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网游小说 > 斗破之灵风 > 玩玩?再见薰儿!
    自那一晚后,灵风难得的躲在自己的院落里,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老老实实地修炼,自然也就顺利突破了六星斗灵,到了七星斗灵的实力。

    当然,灵风也顺便养一下嘴上的伤,因为是外伤,灵风吃了几颗治疗外伤的丹药,就好的差不多了,看上去就像没有受伤过似得。

    想起那晚的**一吻,灵风依旧有些回味,没办法,薰儿实在太难攻破,不采取极端手段,灵风大脑也跳不出什么有效的好主意。

    送花?不行!

    雪中送炭?力度不够!

    情话攻势?薰儿听吗!

    为情而伤?演不出来!

    牺牲救美?没这机会!

    再者,就算有这机会,灵风也断然不会去,人死了,妹子没追到!

    若是,为薰儿而死,薰儿心里最终有他,还是和萧炎在一起,那岂不是,灵风用自己的死给萧炎和薰儿做了催化剂,得不偿失,还成全了萧炎,说什么,灵风也不会干这等蠢事,愚昧至极!

    其二,灵风也大概估测出了薰儿的实力,大概四五星斗者的样子,当然不包括金帝焚天炎的加成,这等异火的威力,灵风同样异常羡慕,排名第四的异火可不是九幽金祖火能比的,如果不是薰儿实力太低,连百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灵风就断不可能如此轻松得手了。

    至于,随薰儿一同来到萧家的凌老,早被林老给拦下了,虽然姓同音,又都出自古族,但真相是,两者既不是同父异母的难兄难弟,更不是一个层次的匹配对手!

    这也是为什么那夜凌老没有现身阻拦灵风的原因了!

    最让灵风郁闷的是自己的九幽金祖火,灵风的实力,自然不会像薰儿的半吊子,灵风也能发挥异火大半的水准。

    不过,原著中写道,不少异火,像陨落心炎,有“修炼作弊器”之称;生灵之焱,有使药材加速生长的奇异功能,而灵风的九幽金祖火,啥都没有,但单论杀伤力之强,仅次于薰儿的异火之后。

    当然,不包括前三的。

    就像玩LOL,上单一把多兰,出门就是一个干字!

    理了理杂乱的思绪,屋子里,灵风换装梳洗,换上一件黑色的锦袍,金色镶边的袖口,袍服上绣着两条活灵活色的金龙,一如既往的俊秀的脸蛋,在黑色的搭配下,线条变的硬朗起来,多了几分男子的坚毅豪迈,镶金的袖口更衬托出灵风来自于古族的高贵。

    灵风还是头次穿的如此正式,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的纳戒里,有这件衣服,看来都是清儿这丫头收拾的,想起自己在灵族的时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啥有啥,一切被清儿给包揽了,一点不用自己心,那才是少爷的生活!

    纸醉金迷,醉生梦死!

    灵风撅撅嘴,许久不见,灵风心里还是怪想这小丫头的!

    但是萧家这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继续啊!

    哎!

    整理好衣衫,没什么大的不合理的地方,推开房门,发现门口的少女似乎等候多时了,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让女孩子等,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少女明显精心打扮过,淡蓝色的连衣裙,合身的包裹着少女的娇躯,典雅中不失温柔,配上少女本就青春和妩媚并存的脸蛋,无疑有一种强烈的冲突感,魅力不减,反倒增色不少。

    少女便是上次邀请灵风去斗技堂的萧媚,由于上次灵风急着去破坏薰儿和萧炎,自然不可能和萧媚呆在一起太久,便约定好今日再次前往斗技堂。

    踌躇了片刻的灵风看着萧媚便开口道:“不好意思,让媚儿小姐久等了”

    门外的萧媚有些痴迷的望着开口的少年,今日多了几分男子的阳刚,方才红着脸道:“不关公子的事,是媚儿自己来早了。”

    心里有稍许惭愧,灵风也就不打算拖拖拉拉,直接道:“媚儿小姐,我们还是去斗技堂吧,时辰不早了。”

    说完,自顾自的迈起步子,向院外走去。

    一旁的萧媚也移着小碎步,跟上灵风的背影,并排走在一起,两人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相配。

    灵风和右手侧的妩媚少女走在,前往后院斗技堂的碎石小径上,灰白色的碎石映衬着路旁的绿色的树影,一片静谧和谐的景象。

    身旁的少女低着头,时不时眼波流转看看灵风的鞋子,便于跟上灵风的步伐。

    灵风一路上沉默了,他实在不知道说点什么,身旁少女的心思他也知晓了,作为一个前世谈过几段恋爱的大学生,分分合合,也经历了不少,口花花的本领手段也熟练精通。

    但是,对象是萧媚,他就心里坎坷了,萧媚,原著中,对天才时期的萧炎有好感,大加吹捧;

    萧炎落寞时期,开始疏远萧炎,形同路人;

    但也没打击过萧炎,萧炎恢复天赋后,也渐渐后悔,一心对强者有种向往之意,这种观念,在灵风看来,合情合理,并不过分,萧媚,总的来说,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然而,此时的灵风哪有精力和时间招惹其他的女孩子,薰儿都没摆平,灵风可不想事情越变越复杂,难得处理!

    在心里默叹了两声,灵风随意地扫了扫四周,却发现不远处同样有名一身黑色劲装的少年面向着他们步行而来。

    灵风想着,这可有趣了。

    少年离他们越来越近,少年整个人终于出现在灵风的视野里,这还是灵风第一次认真观察着书中的主角,黑色劲装,挺拔的身子,清秀的脸蛋,没有这个年龄应有的稚嫩,相反的,却是一双成熟地过分眼睛,有份别样的魅力!

    灵风装作神色意外地开口了:“恭喜三少爷恢复修炼天赋了,看来,萧家崛起有望了。”

    身旁的萧媚却是面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炎。

    萧炎被灵风道破秘密,面色一变,则双手作拳回到:“借灵风公子的吉言了,萧炎便不打扰两位了,先走一步了。”

    灵风却是看到萧炎转身间戏谑的瞟了灵风和萧媚一眼。

    直到萧炎的身影消失,灵风面色才一变。

    萧炎,我没先找你,你却自己凑上来了,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吧!

    我可不是个大方的人,很容易记仇。

    不过有薰儿的存在,终究不能玩的太过火。

    玩游戏什么的,灵风最喜欢了!

    身旁的萧媚总算从萧炎恢复天赋,这件事对她的巨大冲击,回过了神,抱着侥幸问:“公子,萧炎表哥他真的”

    不等萧媚说完,灵风十分确定地应了一声!

    少女的最后的期盼都破灭了,镜花水月,幻境难存!

    脸色恢复了常态,灵风也无暇顾及萧媚的想法,说道:“媚儿小姐,我们继续走吧!”

    少女低低的附和,灵风和萧媚的身影在阳光下拉的老长老长。

    随着萧炎的前脚迈入,灵风和萧媚也跟着进了斗技堂,让灵风感到不同的是,与上次来时的冷清对比,这次却是人声鼎沸,热闹异常,强烈的反差,灵风也觉十分有趣味。

    迈入斗技堂的训练场,瞥到训练场中,跳动着的紫色蝴蝶般的轻盈倩影,灵风不知觉得浮现一抹阳光的笑意。

    灵风表情的变化,自然被身旁的少女看了个通透,看了看场中紫色的身影,脚尖划着地面,妩媚的小脸上忽然变得黯然。

    场中的薰儿,如玉般的娇嫩小手上,发出淡淡金色的斗气,印在与她对练的颇为英俊的青年胸膛上,软绵绵的一掌,青年却被推动了十几米,退出训练场外。

    场中响起少男少女的欢呼声,战败的英俊青年,一脸和熙笑容的柔声说道:“呵呵,薰儿表妹不愧是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真是越来越强了。”

    胜利的薰儿,并未答话,一双妙目,曼妙的环过训练场,发现了书阁间研习斗技的萧炎,一对柳眉弯成月牙状,眼中满是笑意,准备打招呼。

    却在不经意间扫过训练场边角,场外的一名黑色锦袍的俊秀少年,目光灼热的直直的盯着她的樱唇,毫不掩饰的火热,ChiLuo裸的爱慕。

    灵风有些坦然的的望着薰儿在看到他后,神色变得一片冷然,毫无表情!

    薰儿或许没注意到,当她准备和萧炎打招呼的时候,以萧炎的灵魂感知力,自然发现熏儿。

    萧炎脸上已经挂上笑容,薰儿却瞬间一脸冷意,萧炎整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处,眸子里闪现一丝气愤!

    灵风就这么坦然然的立在原地,今日打扮JingYan的萧媚站在一侧。

    场中的少年们不明白,他们心仪的家族第一人就这么直接的走了,话都没说完

    或许,场中唯一知道的人,只有灵风吧!

    PS:有不少人说虐萧炎,话说,我们都是看过斗破的人,要不要这么残忍

    虐归虐,但是要有逻辑和原因,这事慢慢来吧

    要不然,我直接给主角几个愿望,妹子全收了,萧炎死羞辱

    这多没意思

    我是慢热型的