风一阵JingYan,薰儿的腰际是盈盈不堪一握,而眼前的少女,灵风却是怕腰间的腰带将之勒断,少女脚上是双白色的布鞋,眼前的人就像画里走出来的,典雅,空灵,出尘的气质。

    小医仙!

    PS:今天码的好慢……晕……

    表示置顶了一位哥们,他作为一个喷我的人,为了我居然学会送花了

    太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